她一生前期与后期作品分别选出两篇作为赏析。

image094

第一篇是一首忆昔词,就如上一期中所说,李清照的前期作品主要抒发她闺中思绪以及描写自然风光,这首《如梦令》便是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之作: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归)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这首词开头笔锋柔和,自然和谐,点明了时间与地点分别是“日暮”(黄昏的时候)和“溪亭”,把读者不留痕迹地引到了她所创造的词境。而“沉醉不知归路”这一句又描述了当时所发生的人与事,便是作者醉酒后,朦朦胧胧迷失了归途,与秦观那首《点绛唇》中“醉漾轻舟,信流引到花深处。尘缘相误,无计花间住。烟水茫茫,千里斜阳暮。山无数,乱红如雨,不记来时路”颇有相似。想来都是面对着一片如仙境般的美景,文人微醺更添不羁,自然也不知道是不记得归途或是不愿意记得归途。“沉醉”、“不知归路”、“兴尽”等词也婉转地表达了作者饮宴的一番好兴致与流连忘返的情致。而“误入藕花深处”一句起描写了盛放的荷花丛中正有一叶扁舟摇荡,李清照用来表示荷花的词并非芙蓉等常见用法,“藕花”一词运用得十分不俗,这样的美景的描述使人身临其境。最后一句中,一连两个“争渡”,表达了作者在迷途中寻路的心情。而这心情是否焦灼或是略带一丝沉醉其中年少时期的顽皮。这一句中的迭词也是“如梦令”这个词牌名的特点。“惊起一滩鸥鹭”的景象是把停栖洲渚上的水鸟都惊得飞起。到了这里,整首词嘎然而止,令人意犹未尽。

从李清照的后期作品选出的是她一生中最为成熟也凄苦的一首词《声声慢》,其中氛围与上述的《如梦令》截然不同。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这首《声声慢》一连用七组迭词,首先营造了凄凉清苦的氛围。再者还有这乍暖还寒时候,所谓乍暖还寒正是天气忽冷忽热,最令人不适的时候。由此作者难以入眠,只得斟上一杯淡酒,在这天暗云低的时节又怎能敌得过正劲的晚风。而后,独对着孤雁残菊,更感凄凉。在李清照的《一剪梅》中,曾有云:“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彼时作者还期待着远方寄来的书信,可是现在,看到大雁飞过,却无人再寄笺书来。

再说下阕中的黄花,也全无《醉花阴》中把酒赏花的情致与当时“人比黄花瘦”顾影自怜的味道。这时的李清照已经历生离死别,与当时的她相比,更为沧桑。可以想象,作者手执一樽淡酒,坐在窗前,看着天色渐渐暗淡,孤独一人,不知如何面对漫漫长夜。她写下“独自怎生得黑”的时候,心中的感觉并非沧桑,反倒有一种回归小女孩内心的无助。而恰恰是这种无助衬托出了她在南渡后所经历的一切所造成的伤害。“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偏偏这样的心境,黄昏时候又下起了雨,这样的处境,怎么能是一个愁字能说明白的呢?作者以问句结尾,这一整篇写下来,是问问自己,心中的愁苦。也是问问他人,在这个巨大的时代背景下,家破人亡这样的处境,如何是一个愁字可以涵盖的。方到此时,这般沧桑,才是所有愁绪“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在这位千古才女的心头便也是“载不动,许多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