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对改善中韩关系做出过贡献的朴槿惠,在执政晚期出现“萨德问题”,再加上朝核问题,导致整个远东局势空前紧张。正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韩国换帅被各方寄予了很大希望。总体看,韩国新总统文在寅将面临四大问题的考验:如何处理与朝鲜的关系,如何避免与美国可能的冲突,如何解决近在眼前的是否继续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能否理智地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这几个问题并不因排列顺序而有高下,它们几乎同等重要,而且彼此关联,互相牵制,所以需要文在寅尽快拿出一个全局战略。

 

 

顶层通话安排访华

文在寅当选后,习近平打破惯例主动与他通电话,持续40分钟。电话中习近平希望韩国新政府重视中方有关方面的关切问题,尊重彼此正当利益,妥善处理分歧。对此心知肚明的文在寅则称,充分了解中方对萨德入韩的关注,将派特使团访华,并接受对方的访华邀请。最新消息证实,文在寅已确定派往中国的特使是前总理李海瓒。之所以选择如此重量级人物,被认为寄希望于通过此行寻找打破韩中关系坚冰的突破口。李海瓒一向被视为韩国官场的亲华派,在中国有较广泛的人脉关系。不过颇为棘手的萨德问题,将是对李海瓒应急处理能力的重要考验。

中国坚持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关键是如何重启六方会谈。文在寅对此的立场是使朝核问题分阶段解决,若朝鲜不再挑衅,萨德问题便可解决。

实际上出访美国和日本也已列入文在寅的议事日程,只是谁先谁后的问题,而首访次序引起外界关注。有分析认为,考虑目前朝核威胁,或依次访问美中日,最快6月访美会晤特朗普。随后访华,今秋访日。

前共同民主党议员卢英敏已初步内定出任驻华大使,此为文在寅最信任的嫡系,这也显示出文在寅对中韩关系的高度重视与期待。中韩关系如果长期僵持,对韩国经济的打击会进一步加大,承受能力也会进一步削弱,进而连带影响到韩国的防务应变能力。

 

 与美协调萨德部署

萨德导弹防御体系是“东亚安全格局的风向标”,目前萨德系统已初步启动,因此确定相应立场将是关键。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所设立的萨德对策特别委员会,5月12日呼吁中断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并要求对部署萨德履行国会审批程序。该委员会委员长沈载权表示,新政府上台后,国防部等行政部门应立即中断部署萨德系统,对朴槿惠政府仓促做出部署萨德决定,并在被弹劾后继续推动部署的做法进行调查。

韩国新政府认为,部署萨德系统关乎国家安保,会产生巨大经济支出,根据韩国宪法规定,履行国会审批是必要程序。文在寅本人亦表示,部署萨德应履行国会审批程序。但在这个问题上美国会不会做出让步,则取决于它在朝鲜半岛的目标取向,初步看来不容乐观。

 

 文在寅希望重返“阳光政策”

对于朝鲜,文在寅的基本态度是制裁与对话并行,制裁的最终目标是让朝鲜重回谈判桌。他主张用一个更加温和的方法让朝鲜去核,并争取得到或对此有不满的美国的理解。

文在寅对朝鲜采取宽容、寻求对话的立场,批评强硬的右翼保守派没能阻止朝鲜发展核武器,反而把朝鲜半岛变成大国对抗的国际热点区域。作为朝鲜难民的儿子,文在寅视朝鲜为“北方兄弟”,因此主张南北兄弟走和解之路,重回金大中当年的“阳光政策”轨道,重启开城工业园区二期建设,重启釜山到清津的行船和金刚山旅游。他曾表示如果有助于解决朝核问题,愿意在与美日沟通后前往朝鲜,在解决核问题得到保障的条件下会晤金正恩,但不会纯粹为会谈而举行会谈。

有关方面也注意到,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峰会上,韩国代表团团长、共同民主党前国会副议长朴炳锡,与朝鲜团长、对外经济相金英才在开幕前半小时左右,于会场休息室有短暂交流。究竟交流内容是何不得而知,不过韩方代表团有成员私下披露,朝鲜似对朝韩对话抱有期待。

总体上文在寅更主张用和平谈判方式解决半岛核问题,主张与朝鲜柔性接触,而不是单纯制裁。具体来讲,虽然与美国在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目标上一致,不过在具体方法上文在寅与特朗普会有不同。由于韩国民间存在一定的反美情绪,尽管韩美联盟不可移异,但韩美关系在未来一段时间有可能出现某些波折,主要磨擦或许就出现在对朝态度上,成为“主和”与“主战”的分歧。如果“阳光政策”真的得以恢复,无形中会增加韩国在半岛问题上的主导权,从而也意味着降低了美国在这里的存在程度与发言分量。而文在寅采取的对朝政策,倒是比较接近中国的原则立场,这也有利于中韩关系的改进。

 

 朝试射意在讨价还价

就在北京举行“一带一路”峰会期间,朝鲜成功试射了可携带大型核弹头的中长程新型地对地火箭,发射地点在距平壤以北约100公里的龟城附近。火箭飞行高度超过2千公里,飞行超过787公里,落入预定公海目标,距俄罗斯海参崴约100公里,飞行时间达30分钟,料是新型导弹。有美国专家称,这反映朝鲜正研发射程更远的导弹,其成功率可算“合格”,技术有进步。

届时刚上任的文在寅听取汇报后随即举行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商讨对策,一方面谴责朝鲜,称此举是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卤莽挑衅;一方面强调仍对朝鲜开放对话大门,但惟有朝鲜改变态度后对话才有可能。

从目前最新的博弈局势看,韩朝双方正相互使劲,实行“一手硬一手软”政策。朝方明言“在合适条件下”可变成直接对话,而选择在这节骨眼儿试射导弹,时间并非巧合,实情是有意向外发信息,以所谓“核强国”身份增加谈判筹码,同时对韩国新对手进行某种试探。首尔的北韩大学院大学教授杨武仁就说:朝鲜显然尝试测试文在寅,以观望其对朝政策,以及韩美政策协调如何成形。还有专家分析,此举或令文在寅在萨德部署问题上更为难,推动“新阳光政策”也更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