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整合各类政务APP、微信工作群,为基层干部松绑。王 鹏绘(新华社发)

问题一:用“按规定办”塞责

有乡镇干部反映,工作中遇到难事急事,请示相关部门怎么办,有时得到的答复是“按规定办”。然而,按什么规定办、如何办却不肯多讲,让基层无所适从。

基层请示上级机关,往往是遇到了难题。若知道按规定如何办,怎么会请示?作为熟练掌握政策甚至是制定政策的机关干部,理应耐心细致做好服务工作,认真解答基层的问题。个别机关工作人员一句“按规定办”,看似公事公办, 其实是不担当不作为,很容易挫伤基层干部工作积极性。况且,乡镇基层干部遇到的问题,大都和老百姓生产生活有直接关系,一旦解决不好,就有可能由小问题拖成大问题。

产生这种现象的根源,有的是业务不熟,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有的是怕出问题担责任,干脆用“按规定办”一推了之;有的是作风不实,缺乏为民服务意识。上级部门应该把服务基层与服务群众统一起来,服务好指导好基层。对有具体规定的,要有理有据耐心指导,让基层干部有章可循;没有明确规定的,要积极帮基层出主意想办法。

山西阳泉市   高军琴

问题二:考核指标不合理

完成一项工作,评价成效如何,考核指标的完成情况占很大比重甚至“一票否决”。为此,基层就要尽可能做好收集统计、台账准备等工作。

有的指标已经形成了科学合理的监测体系,不用基层动太多脑筋;但有的指标设计不够科学合理,让基层统计起来费时又费力,最后还难以达标。这实际上也是一种形式主义的表现。比如,衡量农膜回收工作的成效,往往采用农膜回收率这个指标,计算方法是农膜回收量除以农膜使用量。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但事实上对于农用地膜而言,无论是回收量,还是使用量,都很难准确统计。从回收量来看,地膜在农田使用过程中、在捡拾过程中本身就会有损耗,而且会附着水分、泥土等杂质,两方面都会使重量失真。从使用量来看,地膜生产、销售渠道较为广泛,农资公司、个体商贩、电子商务等方面不一而足,难以准确统计。

一个看似简单的指标,如果设计不合理,基层工作人员就得耗费更多工夫。因此,制定指标不能想当然,还得多听听基层的意见,看看实践的效果,不断健全完善,提高可操作性。

江苏苏州市   王冠楠

问题三:事事过度留痕

笔者在街道工作了将近7年,前段时间还在为整理残疾人辅助器具发放资料犯愁。每发放一套残疾人辅助器具,需要基层社区、街道残联部门提供残疾人身份证、户口本、残疾证、低保证共4个证件复印件并加盖社区公章;需要填写调查表、申请表、发放表等3套表格,残疾人、社区、街道三方签字,加盖社区、街道相关部门公章;还需要拍摄领取器具时的正面照作为发放证据,有人不愿露正脸的则要求社区写情况说明盖章,好不折腾。有人听说这么麻烦,当即改变主意不想要了。这一下不打紧,上级部门又要求基层街道社区“不得退回,前期都摸过底确定的,现在退回要追责”。基层街道、社区干部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就这样,本应是为群众提供生活便利的暖心事,却很麻烦。从表面上看,这是过度留痕惹的祸;深挖一层,实则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祟。整治事事过度留痕,不能只停留在口头呼吁上,而要落实到强有力的行动上,制定切实可行的刚性约束,将基层干部从繁忙事务中解脱出来。

湖北武汉市   金秀丹

《 人民日报 》( 2020年06月01日   0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