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细胞中都含有原癌基因,他们在一般情况下都会处于抑制状态,当细胞需要增殖或是分化的时候才会间歇性地激活。但是当人体接触过量的物理致癌因子、化学致癌因子,及一些自由基的时候,原本处于抑制状态的原癌基因被激活。同时,由于癌细胞遗传物质改变,其表面的黏着性下降,无法与其他组织“固定”在一起,从而随着血液循环、淋巴循环转移到身体的其他部位。如果能改变癌细胞中的遗传信息,或是增加其表面的黏着度,并且分泌更多的自然杀伤性细胞,癌细胞的危害会很大程度地减小。

产于北美加拿大南部的紫锥菊早在十七世纪就被北美的土著人用来抗菌、消炎,治疗各种疾病了。

首先,紫锥菊中的多糖物质可以刺激免疫系统产生更多的自然杀伤细胞、单核细胞以及淋巴细胞。自然杀伤细胞可以识别和清除肿瘤细胞。当细胞被感染不再能表达正常的基因或者发生癌变的时候,自然杀伤细胞便可以“认出”这些与正常细胞不同的细胞,而吞噬他们,从而保护人体。当单核细胞进入淋巴、肺、肝脏等组织以后,即可转变为巨噬细胞。这种巨噬细胞不但可以识别和吞噬肿瘤细胞,还可以把肿瘤细胞的抗原决定簇传递给淋巴细胞,诱导对肿瘤细胞的特异性免疫。淋巴细胞可以分泌大量抗体,这些抗体就像是一个一个鲜明的标记,一旦粘附到肿瘤细胞或着细菌上,肿瘤细胞的身份便暴露无疑。注意,产生抗体并不能杀死细胞,只是产生了众多吞噬细胞可以识别的符号,便于这些吞噬细胞吞噬。

其次,紫锥菊可以产生一系列干扰素,扰乱肿瘤细胞内部的遗传物质,使其抑或无法继续生长繁殖,抑或表面黏着性下降而无法转移,使肿瘤无法扩散。最后,紫锥菊还可以产生一种与细胞表面一些结合位点相符的物质,覆盖在其表面,使病毒或者细菌上的位点无法与该位点结合,从而防止细胞受到细菌病毒的感染。

紫锥菊可以说是一种“神奇”的植物:随着细菌病毒的抗药性不断提高,抗生素越来越无法达到彻底清除细菌病毒的目的,紫锥菊给人们提供了一种非常有效而且永远不会因抗药性提高而失效的治疗方法。同时,它的防癌、抗癌的作用更具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