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3日,一则涉及宗教与种族问题的M-103动议的通过在加拿大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引发了激烈的讨论。M-103动议由一位名为Iqra Khalid的议员提出,内容要求加国政府研究抵制种族歧视的具体措施,并特别指出官方应当谴责“伊斯兰恐惧症”(Islamophobia)。而在宗教问题尤其敏感的当下时局,加拿大国会通过这项动议,引发了支持与反对两派阵营隔空交战。甚至在对加国政治问题向来不太关注的华人社会中,也爆发了许多尖锐的评论声音。M-103动议到底是什么?它对于本地华人,乃至加拿大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本文试图以相对客观的角度,为读者描述M-103动议的来龙去脉,以供读者对其良莠做出自己的判断。

 

M-103动议全文

根据众议院意见,加拿大政府应该:(a)认识到平息当前持续升温的公众恐惧和仇恨情绪的必要性;(b)谴责包括“伊斯兰恐惧症”在内的任何形式的系统性的种族歧视与宗教歧视,并对众议院提起的e-411请愿和由其引发的相关话题予以重视;(c)要求加拿大遗产委员会针对加国政府如何(i)在确保以社区为重心的前提下,基于调查证据,制定全面减少或消除包括“伊斯兰恐惧症”在内的系统性的种族和宗教歧视的相关政策,(ii)收集有关仇恨犯罪的相关数据,并对受仇恨犯罪影响的社区做出评估。委员会应在动议通过240天内针对此调查给出结果,并向政府提出能够更好反映包括《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在内的《加拿大宪法》所铭刻的自由与权利精神的相关建议。

 

Iqra Khalid因提出M-103动议备受争议

M-103动议与Iqra Khalid的前世今生

仅仅在数月之前,自由党议员Iqra Khalid 的名字对于大多数加拿大人来说还是陌生的。这位名字中带着明显伊斯兰色彩的女性政客来自巴基斯坦。生于1986年的她在90年代随着家庭移民加拿大。在提出惊世骇俗的M-103动议之前,或许只有安省密西沙加的人们对这个皮肤黝黑的移民政治家有些印象——2015年的联邦选举中,政治资历尚浅的她同经验丰富的保守党代表Bob Dechert对战。青春洋溢的Khalid身上挂着穆斯林、移民、女性等多重传统政治人物所不具备的标签,期待改变的密西沙加人则帮助她在同Dechert的对决中以压倒之势胜出,爆出了一个大冷门。

然而此时今日,Khalid的名字和面貌却出现在舆论的风口浪尖,成为了各界关注的焦点。正如她在大选中胜利后的感谢词中所写的那样,Khalid希望“确保每个加拿大人,尤其是来自她的家乡的移民的声音能够被倾听”,不鸣则已的她在2016年12月1日提出了M-103动议。而M-103动议从诞生那一刻起,就伴随着震耳欲聋的争议巨响。

近年来,由于恐怖主义盛行,国际社会同伊斯兰族裔及穆斯林的矛盾日益激化。英国脱欧、特朗普上台等政治事件都微妙地在某种程度上展露着主流社会中一部分群体对伊斯兰族裔的反感,而发生在加拿大魁北克清真寺的恐怖袭击更直接地凸显了主流社会同穆斯林间的仇恨升级。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本身即是穆斯林的Khalid提出M-103动议,要求加拿大政府谴责包括“伊斯兰恐惧症”在内的一切形式的宗教和种族歧视,并研究和制定消除相关歧视的可行政策。被问及提出M-103动议的初衷时,她回顾了自己童年时的经历:“当我在90年代来到加拿大时,一些学校的孩子会对我喊‘滚回家去,穆斯林!’我是一个骄傲的加拿大人,和其他无数少数族裔和宗教信仰者一样,我们不应该因为自己的肤色和信仰而遭到憎恨。所以我今天呼吁其他加拿大人和我一起拒绝和谴责‘伊斯兰恐惧症’。”

Khalid发声后,虽引发了社会各界争议,但动议本身的进程却显得相对顺利。在经历2017年2月15日和2016年3月21日两次辩论后,2017年3月23日,M-103动议在投票中获得201张同意票,胜过91张反对票,成功过关。

 

动议争议惊人 主流社会吵翻天

虽然动议顺利通过了国会投票,但呈现2:1比例的选票并不能完全体现这一动议的争议性。投票前后,先有保守党党魁候选人、知名华裔议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 带头“反水”为M-103投上支持票;又有同是巴基斯坦裔的穆斯林自由党员、颇具舆论影响力的评论员Farzana Hassan公开发表文章声明反对M-103;和Khalid一样来自密西沙加的自由党议员Gagan Sikand则表示,自己会永远谴责“伊斯兰恐惧症”和其他任何形式的歧视行为,但在听取选区民意后,做出放弃参与投票的选择。可见,M-103的争议本身已经跨越了党派、宗教乃至族裔分歧,成为一场混战。最近几日的英文主流媒体,变成了M-103支持者和反对者隔空开火的战场,更不必提社交媒体上世界各地持不同观点的人士所发出的不计其数的文章、声明、抗议与签字行动。两方声浪,也几乎呈现出对半开的架势。

M-103动议在主流社会的争议核心,在于“伊斯兰恐惧症”一词。当前,无论加拿大社会还是国际社会,对相对抽象的“伊斯兰恐惧症”一词都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共识。因此,反对者们认为,Khalid和她的M-103动议将伊斯兰单独提出,凌驾于其他族裔之上,似有不妥;而由于“伊斯兰恐惧症”没有明确定义,对穆斯林和伊斯兰国家发表批评言论等做法都可能被装进“伊斯兰恐惧症”的口袋,M-103动议要求政府制定消除“伊斯兰恐惧症”的相关政策,似乎触碰了加拿大人最为敏感的神经——M-103动议疑似侵犯了加拿大人引以为豪的言论自由权利。保守党“大佬”议员Maxime Bernier的反对意见很具有代表性。他表示,M-103动议使用“伊斯兰恐惧症”这个字眼,使得社会自由批评极端伊斯兰主义的权利受限,否则他将会考虑为动议投上同意票。萨省保守党议员David Anderson直接要求议会剔除动议中的“伊斯兰恐惧症”字样,改为“对穆斯林、犹太人、基督徒、印度教徒和其他宗教信仰者的歧视”,但未能成功。有“女版特朗普”之称的保守党党魁候选人Kellie Leitch则称,“任何宗教都没有权利享受特权,‘伊斯兰恐惧症’是个颇具争议的字眼,所以我不会同意这项动议”。

另一方面,M-103动议的支持者们则表示,之所以动议中单独提出“伊斯兰恐惧症”字眼,是由于过去两年内加拿大境内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数量增加了两倍。他们还认为,M-103的动议原文所说的是“谴责包括‘伊斯兰恐惧症’在内的任何形式的系统性的种族歧视与宗教歧视”,这使得动议具有普适性,并不只是单独针对伊斯兰和穆斯林。而对于“伊斯兰恐惧症”一词的争议,Khalid本人不以为意。她表示,更改“伊斯兰恐惧症”一词会使得动议失去意义。但她同时也称,倘若这个词真的存在问题,加拿大遗产委员会应该对其做出修改。

“女特朗普”Kellie Leitch在Twitter上号召支持者抵制M-103动议

华人参政议政 厘清谬误很重要

M-103动议的通过在本地华人社会亦引发了很大震动。反对M-103动议的签名抗议活动在微信上传播甚广,各大中文论坛也发生了许多讨论。历来对关乎其他族裔的政治问题不甚关心的华人群体此次对M-103动议的关注程度之高,相对显得罕见。

不少华人借助不同平台表达了自己对M-103动议的看法。在一场本地华人组织的反对M-103动议的集会上,华人评论员高冰尘对加西周末表示,M-103动议通过会造成“一教独大”的情形。他称,M-103动议代表了政府的立场,让国家“迈出了危险的一步”,对于华人来说“是一个警钟”。同时,他更对6位华人国会议员中有5人投出赞成票表示失望。自愿参加集会的李太太则告诉加西周末,M-103动议通过是一种限制言论自由的表现。她认为,这项动议让大家不敢提伊斯兰教,对伊斯兰和穆斯林“未必是好事”。虽然大家嘴上不说,但这个动议“势必会让人对穆斯林另眼相待”,“就好象中国人喜欢讲的‘高级黑’一样”。

而接受加西周末采访的本地居民胡先生的回答似乎也能代表另外部分华人居民的态度。他“原则上反对M-103动议”,因为“立法给批评穆斯林者定罪违背言论自由精神”,但同时他亦坦承,暂无时间和精力去研读法律条例,自己是“凭良心说话”,觉得“这个案子有问题”。同时,在几家颇具影响力的加拿大中文论坛上,也不难看到以“加拿大即将立法将反穆斯林言论定罪”等类似字眼作为标题的热帖。近日来,这些帖子都已盖起数百层的“高楼”。其中,大多数网友都回帖表达了对于M-103动议的不满。一位作者在某本地中文媒体的专栏文章中,使用“这份议案打着反伊斯兰恐惧症的旗号,要求国会立法将未来加拿大出现的所有对伊斯兰教文化和族群批评的言论都列为刑事犯罪……侵犯了这个社会习以为常的言论自由权利”的说法,更获得百余热烈呼应。

华人参政议政的热情提高,难等可贵。然而,细观部分华人对于M-103动议的反对理由,不难发现,他们对此项动议的理解存在偏颇之处。M-103是一项非约束力动议,即英文中所说的non-binding motion,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效力。非约束力动议与部分华人所认为的“立法”、“定罪”并无直接关系。动议之于政府的意义,即是让一个社会话题成为政府所关注的问题,其目的在于引发政府之于某议题的重视、研究和讨论。对华人社会而言,动议这一形式本不陌生——半年前,华裔议员谭耕要求加拿大政府于每年正月初一恭贺春节的M-38动议获得投票通过 。正如M-38动议不会让春节成为加拿大的法定节假日一样,M-103动议也和“将对伊斯兰教文化和族群批评的言论都列为刑事犯罪”的说法毫不相干。

而事实上,早在2015年,魁北克省议会即通过了一项内容与M-103动议别无二致的动议。提出动议的Francoise David议员基于过去数年发生在魁北克省的针对穆斯林的暴力与仇恨犯罪,坚持在动议中使用“谴责‘伊斯兰恐惧症’”的字眼。动议通过迄今已过两年有余,魁省并未诞生任何限制针对穆斯林言论的法案,也没有发生“因言获罪”的案例。而去年11月,NDP议员Thomas Mulcair在议会上提出众议院支持e-441号电子请愿书的动议 (“要求众议院和加拿大民众一起认识到极端伊斯兰分子不代表整个伊斯兰形象,并谴责一切形式的‘伊斯兰恐惧症’”),亦获得全院投票通过。这或许意味着,M-103动议的影响力并不如部分声音所渲染的那般浩大,其引起多方势力热烈讨论,亦或和提出者Khalid的穆斯林与自由党身份有直接关联,一定程度上也可能存在偶然性。

而即便是对M-103动议提出批评意见的群体,也承认双方分歧并不如外界看上去那般大。曾提出修改动议内容的保守党议员David Anderson即在投出反对票后表示,加拿大议会中的大多数议员都认为现在是探讨穆斯林与种族歧视问题的恰当时机,而在这点上,他相信自己同提出M-103动议的Khalid议员拥有共识。他认可M-103动议的存在价值,并认为这项动议的最终意义是引领加国展开对现有族裔问题的讨论,且得出对于伊斯兰和穆斯林在加国扮演角色的理性认识。

对于M-103动议是否有引领加国航向的力量,以及它的内容究竟有无违反宪法言论自由精神之嫌疑等问题,每个人都会基于自身认知发表不同见解。但华人对政治议题做出自己的思考,也应建立在对客观信息全面、正确掌握的基础上。若在封闭信息渠道内偏听偏信,所得出的结论想必会脱离实际,缺乏说服力与实用价值。

NDP议员于去年11月份也提出类似动议,得到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