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有两个加拿大人在中国备受关注。一个是被高晓松称为“小土豆”的帅哥总理,一个是封杀高晓松视频节目的加拿大旅游局官员。一边有加拿大人要求总理督促中国言论自由,一边有愤怒的中国网民指责加拿大“粗暴干涉中国的言论自由”。这个奇特的场面看上去有点滑稽。

高晓松是中国名人,但不是大红大紫的那种。他是音乐人,老狼唱的《同桌的你》就是他的杰作。近年往脱口秀主持人发展,经常说些“金句”引发争议。比如他写的歌词:“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喜欢的人觉得特深刻。不喜欢的人觉得老百姓过日子,能把眼前的苟且过好就不错了,哪有功夫去管诗和远方的田野?现在这首歌成为《晓松奇谈》开篇曲。他在周游列国后捧着大扇子“扒一扒”各国的奇闻异事。

 

高晓松2-953x1024

 

高晓松在节目中评论外国的口吻有点像街头的小混混。不过按照行情,混的好的叫混,混的不好的叫小混混。高晓松当然是混的好的。他的微博粉丝比加拿大人口都多,还是“阿里音乐”的董事长。所以他的风格叫“接地气”。为了《晓松奇谈》他在世界上到处溜达,“扒”过的国家多到再不来加拿大都不好意思了。没想到“扒”到加拿大就扒不动了。

高晓松点评外国,应该说是中国言论自由的进步。一个中国人随随便便地公开对外国说三道四,在过去是不可能的。《扒一扒加拿大》第一期中,高晓松称温哥华市长为“哥们”,直言不讳地说不喜欢UBC那个“白左”教授。整个节目轻松自在,对加拿大的赞美之词不少,挺有看头。但是第二期涉及到原住民和魁独,遭到“加拿大有关部门强烈阻挠”。

有关部门说:“希望你能明白原住民以及魁独问题在加拿大就像藏独在中国一样,作为官方机构绝对不能提及。这件事真的很严重,如果不能得到妥善解决会上升到政治高度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邮件提出详细的删改意见,一个长度约45分钟的节目,被要求删除的内容长达20分钟。于是高晓松愤怒地发微博说,“作为标榜自由平等的加拿大,情何以堪?!”你想想,得知这个消息的中国网民会是什么动静?

加拿大旅游局说因为《晓松奇谈》“和我们签署合作”,所以“仅对第二期内容的侧重点提出了修改意见”。于是有人说高晓松没有契约精神。拿人家的钱,就应该听人家的话。这种说法翻译成中国的政治语言并不陌生。你拿了党的钱,就姓党,必须为党说话,契约精神吧?

有人拿旅游签证,在天安门广场突然展示政治标语,或者公开发表政治言论,也都可以说没有契约精神。还有一个国外剧团到中国演出,演出中突然打出藏独标语。外国人在中国演出的内容都要事先申请批准,你拿出申请内容以外的东西,不契约吧。中国对这种没“契约精神”的外国人都是驱逐出境了事。迎来的是西方一片指责,说中国没有言论自由,那时候咋没人说契约精神呢?

这次有关部门直接干涉万里之外的言论,有损加拿大崇尚言论自由的光辉形象。其实,高晓松在节目中引述的话在加拿大并不是禁忌,有关部门完全不必大题小做。不如大大方方地说,节目中谈原住民和魁北克伤害加拿大人民的感情,我们反对,你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