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恢复高考后第一批被录取的大学生,毕业后公派出国留学,获得流行病学博士学位,然后进入美国哈佛大学继续深造。我曾任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医学院副教授,群体遗传学教研室主任,美国伊立偌伊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在哈佛大学期间获得NI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十余项科研基金资助,美国《科学》杂志2001年公布NIH基金(RO1)资助者排名中,居全美第四、哈佛第一。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柳叶刀》等国际一流医学杂志发表SCI文献359篇。尽管“功成名就”,但在美国度过了近20年时光之后,我还是于2007年作出决定,一定要回到中国,用我的专业服务祖国,把梦想播种在祖国大地上。

在进行中国人群和美国人群的比较研究中,我发现一个重要现象:脑卒中是中国人群第一位疾病死因,而且发病率每年以8%的速度增长;与此同时,美国人群则呈现心脏病发病率增高、脑卒中发病率下降且死亡率在过去50年下降近80%的趋势。另一方面,中国人群与脑卒中相关的基因突变发生率是西方白人的2倍,从而导致叶酸水平低、同型半胱氨酸水平高,两者均与脑卒中相关。这种病因的极大反差揭示出一个重要问题:中国脑卒中预防单纯依靠西方国家研发出的药物可能行不通,必须针对人群特点和病因,围绕解决重大临床需求来研发脑卒中预防新药。

基于以上发现和思考,2007年我带领团队来到深圳创业,成立了深圳奥萨医药有限公司,一心想实现“做中国创造的药,为世界开大处方”的梦想。在过去12年的艰苦奋斗中,我们团队在医学界首先提出“H型”高血压的概念,并研发出两个国家I类新药及配套的基因诊断试剂盒,能够更加精准、经济、有效预防脑卒中。此外,我本人2015-2016连续两年获得医学领域“高被引”中国学者榜单第一名,我们的科研成果获得2016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中共十九大确定了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重大决策,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要求重视重大疾病防控,坚持预防为主的方针,最大程度减少人群患病。面对中国脑卒中高发的现状,“预防为主”毫无疑问依然是关键。我们团队过去20多年专心研发的含叶酸复方降压药的创新成果,将为中国脑卒中预防、减少医疗卫生费用和社会保障成本、改善贫困地区脑卒中导致的贫穷和返贫提供解决方案。

为了保障创新成果对大众的可及性,国产创新药物进入医保至关重要,这也得到了国家的重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示,做好常见慢性病防治,把高血压、糖尿病等门诊用药纳入医保报销。紧接着,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紧锣密鼓开展,出台了相应工作方案。我们期待着能把我们的创新成果惠及更多的百姓,为“健康中国”贡献一份力量。

在回国创业的这些年里,我和团队充分感受到改革开放带来的活力以及地方政府对海归创业的大力支持,这更加坚定了我们对未来的信心。中国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中已将生物医药列为重点发展领域,医药行业迎来难得的发展机遇。作为“粤港澳大湾区新药制造业创新中心”成员,我们将一如既往致力于新药研发,致力于疾病治疗与预防的结合,带动自主创新,打造民族精品。

追梦路上,我们与共和国一起,不忘初心,携手前行。

(作者徐希平为南方医科大学国家肾脏病临床研究中心教授,深圳奥萨医药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5月21日   第 01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