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曾被关押在美军关塔那摩基地年龄最小的囚犯,奥马尔·卡德尔(Omar Khadr)在2015年被阿尔伯塔省上诉法院宣布有条件释放时就曾引起民众及媒体的广泛关注。然而,上周则爆出令加拿大民众更加惊异的消息——加拿大联邦政府向“恐怖分子”卡德尔道歉,并赔偿1050万加币。此消息一出,舆论一片哗然。

Global News 报道,很多加拿大人不同意联邦政府作出给予卡德尔1050 万加元赔偿金的决定。根据上周二民调机构Angus Reid Institute作出的一份调查,71%的加拿大人认为自由党政府应该与卡德尔进行法律诉讼,而不是庭外和解,并认为应该由法院来决定关塔那摩监狱是否对卡德尔这位加拿大公民进行了10年的非法监禁。受访者中只有大约29% 的人认为自由党向卡尔德道歉和赔偿是做了件“正确的事” 。一份收集于7月7日至10日的数据也显示,大约65% 的加拿大人不相信政府“别无选择” 只能付赔偿金,绝大部分加拿大人认为卡德尔仍有潜在的“激进威胁”。尽管民意如此,自由党联邦政府表示,这个解决方案是为了维护《权利与自由宪章》。

上周有媒体报道,1050万加元已被存入了卡德尔的银行账户。有媒体称有位熟悉内情但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曾向加拿大通讯社透露,此次自由党联邦政府之所以这么快就支付这笔巨额的赔偿金,目的是为了赶在两位宣称自己是卡德尔战争罪受害者的美国人之前,让卡德尔得到这笔赔偿金。

7月7日,加拿大公共安全部长古德尔和司法部长威尔森·雷布尔德召开新闻发布会,证实道歉和赔偿,并解释:道歉和赔偿不是针对阿富汗战场上发生的事,而是在卡德尔被俘和被关押期间加拿大政府忽略了对他的保护,他的基本权益被忽略。“希望加拿大人从中看到两件事:首先,我们的权利不是在任何政府心血来潮就可以定夺的;其次,当政府践踏公民权利时,代价是非常高昂的。”

上周末,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说:“加拿大人权与自由宪章(The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保护所有人,我们每一个人,即便有时这会令你感到不安”。特鲁多还表示,当政府违反了加拿大人权宪章,就需要进行赔偿。保守党领袖安德鲁·舍尔称这一和解“令人作呕”。他称:“和解是特鲁多的选择……这是向那些穿着军装,每天都面对难以置信的危险保护我们安全的男人女人打的一记响亮耳光。”

 “少年犯” 奥马尔·卡德尔

1986年奥马尔·卡德尔在多伦多出生,他的父亲阿迈德·赛义德·卡达尔(Ahmed Said Khadr)与本拉登关系亲密,并涉嫌资助“基地”组织。1999年,阿迈德·卡德尔被联合国列入了本拉登基地组织成员名单。

奥马尔·卡德尔虽然是加拿大公民,但一出生就跟随家人到巴基斯坦白沙瓦居住。1992年,老卡德尔在阿富汗严重受伤,为了使他更好地养伤,卡德尔一家曾回多伦多短暂居住,而后又搬回了巴基斯坦。1995年,老卡德尔因为涉嫌以炸弹袭击埃及驻巴基斯坦大使馆被捕,但随后被释放。1996年,卡德尔一家又搬到了阿富汗,住在塔利班分子控制的区域。

“911”过后,美国出兵阿富汗。在父亲的安排下,15岁的卡德尔作为一名翻译开始为基地组织服务。2002年7月,美国驻阿富汗特种部队在例行巡逻中遭到袭击。这场战斗持续了近4个小时,美国陆军军士克里斯托弗·施佩尔(Christopher Speer)在战斗中身负重伤,并因抢救无效而死亡。15岁的卡德尔被美军逮捕。被捕时,卡德尔也已身中三弹,失去了一只眼睛的视力。后来,美军将卡德尔运至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关押。10月,转押至以关押恐怖组织罪犯及嫌疑人而闻名的美军驻古巴关塔那摩军事基地。

2010年10月,卡德尔在美国军事法庭承认了5项指控,其中包括在路边埋放炸弹和投掷一枚手榴弹,并造成一名美国士兵在阿富汗阵亡。刚开始,卡德尔否认指控,但之后他表示愿意认罪。因为认罪可以换来仅八年的实际刑期,并可以在美国服完一年刑期后,申请转至加拿大监狱服完剩下的刑期。卡德尔当时的律师表示,如果不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卡德尔将接受军事法庭审判,并可能获判终身监禁。“我们并没有多少选择,卡德尔要么认罪,避免接受军事法庭审判;要么接受审判,但审判过程并不公正”。依照律师的说法,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卡德尔亲手投掷了那枚杀死美军士兵的手榴弹。还有报道称事件唯一的目击者证实手榴弹爆炸时,卡德尔已受伤,躺在地上。2012年9月,卡德尔被遣返回加拿大,次年转押在了阿尔伯塔省的埃德蒙顿监狱。2015年初卡德尔提出保释要求,4月获得阿尔伯塔省上诉法院批准。此后获得有条件释放。

卡德尔案的争议何在?

卡德尔案一直以来受到多方关注也引起很大争议。与其他被关押在美军关塔那摩基地的恐怖分子不同,作为加拿大籍公民的卡德尔,是关塔那摩基地囚犯中唯一的一名西方人。而更重要的是,卡德尔2002年在阿富汗受伤被捕时只有15岁,这也使他成为了在关塔那摩基地最年轻的被关押者,同时他还是自二战以来被指控犯有战争罪行的唯一一位未成年人。作为押在关塔那摩湾的最后一名儿童兵,卡德尔成为人权组织、民权积极分子、反对党和律师们争相关注的焦点。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雷克就卡德尔案在2010年曾发表声明,提出:“在敌对行动中招募和使用儿童兵是一种战争犯罪行为,应该起诉那些承担招募责任的成年人。参与战争的儿童是受害者,他们是被迫为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此前已对该问题发表过声明,我们要帮助前儿童兵恢复正常的生活,重新融入社会,而不是谴责或起诉他们。对奥马尔·卡德尔的审判可能给其他被召入武装冲突中的儿童受害者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国际先例”。

这也成为了支持卡尔德的人们的主要观点。他们相信比起一名恐怖分子,卡德尔更像是一个人权被践踏的无辜“孩子”。他也是战争受害者,他是被具极伊斯兰端主义思想的父亲推上战场的。至于承认罪行,也很可能是因为受到了胁迫或者酷刑屈打成招。同时还有民众认为,即便卡德尔承认了被指控的五项罪名,但对于一个当时未满18岁的少年来说,在一开始就应按照有关国际公约被当成未成年参战者来处理。绝大多数保守党的支持者则反对政府的决定。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仍将卡德尔和他的家庭视为公众安全的威胁。除了他的父亲是本拉登的支持者外,卡德尔的一个兄弟在同一场战斗中受伤导致半身瘫痪。他的家庭至今被成为是加拿大的头号恐怖家庭。目前很多加拿大纳税人已联名在网上发起抗议活动:“不要赔偿卡德尔”。不过卡德尔本人在接受CBC记者专访时表示,希望这个政府的道歉可以多少让他恢复点名誉,让人们多了解他。他还表示在今后的生活中,可以做个普通人,在完成护士课程后去从事帮助别人的“社区”工作,并希望专精于止痛镇痛方面的服务。他对记者说:“我有很多疼痛方面的经验,我能体会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