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电影中只要有读书镜头的,一定有一个画面(可以google黄梅调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看看片中私塾中读三字经的场景),老师在前面摇头晃脑念着:“人之初,性本善……”,底下的学生也摇头晃脑念着:“人之初,性本善……”现在看起来很滑稽,但加拿大有学者专家指:“别笑!这是加强记忆的好方法。”加拿大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心理学系主任麦克劳德(Colin M. MacLeod)的研究发现,如果想记住某些事情,就要大声朗读出来。
麦克劳德认为,这是他的发现,因此,将他这项改善记忆的重大发现命名为“生产效应”(production effect)。他说打字或写下来都会对记忆造成“生产效应”,就算只是在嘴巴里默念,不发出声音,也能触发这种效应,但效果最佳的还是大声朗读。
不知麦克劳德自己知不知道,中国人早在几千年前就是这样开始启蒙教育的,不过,就像牛顿发现地心引力吧,大家都看过熟了的苹果掉下来,但就是没有人想到,那是地球本身有个“引力”,将苹果“拉”下来的缘固。不过,中国人古老的良好念书方式,能让麦克劳德发现其重要性,还是得给麦克劳德点个赞,他认为这是因为朗读可帮助大脑记忆时对讯息有更好的初始编码,这对测试时必须从记忆中提取资讯特别管用。
麦克劳德最早是在2010年时发现这样的“生产效应”,并在后续一系列的研究中对其进行测试,研究成果发表在最近一期的《记忆》(Memory)杂志上。他的团队招募95名受试者测试了四种记忆方式:要求学生静静地阅读单词列表、大声阅读、听别人阅读,以及听他们自己的录音。接着让学生看一大堆单词,看他们能记住哪些单词。结果他们的记忆各不相同。
麦克劳德说安静读书的效果最差,听别人读的声音稍微好一点,而听自已声音的效果又好一些,但效果最佳的还是看到这个单词,同时又听到自己嘴巴所念出声音。
麦克劳德说,主动参与有益学习和记忆,当我们给一个单字加上主动措施或者生产元素,这个单字就会在长期记忆中变得更鲜明,记忆更牢固。有研究认为,大声朗读的功效不少,它有利于开发右脑。因为大声读实质是朗读者在自我欣赏自己的声音,久而久之,有利于学生形象思维能力的自我培养。
“念”书也能改变性格,性格内向者往往发出的声音也很小,如果全体学生都能坚持大声读课文及其它文章、书籍,很容易使学生爱讲话,性格也就随之而变。大声读书时,因为脑神经处于极度兴奋状态,这本身就能刺激学生深入理解文章、书籍。大声读也需要集中精力,大脑处于“排空”状态,有利于记忆材料。
事实上,这一套大声朗读的读书方式,中国人并不陌生,“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就提倡用大声重复诵读英语达到学习的方法,基本上就是遵循着“大声朗读”的套路。
麦克劳德的研究是以语言(单词)为对象,但在发表研究成果时,并未说明“朗读有助于增强记忆”的说法用在学习上,是任何学科都适用,或者只适用于语文学科;因此教育业界,可能会做不同的解读,例如本地教育业者看法就有不同。育英教育中心负责人袁勇表示,他的学硕士都是北大数学,数学博士则是英国拿的,在学习历程中,他不否认麦克劳德的发现,在语言的学习上的确有帮助,但在科学(数学、物理……)则不一定,“我自己在学数学时,主要靠脑袋去思考,而不是靠朗读。”
袁勇说:“以前大学时上英语课,很多字汇要死记,老师要我们大声朗读有其道理,但学数学,不是靠死记(公式),如果一味死记而无法贯通,一定学不好。”
本地英文家教陈晓星,则对麦克劳德的研究成果大表同意,他表示,不管英文、数学或物理,他都会要求学生朗读,原因是“一朗读,他们就不会偷懒,容易集中注意力,因为怕读错被我纠正;如果允许他们默念的话,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把心放在书本上。几年下来,我这种方式培养出来的学生,成绩多半相当好。”
不过,除了大声朗读之外,“听别人阅读”这部分,陈晓星以自己的学习经验,也大为肯定,他说:“大学时,同寝室的同学在念书时,我有时专心听着听着就睡着,一觉醒来,反而记得比同学还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