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伊拉克库尔德族(The Kurds)自治区举行了独立公投,如果因投票率低而失败,这件事可能就暂时过去了;然而当地选民踊跃投票,投票率高达78%,从而出现了赞成库族建国的结果!这不但在中东投下一颗震撼弹,而且很有可能动摇整个国际关系的现有结构。因为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库尔德问题”已然国际化了,在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的严重性不亚于伊拉克,而土耳其地处欧亚非交界处,动辄皆非。再加上库尔德背后有俄国支持,又会由此演变成为俄国与欧美的地缘利益之争。所以有舆论认为,尽管投票和平进行,但潜伏危机,持久的紧张正在到来。对于伊拉克、土耳其和伊朗或组建联军开入库尔德地区,美国已紧急表态反对。虽然10月2日加泰隆尼亚自治区独立公投有九成通过,但基本在西班牙一国消受,要比国际化的库尔德问题影响较小。

公投独派大比数胜出

在当地时间9月25日晚上7时,伊拉克库尔德(The Kurds)独立公投的1.2万多个票站关门后,点票随即展开。在520万合格选民当中,投票率达78%,即逾300万名选民参与投票。结果显示,超过九成二投票选民支持独立。有关方面分析说,这次公投虽然以高支持率通过库尔德独立,但不具法律约束力。尽管如此,依然带来极大的冲击力,因为事情往往有其一,就会有其二。
投票结束后,库尔德领袖巴尔扎尼(MasoudBarzani)也表示,公投结果并不会带领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即时宣布独立,仅是开启与巴格达当局的对话大门。但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向国会议员发表演说时表示,与库尔德自治区的对话必须在废除公投结果,及在合乎宪法框架的前提下进行,并强调伊拉克法律适用于库尔德自治区。他说永远不会讨论所谓公投的结果,敦促自治区在宪法框架之下与中央政府对话,再次要求自治区政府交出区内两个机场的控制权,否则将会禁飞,又要求让中央政府接管边境口岸设施及燃油收益。
库尔德首席外交官穆斯塔法(Falah Mustafa)日前说,从伊拉克“友好地离婚”的日子正在到来。他在与加拿大媒体的一次单独访谈中表示:“一个伊拉克的政策是错误的。凑在一起的做法尝试了,却失败了,就不要再重复一种已经失败的经验。我们无法在同一个国家里生活在一起,但是我们可以成为好的邻居。
穆斯塔法认为库尔德履行了作为伊拉克一部分的宪法义务,但是巴格达的中央政府却没有履行其责任,搁置了财政预算的转移。这笔钱占国家财政预算的17%,而事实上,库尔德在抗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并接收了上百万难民。就此穆斯塔法道:“我们被认为是伊拉克人,我们被要求是伊拉克人,但同时我们却不能从伊拉克受益。”

土伊联手防范“库独”

这次库尔德独立公投的一个客观效果,倒是使土耳其和伊拉克走到一起,因为在反对库尔德独立上,两国当局存在共同利益。反对公投的土伊两国最近已经决定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一些伊拉克军人飞抵土耳其。
伊拉克当局呼吁各国停止直接从库族区进口石油,而土耳其则发出警告,可能关掉伊北输油往外界的输油管,切断该区的生命线。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正考虑所有选择方案,由对库尔德地区进行军事干预以至经济制裁。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也警告说,安卡拉或对库尔德自治区的边界和空域采取惩罚性措施。
基尔库克省位处内陆,没有出海口,原油只能通过穿越库尔德自治区和土耳其领土的管道,输送至土耳其地中海港口杰伊汉。一旦土耳其决定关闭输油管,将威胁库尔德自治区大部分现金收入。
伊朗和叙利亚也拥有庞大的库族人口,这两个国家也反对库族在伊拉克北部建立独立国家,因为那样做会给本国带来冲击,或导致出现“大库尔德国”。
公投结束后,土耳其、埃及、约旦以及黎巴嫩等宣布暂停当地航班前往库尔德地区,直至伊拉克政府另行通知。而伊拉克政府已宣布禁止所有国际航班进出库尔德地区,并且设置边界控制点。
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领导人穆斯利姆指,叙利亚的库尔德人由始至终都反对分裂国家,希望在叙利亚实行联邦制,并愿意就此与叙利亚政府讨论。
俄罗斯和以色列尽管没有明确表示支持公投独立,但采取了默认的态度。而库尔德自治区所有周边国家及英美等国不认同公投结果,担心公投会造成地缘政治局势的不稳定。英美指出,对公投结果十分失望。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纽约也表示,对这次公投“可能破坏安定”感到忧心。

 “库尔德问题”由来已久

库尔德自己认为,与所在国的矛盾绝不只是财政问题,正如穆斯塔法所说:“我们有自己的语言、历史、音乐和地理,这些都不同于阿拉伯。”
在萨达姆(Saddam Hussein)统治时期,库尔德是被镇压的对象。在萨达姆“焦土政策”下,库尔德遭遇的痛苦与磨难,这种后果至今还能感觉到。
由于1991年西方建立“禁飞区”(no-fly zones),以此来阻止萨达姆的血腥攻势,库尔德开始在伊拉克北部享受一定程度的自治。当美国于2003年进入伊拉克之后,库尔德在所统辖区域的自治官方化了。在一个联合的伊拉克里,库尔德的自治政府有了新的宪章。
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在抗击ISIS的过程中,武装起来的库尔德势力得以壮大。在那些平原地带,库尔德敢死队握有实力,这里有警卫设施和沙坑地堡点缀其间,分布一千公里,属于库尔德的地盘。
值得一提的是,库尔德军人接受的是加拿大特种部队的训练,包括最新的情报,如空中打击。联邦自由党执政后宣布,加拿大在伊拉克北部的军事训练增加三倍,并向库尔德提供武器装备。而加拿大有关机构2015年11月就警告过联邦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支持库尔德具有潜在的长期后果:“当ISIS退去后,巴格达就会与库尔德就这片有争议的领土展开竞争。强化伊拉克库尔德武装力量、训练和装备,会导致这一结果。”
果然在ISIS被打败之后,库尔德首领巴尔扎尼提出要就独立举行公投。目前库族区下辖埃尔比勒(Erbil)、苏莱曼尼亚和杜胡克三省,包括石油丰富的基尔库克省等地与伊拉克中央政府存在管辖权争议。库尔德已经清楚地表态,他们甚至准备为所谓“有争议的领土”而战。对于这片有争议的领土,巴格达方面不多说话,表面上一些军人为了对付ISIS,实际上已经与库尔德交锋。而库尔德则想要中央政府执行宪法条款,通过地方公投来决定这片土地到底属于伊拉克还是库尔德。
当ISIS在伊拉克面对军事挫败之际,维系伊拉克团结的凝聚力量开始瓦解。实际上当伊拉克军从ISIS手中夺回摩苏尔后,中央政府与库尔德族的新权力斗争就触发了,本来由伊拉克库族自治区、巴格达政府和美国为首的联盟成立了一个高层委员会,原是要协助摩苏尔领袖重建该市,但这个委员会从未召开过会议。库族现时控制伊拉克北部城市、石油重镇基尔库克,有库尔德人在埃尔比勒表示:“当在经济、财政和政治上独立之后,我们才能算是真正地独立。”不过在缺乏国际社会承认下,库尔德公投大概难以带来实质改变,就连库尔德自治区内的土库曼人也抗拒加入库尔德建国行列。如今忧虑的倒是库尔德地区是否会擦枪走火,重演巴尔干半岛血腥历史,克罗地亚和波斯尼亚公投决定独立,引发的1990年代南斯拉夫内战便是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