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3日,前加拿大食品检验局研究员、加拿大传染病学家克劳斯‧尼尔森(Klaus Nielsen)在渥太华高等法院承认,自己在2010年曾试图将致命病菌布鲁氏杆菌带入中国。这引起了中加两国的广泛关注,尼尔森的个人信息也被更广泛地披露,但其携带病菌进入中国的原因仍是最大悬念。

加拿大科学家

携带者是布鲁氏杆菌专家

2010年10月24日,尼尔森在渥太华机场被警方截停,当时他正要登上飞往中国的飞机。警方在尼尔森的托运行李里发现了一个午餐袋,里面有一个装满冰的保温瓶,包着17个小瓶,后来证实瓶里是非常危险的病菌布鲁士杆菌病原体,尼尔森立即被警方逮捕。

2013年4月,加拿大皇家骑警首次披露该起事件。上周,尼尔森在渥太华高等法院承认了企图将加拿大食品检验局财产商业化、不安全运输危险品等11项罪名。他目前处于保释状态,预计今年晚些时候法庭会宣判刑期,最高可判有期徒刑10年。

尼尔森今年67岁,出生于丹麦哥本哈根市,1960年移民加拿大,成为加拿大公民,居住在列治文市。他是加拿大动物布氏杆菌病领域的专家,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很大一部分工作都在研究如何减少感染布氏杆菌的风险。尼尔森写过许多关于布氏杆菌的书籍和学术论文,还曾前往世界各地演讲,为政府提供防治布氏杆菌病的建议。

加拿大华裔于伟玲是试图帮助尼尔森将布鲁氏杆菌运回中国的共犯。于伟玲在中国出生,今年49岁,2005年成为加拿大公民,但近几年一直在中国居住并生活。两人都曾是加拿大食品检测局的科学家,2011年加拿大食品检测局将两人解雇。在尼尔森受审之前,于伟玲潜逃到中国,加拿大政府已向她发出了逮捕令,一旦她回到加拿大将面临拘捕。

尽管尼尔森是布鲁氏杆菌专家,但加拿大皇家检察官表示,其运送布鲁氏杆菌的方式“表现出了肆意和鲁莽,并不顾及公众的安全”。如果托运的行李箱被损坏、丢失或被其他人无意中打开,或者起保护作用的冰层融化,病原体很有可能会暴露在无辜的民众面前,致其感染。

布鲁氏杆菌是致命病菌

尼尔森试图携带布鲁氏杆菌进入中国的事件引起了中国和加拿大民众的恐慌,因为布鲁氏杆菌是一种致命病菌,并且传播性很强,一旦传播开来,会对感染人群产生致命的后果。法院认为,作为研究布鲁氏杆菌的专家,尼尔森不可能不知道该病菌的危害。

布鲁氏杆菌可能引起布鲁氏杆菌病,可以从牛、羊、猪、狗等动物身上传播给人类。19世纪五十年代,美国军方制造生化武器,就使用布鲁氏杆菌其中的一个菌种作为第一细菌,可见该病毒对人体的破坏性之大。布鲁氏杆菌二十年前就在加拿大灭绝,但在一些发展中国家仍然存在,有报告称,中国的布鲁氏杆菌感染病例尤其多,时不时就会发现感染布鲁氏杆菌的畜类。

病原体通过感染该病菌的动物或其排泄物传播到人身上。一旦人体感染,会发生中度发烧,并且伴随肝大、脾大或淋巴结肿大等特征,还可能导致多个器官或脏器系统、骨骼或关节的病变,如果不及时治疗,器官将被切除,并有生命危险。在布鲁氏杆菌病晚期,人可能会出现丧失劳动力、卧床不起、并伴有神经或精神病方面的症状。

专家介绍,布鲁氏杆菌病分为急性和慢性期,发烧内一个月治疗就是急性期,如果在急性期治疗,大部分情况下可以把体内的细菌杀死,不会再反复。但目前中国还没有治疗慢性布鲁氏杆菌病的特效药物,只能采用中医中药治疗来缓解症状。

虽然在本周的庭审中,尼尔森承认了被控的11项罪名,但到目前为止,本次案件的一个关键问题都没有被解答:是什么让这位加拿大科学家不顾自己优秀科学家的名声和三十多年的职业生涯,冒着牢狱之灾的风险,置公众安全于不顾,携带致命病菌进入中国呢?

在中国开生物科技公司

在调查过程中,很多人都把关注点放在了尼尔森与于伟玲在中国建立的生物公司身上。就是因为这个生物公司,尼尔森和于伟玲被加拿大食品检测局解雇,并受到加拿大警察的调查和监视。

根据控辩双方律师认可的事实陈述,尼尔森和于伟玲2006年在中国成立了一家生物公司,叫做和平河流生物科技公司(Peace River Biotechnology Company),制造和销售布鲁氏杆菌诊断试剂盒,该试剂盒是时任加拿大食品检测局首席研究员的尼尔森参与研发的。

当时,尼尔森和美国科学家迈克尔‧乔利一起研发了对布鲁氏杆菌的诊断方法,但乔利利用该试剂盒与美国Diachemix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根据与加拿大食品检测局的合约,Diachemix公司拥有全世界尼尔森与乔利研究的所有专利的商业运营权。2010年,Diachemix公司起诉中国和平河流生物科技公司非法销售他们的专利成果,侵犯了Diachemix公司的利益。加拿大食品检测局认为尼尔森和于伟玲违反了联邦政府“利益冲突条款”,将两人解雇,并且报告给了加拿大皇家骑警,警察开始对他们进行暗中监视。在长达18个月的调查中,警察偷偷进入尼尔森位于列治文的家里,拷贝了其电脑和电子存储设备上的内容。

“他们计划利用加拿大食品检验局的知识产权和材料,开始布鲁氏杆菌病试剂盒在中国的商业化生产,”法院文件里说,“他们最初计划与中国农业部门合作,并向该部门提供一定比例的分成。”在与来自其他国家的潜在客户的电子邮件中,尼尔森告知对方自己在该领域的权威地位,并告诉他们“和平河流公司所生产的产品是很先进的,并且比Diachemix的同类产品价格更便宜”,但他并没有提到自己与和平河流公司的关系。尼尔森和于伟玲之所以能够提供比较低的价格,原因之一是因为他们的公司在中国注册,作为外企可以享受退税福利。

尼尔森和于伟玲还在加拿大食品检测局工作时,为了隐秘起见,他们的邮件来往使用的都是LF和Lucy的化名。2009年9月7日的一封来往邮件体现了两人对于金钱的渴望。于伟玲说:“我不在乎大房子,我们赚钱后,我很快会有一个非常漂亮的房子……超级多的钱,超大的海景房。”第二天尼尔森回复到:“是的,我们的梦想会成真的。”

公诉人员起诉两人从事“非法的知识产权商业活动”,因为该知识产权属于加拿大政府机构。有加拿大媒体评论道:“这起事件披露了加拿大研究领域一个复杂的问题,一个充满才华的加拿大公仆,被要求将自己的研究和专利全部捐献给加拿大政府,但他本人却决定做一些违法的生意为自己谋得利益。”

利益熏心铤而走险?

至于非法运输布鲁氏杆菌前往中国的原因,目前还没有确实消息。网上流传的“尼尔森是恐怖分子,想将病毒带入中国,引起该疾病在中国的蔓延”这一说法其实并没有依据,因为布鲁氏杆菌病在中国已经存在,并不像曾经入境的“非典”病毒是一个新型的菌种。分析人士认为,尼尔森带布鲁氏杆菌进入中国最有可能是为了其在中国的研究。

而尼尔森的中国和平河流生物科技公司似乎与之脱不了干系。有专业人士分析,和平河流生物科技公司需要布鲁氏杆菌做为研究需要,对于尼尔森来说,在中国获得布鲁氏杆菌远没有从加拿大获取容易,所以尼尔森铤而走险,将布鲁氏杆菌非法带往中国帮助其公司的研究,以获得经济利益。但辩护律师弗里德曼表示,现在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尼尔森从此次携带布鲁氏杆菌进入中国的非法活动中赢利。

也有中国媒体表示,尼尔森一直致力于布鲁氏杆菌防疫的研究,此次带病菌回中国只是满足个人的研究需要。还有人猜测,尼尔森和中国政府秘密合作,将加拿大的布鲁氏杆菌非法带回中国,供政府进行研究。

蒙特利尔大学生物系主任克里斯蒂‧拜伦对这些原因进行了质疑,他表示,自己和同事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尼尔森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将病毒运送回中国,因为这个病毒在中国是较容易获取的。“比起加拿大,布鲁氏杆菌病在中国农业领域要普遍得多,在中国,要想在牛身上找到这种病菌并不困难。”而对于该病菌的鉴定更是在全球很多国家都可以实施。“布鲁氏杆菌诊断学是一项非常完善的科学”,拜伦说,“又不是非常昂贵,并且非常普及。”尼尔森本人就曾在2003年带领团队研究出15分钟测试牛身上的布鲁氏杆菌的方法,获得加拿大食品检测局的技术转让奖。

无论原因是什么,更多人担心的是病毒监管安全问题,加拿大生物化学和放射性安全威胁专家让‧弗朗索瓦表示:“这个案件是一个信号,对于政府机构的实验室,我们需要更好的安保措施。我们有什么安全措施来监视这些工作人员呢?这种事情如果发生一次,很有可能会发生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