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术是斗争的方法和能力,战略是斗争格局和方向。通俗一点说,战术是“低头拉车”,战略是“抬头看路”。现在华人参政的积极性越来越高,表现出很高的战术执行力。不论是筹款还是抗议,效率高,声势大,但是结果并不理想,其原因很可能是在战略上出了问题。屡战屡败让很多华人有挫折感,甚至有些华人对加拿大的民主体制丧失了信心,发出“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慨。
现在华人参政很多时候是以“华人利益”为旗帜,给人的感觉是华人与加拿大主流社会对抗。其实华人的各种诉求本来就是加拿大政治生活的热点,都没有脱离加拿大的政党斗争范畴。也许华人根本没有必要另起炉灶把这些议题当成“华人利益”来炒作,不需要提高到“天降大任于华人”的高度。反倒是应该研究一下这些议题在加拿大的来龙去脉,找到自己的方向再投入其中也不迟。
大麻合法化是华人目前抗争的一个热点。这个问题已经争论了上千年。现在华人抗争的重点还是停留在强调大麻如何有害。实际上大麻对健康和社会的负面作用在1923年吸食大麻被定为犯罪行为以前已经被充分论证。现在再炒这些上百年的“冷饭”意义不大。我们知道,在上次联邦大选中,联邦自由党公开推动大麻合法化,而保守党反对,结果自由党大比分当选。这说明“民意”支持大麻合法化。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保守党三届任期内,大麻泛滥程度愈演愈烈,说明保守党的大麻政策并不成功。现在保守党在华人社区里摆出一副与大麻不共戴天的架势,但是在英文社区中对大麻合法化半推半就,也就不难想象即使保守党上台也未必会结束大麻合法化。
华人另外一个抗争热点是同性恋教育,但是实际上很多人把矛头对准同性恋本身,这就是一个战略错误。加拿大同性恋合法化的开端来自对宪法的挑战。1999年,加拿大最高法院裁定同性结合双方也拥有与异性婚姻双方一样的社会好处或福利,并裁定传统婚姻的定义(男人与女人结合组成家庭)违背宪法,应改成两个人结合组成家庭。于是开启了同性恋合法化的党派斗争。2005年自由党的C-38法案正式成为加拿大法律。现在保守党内部已经通过投票也接受了同性婚姻。
在这两项议题上,华人的抗争顶多是一小股逆社会潮流而动的“清流”,为反对而反对,没有胜算。有些人喜欢说“不以胜败论英雄”,只要显示出华人的抗争精神就是胜利。但是,过多的失败会打击华人参政议政的积极性,浪费华人参政的热情和资源,也会影响华人的形象。华人抗争的领导者还是应该多从战上略思考一下,在目标和可行性之间找到平衡。
其实,“华人参政”这句话非常好,重点就是“参”字。加拿大是党派政治,各个党派都有一定的民意支持,也都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的斗争策略。以搞政治来说,华人并没有本钱也没有必要单打独斗。对于迫在眉睫的事情,比如TMH或者大麻店都要修到家门口了,自然要奋起反抗,但是对于联邦省市层面的议题,到不如寻找最能代表自己利益的“组织”,投入到党的怀抱,跟党走听党的话,在选举这个政治主战场上为党效力,通过党来体现“华人利益”,也许事半功倍效果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