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所谓法令纹问题其实是面脥下垂或萎缩。因为任何年纪(包括小童)的人都有法令纹,而法令纹若不是过深或过长,是没有负面影响,大部份单独针对法令纹的方案都不会有好的成绩。若重点的面脥萎缩未被处理,就是把法令纹填得挺平,面貌在所有人眼中都显得没有改善,接受者亦不会满意。

要求更高的人士在成功处理负面的形象之后,可以有正面的形象要求。例如: 更美、更年轻、更具吸引力或更有女性魅力等。这时就可做一些锦上添花的方案(如法令纹,鼻梁)。不过,若未有成功去除负面形象,锦上添花是费时费事。

一般医美医生与接受者都是通过这样的了解,互动和分析,来制定适合的方案。这方案可能与接受者原先所要求的有别。她就需要慎重考虑,看看能否改变初衷,接受建议。强行接受自己半信半疑的方案,或强行要求实施医生不同意的方案,都不会有美满的结果。接受者可找其他医生作更多咨询。

适合的期望亦很重要。引述罗斯福总统夫人的话: 美丽的年轻人是大自然意外的产品,而美丽的长者是艺术的成果。不错,按个别的需要并恰到好处地应用适当的医美科技是一种艺术。医美是科技与艺术的结合。而艺术是没有绝对,医生虽已尽力而为,但效果总会有偏差,就是有九十九个100分,第一百个的您可能祗得8O分,所以接受者需抱着保守的期望。

大部份名家写画都并不是一气呵成,初步完成后得再重复修补改良,需时数天、或数月、或数年才完成。医美亦然,初步完成后亦需要修和点,接受者不应期望“一步”即成。以本人的黄褐斑疗程为例,虽然不少接受者在数次疗程后已见效果,但亦有小部份人士在数次之后才渐见效果。虽然不容易,身为“艺术家”的我亦祇能尽力修和点,以求达到最美满的效果。而接受者的情商(Emotional Quotient- EQ) 在这种情况下是愈高愈好。

不能不提的,就是疗程的费用与接受者的预算亦需相符。若医生提供十毫升的填充注射,而接受者祗预算两毫升的费用,强行注射两毫升是费时费事,又浪费金钱。

你或曾见过,高血脂的人频频忘却服药,又或饮食放纵及疏于运动。在验血前两星期就赶忙天天服药及改变生活习惯。验血报告可能不错,但这些人的血管状况是真正的好吗?学生平时不用功,临大考前一天就连夜温习,成绩表可能勉强合格,但这学生的真正知识水平有多高?这些行为的正确与否,相信大家心中有数。不少人平时不大关注面部或皮肤健康,在重要约会或回国之前的两星期就寻求医美疗程,好让面部及皮肤可以“明艳照人”。皮肤健康就如身体健康一样,偶尔的处理能维持真正的健康水平吗?  皮肤的健康水平祇会继续向下堕,每一次约会或回国皮肤都比上次更难处理。

最后。再想想医美的定义。没有医生和“病人”之间的互动就不算是医,没有把医学科技和艺术融合就做不出真美。超市买菜式的美容交易,既缺“医”,又缺“真美”,怎算是医美? 美满的医美疗程是需要医生和接受者的共同努力,了解和合作而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