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夫

1980年我考入蒙古国国立大学俄文学院,一年后就赶上中文系教授罗布桑扎布从各专业尖子生中招收汉语生。当他问我是否愿意学汉语时,我还有些犹豫:毕竟多数蒙古国民众当时都在学习俄语,我改学汉语会有前途吗?但在父母的鼓励下,我最终选择转入汉语系。这次重要选择,注定让我此生与中国结缘。

大学毕业后,我进入蒙古国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从事与中国相关的研究工作。那时的蒙古国与外界交流不多,虽然我学了4年汉语,实际上对当时的中国知之甚少,对1978年以来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的情况更是一无所知。随着蒙中关系实现正常化,留学名额逐年增加,我终于有机会到中国留学。

1991年,我乘坐乌兰巴托至北京的国际列车到达北京站。下火车后,我乘坐地铁2号线到达西直门站,再换乘375路公交车到位于五道口的北京语言学院。当时我觉得学院离市中心很远,交通也十分不便。如今的北京已经有非常完善的公共交通网,一条条主干道如同城市的动脉,通往全国各地的高铁更是为往来北京的人们提供了极大便利。今年5月我参加中国商务部组织的培训班,第一次体验了上海至南京时速最高350公里的高铁。高铁平稳而舒适,让我深深感受到,改革开放40年给中国带来的变化是我们所难以想象的。

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也带动了蒙古国经济发展。1990年,蒙古国刚开始引入市场经济,就发生了严重经济危机,食品和日用品极度短缺。来自中国的服装、食品、日用品等商品在乌兰巴托十分畅销,深受当地市民青睐。

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40年来中国坚持改革开放,并取得非凡成绩,殊为不易。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中国宣布继续扩大开放,促进经济贸易全球化,更加难能可贵。中国的改革开放不仅对蒙古国,对地区和全世界产生的积极影响有目共睹,也将继续推动世界经济发展和人类社会进步。

(作者旭日夫为蒙古国科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本报驻蒙古国记者霍文采访整理)

《人民日报》(2018年11月22日2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