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洲被称为“美国的后院”,《门罗宣言》将南美洲划为美国势力范围。然而近百年来,南美洲没少给美国找麻烦,后院起火的事不断发生。委内瑞拉堪称一个火灾现场,让美国头疼。当年的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推行左翼政策,就处处与美国对着干。围绕石油和地缘政经利益,大国也在委国开始新一轮角逐。

最近以来,委内瑞拉局势异常动荡,街道变成屠场,加拉加斯居民拉米雷斯在电视上惊呼:“这是战争!”造成这种状况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因素;既有内部派别之争,也有国际势力的借力使力。委内瑞拉石油从业人员的薪资福利都远高于一般国民,但绝大多数人民长期生活于赤贫状态,两者矛盾是该国政局动荡的主因。至少从今年看,委国不会消停,很有可能激发更大对抗,成为新的地区热点。随着制宪会议成员8月2日就职,委内瑞拉恐怕会爆发更多冲突。

制宪议会选举引发争议

今年5月,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Maduro)提出组织“制宪会议”,并推动对有争议性的“制宪议会”投票。最高法院又一度试图废除国会权力,引起局势不稳。

自反对派2015年胜出国会选举后,马杜罗政府受到钳制,也因国内经济无起色而受压。这次选举从5500名执政党候选人中,遴选“制宪会议”的545名成员,以绕过国会立法。按照马杜罗的说法,“制宪会议”有权解散反对派掌控的国会,修改委国宪法时可以调整法令。

他在电视演说中称,这是“委国政治制度中的最重要选举”,预测亲政府阵营大获全胜。同时矢言要利用这个权力“无限膨胀”的制宪会议对付政敌,包括剥夺反对派国会议员的宪政免罪地位,甚至威胁令反对派领袖格瓦拉(Freddy Guevara)等“右翼”政敌沦为阶下囚。他说:“监仓已准备好留给这个‘小希特勒’(格瓦拉)!”马杜罗还表明,制宪会议首要任务是“彻底改组”检察首长办公室。现任检察首长奥尔特加(Luisa Ortega)曾是亲政府政治人物,却因反对修宪成为与马杜罗割席的最高层官员。

反对派指摘修宪将蚕蚀民主,扩大执政党权力,令政府轻易推迟大选使国家陷入独裁。有调查显示,由于近七成委内瑞拉人反对制宪大会,因此政府想避免发生投票率过低的尴尬局面。在选举前夕,公务员经常接到催票电话,或遭上司施压与解雇威胁,以确保他们会投票支持马杜罗。

路透社采访到委内瑞拉国营石油公司(PDVSA)和加拉加斯地铁等多名国营事业员工,发现委内瑞拉公务员受到空前压力。PDVSA内部一份摘要显示,公司副总裁费雷尔(Nelson Ferrer)在员工会议上说:“任何经理、主管与管理者,只要试图阻碍制宪会议、不去投票或下属不去投票者,就必须离职。”

朝野对抗持续未有终期

委内瑞拉举行全国投票,以选出负责重写宪法的制宪会议,外界忧虑亲政府阵营与反政府阵营连月以来的冲突再度白热化。反对派矢言抵制,批评马杜罗政府藉此扩权,号召示威者上街,以示拒绝服从当局的集会禁令。当局则宣称这是国家重返和平的唯一办法,但马杜罗声言,要藉这次修宪将反对派送入监牢。

因制宪会议将可绕过目前由反对派主导的国会,反对派批评此举旨在巩固马杜罗及其执政党的统治地位,表明抵制投票,因此545个议席的全部逾5500名候选人都是亲政府人士。投票率高低成公投信誉指标,反对派呼吁民众留守家中,政府则软硬兼施催票,包括以职位和社会福利分别威胁国营员工与贫民。

反对修宪的团体不理集会禁令,发起连场示威,当局全面戒备防止场面失控。在选举前夕,当局加强保安,加拉加斯不同票站都有军人驻守。部分街道仍然留有早前反修宪罢工的痕迹,有人无视示威禁令,响应反对派呼吁,上街抗议修宪,并坚持不会投票。还有大批市民到超级市场排队抢购基本物资,因为食物和医疗物资持续短缺,亦要预防未来几日,店铺因局势不稳而暂停营业。

马杜罗27日颁布总统令,禁止7月28日至8月1日期间举行集会、游行活动,违反者被处以5年至10年不等监禁。而反对派28日呼吁支持者无视禁令,并启动全国抗议活动。激烈的骚乱使得先前各方的担忧成真,首都加拉加斯示威者设置路障,与军警对抗,全国各地也相互攻击。

暴力冲突死亡人数上升

竞选在暴力阴霾下进行,一名制宪议会候选人和一名反对党秘书遭到枪杀。39岁律师皮内达是东南部城镇波利瓦尔城选区候选人,杀手前一晚闯入他的寓所将其枪杀。反对派“民主行动党”青年秘书坎波斯,则在东北部城镇库马纳一场示威中中枪身亡。

7月30日的制宪议会选举触发致命的暴力事件,军队和示威者在首都加拉加斯及各处互相攻击,国家卫队与反选举示威者屡起冲突,警方发射催泪气体,而警察被投掷爆炸品。示威者被杀、军人、候选人和反对党人士都有遭枪杀。反对派称当天共有14名示威者死亡,包括一名反对派年轻领袖。检察厅则证实最少6人死于枪击,有7名警员在爆炸事故中受伤。

在邻近哥伦比亚边界的西部城镇拉格里塔,安全部队与示威民众爆发冲突,一名士兵脸部遭枪击阵亡。

一名女居民描述军队在首都向建筑物和民众开枪,她说:“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仇恨如何产生……这是战争!”

据委国检方表示,至少9人于一夜间被杀,使得过去4个月以来,反政府示威死亡人数已突破120人。反对派表明不会放弃抗争,国会议长波尔赫斯(Julio Borges)在记者会声言,这次投票后“民主抗争将进入新阶段……将需要更多勇气……街头示威将更强大”。

普遍恶化国际社会反弹

委内瑞拉7月30日选举制宪会议代表,马杜罗政府称有近809万名合资格选民投票,全国投票率逾四成。选举结果公布后通过电视讲话,马杜罗声称选举成功,选民们“投了革命一票”。可是号召抵制投票的反对派估计实质投票率仅约15%,不超过300万人;有当地民调机构估算为360万人。有媒体称首都不少投票站门可罗雀,包括近20年选举中常有亲政府选民大排长龙的票站。哥伦比亚政府不久前率先表态,不会承认委内瑞拉制宪会议结果。

美国、加拿大、英国、墨西哥、西班牙和阿根廷等多国,最近皆已表明不承认委国上述选举结果。

美国形容马杜罗是独裁者,亦指马杜罗政府透过暴力和镇压,侵犯公民权利。美国政府日前宣布制裁马杜罗,冻结他在美国的资产,还对委内瑞拉数名现任和前任高级官员实施制裁,同时禁止美国公民与委国政府进行任何商业往来。美国财政部部长努钦宣布了上述制裁,并称“通过制裁马杜罗,美国清楚表明,我们反对马杜罗政权的政策,支持委内瑞拉人民希望通过改革让国家成为全面和繁荣的民主国家的意愿。”

至于美国未来是否会对委内瑞拉实施石油禁令,努钦不予置评。他表示美国将关注事态发展,但强调“我们的目的不是做任何伤害委内瑞拉人民的事。”

对于美国上述制裁,马杜罗表现得满不在乎,他不以为然地称这显示了特朗普总统“绝望和仇恨”:“我不会服从霸权主义的命令。我不会服从任何外国政府。我是一个自由的总统。”他在加拉加斯还对支持者高喊:“我们凭甚么要在乎特朗普怎么说?我们只在乎享有主权的委内瑞拉人民怎么说。”

在美欧制裁委国时,有消息来源称俄罗斯和中国与委国保持密切接触,都出口武器给委内瑞拉,与美欧展开微妙博弈。近年来中委建立“战略发展伙伴关系”,中方借此为跳板,成为“美洲国家组织”永久观察员。今年年初马杜罗实现访华。为帮助委内瑞拉稠油找到出路,中国已决定在广东揭阳南海工业区,建设一座处理进口委内瑞拉稠油的全新炼油厂,2020年投产后,预计每年可处理两千万吨委内瑞拉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