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BC华人特别忙,一波一波赶场子抗议。昨天组合屋,今天大麻合法化,后天同性恋,华人都成“运动员”了。辛苦不提,被气得七荤八素也算了,可是结果总是不尽人意。这已经让有的华人怀疑是不是来到一个假的加拿大?在反对教育厅设立“性倾向与性别认同”课程的抗议中,有人提出加拿大这样“男女不分的政策,违反华人价值观”。这有点把人搞糊涂了。加拿大的移民,理所当然地应该认同加拿大的价值观。为什么节外生枝提“华人价值观”呢?
实际上我们面前有三个不同的东西:“性倾向与性别认同”本身,适当的“性倾向与性别认同”教育和极端的“性倾向与性别认同”教育。我们应该清楚地知道它们的区别,搞明白究竟反对哪一个或者是全部反对?
所谓“性倾向与性别认同”在中文基本是以“同性恋”来概括。这种“男女不分”的现象其实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早有一席之地。比如汉哀帝与男宠董贤同枕共眠,董贤压住汉帝的袖子,汉帝上朝时不忍惊醒他,“以剑断袖而起”,让“断袖”传为千古佳话。《越人歌》的“山有森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也说的是男女不分的情意绵绵。所以“分桃断袖,莫逾其宠,视人间丽妹皆为赘物”的“性倾向与性别认同”与“华人价值观”可能大有渊源呢。
中国从1949年开始视同性恋为“封建残余”。在法律上以“流氓罪”给予打击。直到改革开放后,社会对同性恋逐渐趋于宽容。变性人金星跻身于娱乐界名流就是一例。2014年,中国有同性恋者就性倾向歧视性商业行为提起诉讼获得胜诉,标志着同性恋在中国不但非罪,而且还有合法权益。最近新浪宣布清理网上同性恋内容,结果引发网民强烈反弹,新浪不得不收回成命。一向保守的中国社会对同性恋的宽容度都不断提高,何况宽容度本来就很高的加拿大。
如果华人把反对同性恋作为方向,那是对时代的反动,不但必败无疑,而且对华人形象会产生重大伤害。同性恋是现实的存在,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他们都有不受歧视生活在这个社会的权利。目前同性恋者仍然面临强大的歧视,中国的30%~35%同性恋者曾有过强烈的自杀念头。加拿大同性恋自杀率高达41%。所以将同性恋者定位于弱势人群并没有什么错。教育厅在学校中设立适当的“性倾向与性别认同”课程既是实际需要,也是加拿大价值观的一个体现。
但是,我们要反对极端的“性倾向与性别认同”教育。接受和宽容同性恋是一回事,有意识地鼓励和诱导同性恋是另外一回事。从人类繁衍和社会发展的角度看,同性恋只能是社会的支流,不可能也不应该成为社会发展的方向。学校可以在适当的年龄组对学生进行包括同性恋在内的性教育,但是绝对不能引导和教育他们成为同性恋。这一点教育局必须掌握好分寸,家长有责任监督和强迫教育局不要踏过这条底线。
但是这种监督和抗议完全是出自一种社会责任心,与你是不是华人一点关系也没有。同时,华人抗议极端性教育也不要踏过“反对同性恋”这条底线。如果“孟母三迁”不行,倒不如加强家庭教育,把“华人价值观”灌输给自己的孩子,也许效果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