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的到来,给人们带来了更多便利,但是随之而来的网络隐私泄漏和数据滥用问题,也引发许多社会事件,甚至酿成悲剧。去年9月,在中国山东、广东等地,曾连续发生三起学生因个人信息泄露而遭电信诈骗案件,导致受害人自杀或猝死。过去数年内,美、加等地也发生过多起青少年遭遇网络霸凌导致自杀、网络交友遇人不淑而遭到侵害等恶性案件。在技术发展的过程中,信息开放共享是必然趋势。然而这种共享的底线在哪里?个人是否能够掌握共享自主权?如何保护最为脆弱的青少年群体?

 

家长和学生该从哪些细节着手 减少个人隐私的泄露?

  1. 减少信息递交:许多在线教育系统以“改进产品或服务”为理由,收集学生的个人信息。很多时候没必要提供相关个人信息,尤其是真实的个人姓名、邮件等信息。
  2. 使用昵称:在浏览网络,使用软件工具时,可以使用昵称。对于非必须填写的信息,不要进行填写。
  3. 调整默认设置:在新注册一个网站或软件系统的账号时,要注意查看该网站的默认设置,有些网站的系统默认公开个人信息。
  4. 定期删除:家里不用的物品会进行清理,个人数据和账户也是一样。对于自己极少使用的账户及其数据,应当及时清理。

 

学生信息泄露 再三发生

随着平板教学和网上系统的普及,学校收集的学生信息数据超过了历史上的任何时期,而对学生信息泄露或滥用的担忧也日益增加。例如早年曾引发争议的inBloom学生数据储存系统,能够帮助学校记录学生的个人信息、成绩、性格、出勤率、课堂表现等等,受到不少老师的欢迎,但也引发了家长的恐慌,担心学生遭受大规模监控。

在2015年,Google曾被指控侵犯学生隐私,利用教育软件收集学生的网络活动信息,以便其更加精准地投放商业广告。在美国的K-12学校中,Google笔记本的销量节节攀升,其推出的大量免费教育软件广受学生和老师的欢迎。虽然Google曾承诺,对利用自身产品搜集并使用学生信息的行为作出规范限制,但美国电子产品维权基金会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投诉,指认谷歌并未遵守承诺,肆意追踪、收集学生网络活动信息,通过学生浏览的Google网页、新闻和Youtube视频,建立数据库并分析学生的喜好,继而利用这些信息在其他非教育软件中向学生投放商业广告。

在BC省,也有不少用于记录学生个人信息和成绩的数字化程序,例如MyEducationBC和FreshGrade。而记录在这些程序中的学生资料也存在隐患。同样在2015年,BC省科技厅遗失了一份存有340万份学生个人资料的未加密硬盘,包括了从1986年到2009年的学生资料和一些特殊儿童的医疗资料。无独有偶,2016年,渥太华大学也丢失了一块装有约900名学生个人信息的硬盘,其中存有学校为残疾和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学生设置的资源申请特殊学校住宿人的个人信息。这些事件,无不使得社会增加了对于网络共享未成年人信息的担忧。

 

 合理利用 明智保身

不仅仅是学生数据储存系统,各种网络信息工具都有可能造成学生信息的泄露。但网络系统和电子工具早已走进校园生活和学习,成为不可逆的趋势 。越来越多的老师正试着将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融入教学,并教导学生如何合理使用。

然而信息发展太快,而我们对信息发展的立法规划太慢,对信息共享所带来的风险及应对措施也了解的太少。很多学生以为自己在网上输入的信息是受隐私保护的,但其实并非如此。对学生信息的保护,需要来自教育系统、家长和学生的共同重视和努力。

近期,BC省教师工会在其年度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关学生数据保护的建议文书,呼吁政府和校董事会保护学生隐私,同时指导教师使用数字化工具。建议指出,只有在进行了隐私评估,并规范了各项使用政策之后,学校或老师才可以使用学生数据系统,与家长进行汇报和沟通。并且,对学生数据收集之后的储存、使用和销毁方式,都应进行严格评估。此外,数据的所有者仍旧应属于学生,而非信息储存系统的运营者,所有数据也不可被用于其他教育、政府或商业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