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7日,省新民主党披露一份自由党内部的“多元文化拓展行动计划”,并指责自由党用公共资源谋取党派利益,把本应真诚道歉的历史错误当成政党利益来消费。一个多星期来,事件持续延烧,省长简惠芝多次道歉,而自由党的资深幕僚及负责多元文化的厅长先后辞职。此事在主流社会和少数族群中都引发巨大反响。

(原创漫画:刘桦)

一份怎样的多元文化拓展行动计划

《加西周末》得到的这份名为“多元文化拓展行动计划”(Multicultural Strategic Outreach Plan)的文件共17页,除去目录外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简介和概要,第二个部分包括8个相对独立又互相联系的具体行动计划,最后一个部分是人员责任分工和具体职责。外泄的这份文件是在2012年1月10日由时任省长办公室副幕僚长的Kim Haakstad发出,邮件上写着“这是一份明天会议(要讨论的)策略”(Here is the strategy for the meeting tomorrow)。

这份文件的8个具体计划分别是媒体协调行动计划(Coordinated Media Strategy),联系社区(Community Engagement),速胜(Quick Wins),政府/党团/本党协调(Government/Caucus/Party Coordination),发放和联络人名单(Distribution and Contact Lists)、反对党研究(Opposition Research),政府、党团优劣势、机会和风险分析(SWOT Analysis of Government/Caucus)及选举准备(Election Readniess)。

文件指出这份行动计划的起草原因在于有报告指一些少数族裔社区,特别是华裔社区,感到政府在省选之间的时间忽视他们(ignored by government between elections)。该计划的目的是重新与少数族裔选民和媒体建立紧密联系。

对少数族裔的宣传在这份文件中占了很大的篇幅。在“媒体协调行动”中,文件指出其目的是赶上甚至超越省新民主党在少数族裔媒体上的努力。从文件看出,自由党原来认为少数族裔媒体只起到“加分”的作用,但是现在他们认为要拿出对待主流媒体的态度来对待少数族裔媒体。文件列举了相当详细的影响媒体的行动计划,包括培养不同语言的翻译以传达信息,在少数族裔社区寻找熟悉政治、时事并在政府中有联络人的第三方人士为自由党代言。而且文件中提出发展一些支持者(Validator),让他们写信给报刊编辑或者在热线节目中打电话发表支持政党或政府的言论并回应攻击。

此外,文件中指出要加大对少数族裔尤其是华裔社区广告宣传的力度,改单纯将英文广告翻译成少数族裔文字的做法变成根据不同族裔特别设计广告,比如在针对华人社区的广告上采用中国人的形象。

文件承认省新民主党在紧密联系社区上做的比较成功,自由党需要追赶。要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包括编制多元文化活动、节日日历,建立族裔联络人数据库,派合适的人选参加族裔活动等等。

为了取得省选的胜利,文件中的“速胜”部分列出了具体的行动计划,而这一部分也是受少数族裔批评最多的一个部分。“速胜”的目标在于“通过简单而又体贴的行动显示持续的关心和关注,以在目标社区中累积善意和政治资本”(Build goodwill and political capital with target communities through simple and thoughtful actions to show ongoing care and concern)。这个部分指出要通过承认和改正“历史错误”来为党赢得速胜,并且要推动那些容易在少数族裔中获得共鸣的项目。

“多元文化拓展行动计划”中要求政府、自由党团和自由党协调合作,以有效率的方式来为同一个目标工作,要保证翻译政府资料和自由党资料的工作,特别是翻译那些提供给网站的资料的工作协调一致。文件中也提到要建立“涵盖面最广、最全面”的联络人名单,以便在竞选开始时可以绕过媒体直接将信息传送出去。

对于省选的竞争对手,自由党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包括研究新民主党和省保守党在少数族裔社区中的劣势和准备程度,持续收集反对党针对少数族裔的评论和承诺,找出自由党和新民主党在多元文化问题上过去的失败以及自由党曾获得成功的项目等。

计划主要部分的最后,分析了省政府和自由党党团在多元文化上的优势、劣势、机遇及挑战,提出要通过更好的联络少数族裔选民从而增加在摇摆选区获胜的机会。文件在这里承认,省政府过去对少数族裔媒体并不重视(treated ethnic and multicultural media as lower-priority than traditional media.)。

计划受到多方批评

自由党的这份“多元文化拓展行动计划”是在上周三省议会的辩论时间中由新民主党议员关慧贞披露的,迅速在主流社会和少数族裔中引起巨大反响。

针对这份文件,不同族群的关注点不甚一致。主流媒体和选民主要批评自由党利用公共资源来谋求党派利益,省政府、自由党的事务不分。比如第四个计划的题目就是政府、党团和自由党的协调,并明确指出三方要协同工作。文件中又多次提到省政府和自由党共享信息等。而且,这份邮件是由任省长办公室副幕僚长的Kim Haakstad发出,收信人有九个,其中包括省长办公室拓展部主管Pamela Martin、省长办公室拓展部高级协调员Barinder Bhullar、多元文化部行政助理Fiera Lo、部长助理Dave Ritchie、前任多元文化部资讯主管Brian Bonney、前自由党党部人员Jeff Melland、前自由党省议员Lorne Mayencourt和省议会行政主管Prim Carson。

这里面的很多人都是政府工作人员,是由纳税人的钱发工资的。比如Pamela Martin,这位原来CTV6点新闻的女主播在离开电视台后,先帮简惠芝竞选自由党领,然后得到了省长办公室这个年薪13万元的职务。虽然泄漏的这份文件并没有显示这些人第二天开的会议是政府会议还是党派会议,但是按照文件的内容来看,至少是“公私兼顾”的。

此外,文件中多次明确体现出自由党以政府资源来满足党派利益。《温哥华太阳报》的评论员Vaughn Palmer就指出“省长办公室企图利用公共资源和提供给省议员用来代表其选民的资源——两者都是由纳税人的钱支付——来用于自由党的党派利益”。此外,“多元文化拓展行动计划”中建议雇佣组织者来联络摇摆选区的少数族裔团体,并搜集尽可能多的联络人名单,其中包括姓名、电子邮件地址、电话号码和地址等。新民主党议会议长John Horgan在上周四披露的更多的文件显示,去年8月,自由党政府批准了10万元经费用于雇佣社区联络咨询员。虽然最终没有一个咨询员真正获得长期雇佣,但是省政府还是花费了7千元给入选的4名人士。

John Horgan对此表示:“我们反对的是,我也认为所有BC省民都应该反对的是,他们的税钱被用于支持BC自由党的选举机器。”

由于文件中有多处提到如何影响少数族裔媒体,有西人时事评论员在评论此事时也将省政府最近的广告宣传包括在内。从离省选不足4个月的时间开始,省政府开始在媒体上大打形象广告,其中包扩在温哥华加人冰球队比赛等黄金广告时段投放电视广告,宣传BC省在创造就业、抵御金融危机影响上的政绩,据说耗资高达1千5百万元。但是前省长金宝尔曾经许诺政府不会再做类似的不必要的广告。批评者认为这也是“公币私用”的一个表现。

少数族裔则侧重抨击自由党在文件中露骨的使用“速胜”策略等字眼,认为显然是将少数族裔矮化为党派争取省选胜利的工具。此外,华裔社区则对自由党试图利用为人头税道歉,更正“历史错误”来赢得华裔选民的支持表示不满。

BC史维会会长列国远说,如果作出道歉是为了拉选票,这是不道德的。为选举而道歉,对受害人来说是一种侮辱。列国远还表示,自由党计划为人头税道歉,但实际上华人遭遇的不公平待遇远不止人头税,这也说明自由党无意认真了解华人在BC省的遭遇。社区人士刘恒信说,我们不会把票投给一个不尊重BC省历史的政府。

自由党震荡

“多元文化拓展行动计划”被曝光后,省自由党第二天就为此做出道歉。自由党能源厅长Rich Coleman在省议会宣读了省长简惠芝的道歉声明,声明称简惠芝对文件中涉及少数族裔的“用词不当”做出道歉,当中的一些建议完全不适当。在涉及“公币私用”的方面,声明表示自由党的这份多元文化拓展行动计划并没有考虑到在进行拓展项目时有些界限是不能够跨越的,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但简惠芝也表示自己以前并不知道这份文件的存在,也没有参与起草这份文件。她认为文件中所建议的花费项目最后并未真正实行,省政府与自由党之间并没共用资源。但为了确保没有滥用公帑,她已下令副厅长John Dyble对事件进行彻查,确保政府的资源没有被不恰当的运用。

在距省选只有两个月的时间发生如此的事件,简惠芝的道歉远未能平息党内外的质疑和不满,自由党内部也发生不小的震动。素里的自由党省议员Dave Hayer就公开谴责这份“多元文化拓展行动计划”。他在一份发表于其省议员网站上的声明中说:“(这个计划)是对那些目标社群的侮辱。”还有自由党党员要求省长简惠芝引咎辞职。自由党在3月2日罕见的在周日举行内阁会议,商讨对策。会后自由党表示继续支持简惠芝。

但如此重大的事件必须有人承担责任。上周五,发出这封邮件的省长办公室副幕僚长Kim Haakstad辞职,而且未得到任何离职补贴。她追随简惠芝20多年。本周一,负责多元文化事务的厅长叶志明也宣布辞职。其实这份多元文化的文件与他并无关系。去年1月,叶志明还未负责多元文化事务。他表示,这件事的发生他毫无准备。作为负责多元文化的厅长,他应该承担责任。

少数族裔或将更加疏离主流

省新民主党曝光的这份文件无疑给民调落后的自由党雪上加霜,使他们面临丧失少数族裔支持的窘境。

BC省的少数族裔,尤其是印裔,是自由党能够长期执政的坚实基础,而省长简惠芝与印裔社区的关系也非同一般。早在2005年,简惠芝参与竞选温哥华市长时就主要仰仗印裔社区。《温哥华太阳报》的评论员Craig McInnes在周二发表的文章中指出,虽然并没有证据显示简惠芝参与了“多元文化拓展行动计划”的起草,但通过获得少数族裔支持以获得胜利是她竞选自由党领时就用过的手段。文章表示当年党领竞选时,自由党党章做出了修改,每个选区都获得了同样的票数,这使一些原本票数少的选区获得了与其他选区同样重要的地位。想获胜,只需要让这些选区的大量少数族裔入党成为党员就可以实现。

印裔社会学家Indira Prahst当年经常以嘉宾身份参与简惠芝主持的电台节目,谈论有关南亚的问题。她认为简惠芝在印裔社区有广泛的人脉,而且人们认为她对印裔社区的感情是真挚的。印裔社区对简惠芝和自由党的信任却由于这次事件而遭到了极大的破坏。他们曾经热情的支持简惠芝和自由党,现在感觉像“脸上被打了一巴掌”。Indira指出这份“多元文化拓展行动计划”中特别指明了为了取得“速胜”,自由党应该采用类似向“驹形丸”事件道歉的形式更正历史错误,她认为这种说法是令人羞耻的。

今年4月,首届“印度时报”电影节要在本省召开,省政府为此拨款九百五十万元。但在这份文件被曝光后,印裔人士却认为此举是自由党拉拢他们选票的伎俩。按照Indira的说法,他们有一种“被利用”的感觉。

这份“多元文化拓展行动计划”不仅使省自由党陷入困境,而且加拿大政客这种以向少数族裔道歉获取政治支持的做法有可能加剧少数族裔的疏离感。主流媒体专栏作者Douglas Todd在本周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探讨了这个问题。很多时候,政府或政党对少数族裔的道歉只不过是为了获取政治资本。这是“认同政治”的一种做法。所谓“认同政治”,就是指一些弱势族群寻求更多的尊敬、认可和帮助的过程。而在加拿大,政客们更容易在对少数族裔的“认同政治”中找到对自己有利的突破口,因为加拿大是世界上接纳移民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一篇研究公开道歉的学术论文的题目叫做“只是假装(Just Pretending)”(这个题目是一个双关语,Just有正义的意思,也可以理解为假装正义),论述了政府对少数族裔道歉的虚伪,并指出只有道歉却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改变,根本不能带来长久的正义。

另一个滑铁卢大学的研究更加值得人们深思。研究人员发现大多数华裔加拿大人并不了解人头税,也并不感到伤心。在联邦政府2006年就人头税问题道歉时,并没有在华裔社区引起太大的反响。相反,白人社群比任何族裔都对政府的道歉感到高兴。研究者认为2006年联邦政府对人头税的道歉并没有加强华裔对加拿大社会的认同感。如果加拿大的政客不断采取对久远的针对少数族裔的错误道歉的做法,反而有可能使少数族裔变得更加疏离主流社会,更加自我封闭,并且对加拿大的感情更加冷淡。

多元文化拓展行动计划(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