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不会为了合作而合作,只有当合作能为加拿大自由,民主,人权和法律锦上添花时,我们才会选择与之合作。”

——约翰‧贝尔德,2011年9月26日

“Canada does not just ‘go along’ in order to ‘get along.’ We will ‘go along,’ only if we ‘go’ in a direction that advances Canada’s values: freedom,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the rule of law.”

——John Baird,Sept. 26, 2011

PC_150203_y42bd_harper-baird-chambre-communes_sn635

闪电辞职 总理哈珀措手不及

2月3日,总理史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的得力助手、加拿大外交部长约翰‧贝尔德(John Baird)在众议院突然宣布辞职。

在大选年失去贝尔德,这对哈珀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CBC新闻评论道:所有人都知道,(贝尔德的离职)对于史蒂芬‧哈珀和他的政府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而哈珀在得知贝尔德即将离任的消息后,充分肯定了贝尔德对自己的帮助。哈珀说道:“约翰在我的内阁里一直承担重任,每次有了新的工作,他总是能够以卓越的专业素质、能量和强烈的责任感为加拿大人民服务。”

不过,贝尔德的“闪辞”明显狠狠地摆了哈珀一道。据悉,贝尔德的这次辞职事先没有跟哈珀打过招呼。总理直到星期一晚上通过媒体报道才得知他所倚重的外交部长打算在第二天上午宣布辞职的消息。尽管也有消息称贝尔德原打算在周四宣布辞职,但两三天的差距并不重要。身为一个国家外交部这样一个重要部门的长官,突然宣布辞职无疑使总理哈珀一时间手足无措。

贝尔德辞职的时间恰好正是保守党为年底大选笼络民心的重要时刻,最近他们刚刚获得一些民调的进步,正准备一鼓作气说服民众继续授权他们连续第四次执政。贝尔德的突然离开使保守党高昂的势头瞬间弱了下来。总理哈珀甚至没来得及找到他的继任者。

CBC的报道称,周二下午,反对党提问时,临阵受命,暂时接替贝尔德担任外交部长的埃德‧法斯特只能尴尬地干坐在那,所有问题都交由议会秘书回答。

CBC记者埃贝尔说,她甚至怀疑这种局面是不是贝尔德故意造成的,因为没人可能在一夜之间就能了解一个外交部长要处理的日常事务。而作为一个从小就在政坛上摸爬滚打的老将,贝尔德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突然宣布辞职会带来的后果。

曾是史蒂芬‧哈珀的左膀右臂

自2011年贝尔德被任命为外交部长以来,外界认为他一直忠实地执行哈珀高调而强硬的对外政策。有媒体称,贝尔德是哈珀最为信任与依赖的内阁部长。在贝尔德的任期内,加拿大先后将伊朗视为最主要敌国,宣布同其断交;在乌克兰问题上带头推动制裁俄罗斯,并首先提议将俄罗斯逐出G8;无条件支持内塔尼亚胡的强硬政策,反对巴基斯坦建国。贝尔德担任部长期间,加拿大特种部队是联盟国军队中唯一出现在伊拉克前线并同伊斯兰国武装发生交火的。去年贝尔德出访中东时,他成功地说服埃及政府,使一位面临判刑的加拿大籍记者获释出狱。

贝尔德曾说过,哈珀是他的良师益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贝尔德是一个对总理言听计从的人。认识贝尔德的人评价他是一个很有自己想法的人,经常挑战哈珀的一些政策。

据CBC新闻的消息,当意见产生冲突时,贝尔德经常直接将自己的不同意见说给哈珀听,尽管很多时候这些建议“并不受欢迎”。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透露,贝尔德的意见时常具有侵略性(forceful),但是,他总能用他的幽默感使这些听起来有些刺耳的意见更容易被人接受。在总理哈珀的内阁里,像贝尔德这样直言不讳表达不同意见的人正在减少。而在由多数党控制的政府里,这些反对意见是极为重要的。

据媒体透露,贝尔德跟哈珀家的私交非常好,是内阁里为数不多,可以说几乎是唯一一个不用通过总理办公室主任就可以直接给总理打电话的部长。然而,在《环球邮报》公开的一封信中,贝尔德解释他之所以离职是因为自己的政治使命已经完成,通篇一个字都没提到哈珀或保守党。不打一声招呼就宣布辞职的举动,耐人寻味。

download

曾与哈珀私交很好

150204_qz9wn_baird-0204_sn635

十年前初入政坛的贝尔德

加中关系的推动者

在对华问题上,贝尔德就曾跟其他部长有过不同意见。哈珀政府早年因达赖喇嘛而一直对中国的人权问题颇有微词,连带与中国的外交产生隔阂。

贝尔德上台后,一直致力于推动紧密的对华外交政策,并积极促进加拿大与中国之间的经济合作。

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贝尔德曾跟其他部长激烈辩论,并最终选择中国为他首个外交部长任期中对外访问的第一站,并强调,这是中加关系的新纪元。

不仅如此,2013年10月,贝尔德还曾在《渥太华市民日报》(Ottawa Citizen)上发表过一篇题为《中国城市的崛起对加拿大意味着什么》(What China’s Rising Cities Mean for Canada)的文章。在这篇文章里,贝尔德认为,中国城镇化人口的快速增长和城市规模的日益扩大给加拿大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在2013年贝尔德任期内的第五次访华中,他不仅去了北京和上海这两个每个外交官都会去的城市,还拜访了成都和重庆这两个极为重要的中国城市。在文中,贝尔德使用了大量数据来说明中国中型城市的快速发展给加拿大带来大量机会。

不仅如此,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使得许多中国游客和留学生进入加拿大,并每年为加拿大带来大量资金。在贝尔德自2011年起的4年任期里,他先后以外交部长的身份拜访过中国9次,并最终推动加中关系转向贸易。

从小展露政治才华

贝尔德出生于安大略省的一座小城市Nepean,在那里,他从15岁起就参与一些有关政治的活动。1985年,他成为安大略省领导人协会(Provicial Leadership Convention)最年轻的成员,那一年他刚满16岁。很快,他当选为安大略省进步保守党青年派(the youth wing of the 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Party of Ontario)主席。1988年,19岁的贝尔德闯入自由党的一次联邦大选中质疑时任安大略省省长大卫‧皮特森(David Peterson)谈到的关于与美国自由贸易的问题。1992年,贝尔德以政治学学士的身份从女皇大学毕业,并开始其辉煌的政治生涯。

纵观贝尔德的政治之路,可以用年少有为来形容。直到他宣布辞去外交部长一职之时,他也仅有45岁。

或许年轻有能力的贝尔德已经找到了更心仪的工作,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他的离职对总理哈珀和他领衔的保守党打击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