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寻常的周六的夜晚,阿尔伯塔省埃德蒙顿(Edmonton)市中心英联邦体育场(Commonwealth Stadium),加拿大橄榄球联盟(CFL)的比赛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现场的观众情绪激烈地在赛场上嘶喊,谁也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临近。
这天的比赛由埃德蒙顿爱斯基摩人队(Edmondon Eskimos)对阵温尼伯蓝色轰炸机队(Winnipeg Blue Bombers)。现场还有向加拿大军队致谢的环节,所以加拿大军队总参谋长文斯将军(Gen. Jonathan Vance)也来到现场,并主持了开场前的掷币挑边的环节。
开球前,两架加拿大空军的CF-18战机从体育场上空略过,现场还有800名童子军准备进行表演。
按照原计划,比赛结束后大量民众将在体育场外露营。因此,当天埃德蒙顿的安保措施非常严格,警方在体育场外设置了很多路障,部署大量警力。

刀捅警察车撞行人 没人意识这是恐袭

大约8点15分,一名警察正在体育场外路障后执勤,突然一辆雪佛莱Malibu轿车加速向他冲来。轿车高速撞上路障,将这名警察撞飞出四五米。然后一个30多岁的男子从车中冲出,掏出尖刀,对着倒地的警察疯狂的捅了数刀后逃跑。幸运的是,这名警察被迅速送往医院,并没有生命危险。
直到这时,警方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可能是一起恐怖袭击,体育场内的比赛仍旧照常进行。
比赛结束时,主办方通知,退场时可能有延迟,丝毫未提之前体育场外发生过的事。警方疏导退场的球迷绕开刚才的犯罪现场。而这时,刚才肇事的恐怖嫌犯又回来了。
与此同时,当夜10点左右,在埃德蒙顿downtown北部的一个检查站,警察截停了一辆U-Haul货车,命令司机出示驾驶证。这时,警察发现,驾驶证上面的名字跟之前肇事的雪佛莱Malibu轿车的注册车主的名字非常相似。正当警察开始盘问司机时,该司机突然加速,驾驶货车向downtown疾驰而去。
现场目击者表示,随后,有近20辆警车尾随该货车,在downtown展开“警匪追逐战”。当天是周末,downtown挤满了看完球赛散场的球迷和逛酒吧的民众。据英文媒体的报道,追逐的速度一度高达每小时80公里,而downtown的限速仅为50公里,非常惊险。
随后,在一个路口,恐怖分子嫌犯故意向行人冲去,造成4人受伤,至少1人伤势严重。嫌犯又将车急拐入一条后巷,撞伤了一名附近酒吧的顾客。酒吧经理表示,幸好他们员工中有一名注册护士,在救护车赶来之前一直在照顾这名伤者。
追逐又持续了几个街区,随着一声巨响,U-Haul货车侧翻在街道上,现场一片狼藉。目击者表示,司机后来被警察带上手铐拉出车外,货车的前挡风玻璃粉碎。
直到这时,事件才告一段落,并被定性为恐怖袭击,因为在撞伤警察的雪佛莱车中,发现了一面ISIS的旗帜。警方在凌晨3时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相信这是一起“独狼”式的恐怖袭击,暂时认为袭击者只有一人。

低调的合法难民 竟是危险恐怖分子

警方2日(周一)上午召开记者会确认,疑犯是东非索马里裔男子——30岁的沙力夫(AbdulahiHasanSharif)。联邦公共安全及紧急应变部门发出的声明则指,沙力夫已获加拿大难民身分,可在加拿大合法居住。
沙力夫被控五项企图谋杀、五项攻击造成人身伤害,危险驾驶和拥有武器作为危险目的,但他暂未被当局以从事恐怖活动的行为控罪。
据悉,2015年时,沙力夫曾被综合国际安全执法小组(IntegratedNational Security Enforcement Team ,INSET)调查过。皇家骑警助理总长狄兰(Marlin Degrand)说,警方2015年收到投诉,指沙力夫的行为可能变得激进,所以对他加以留意。不过,当时没有足够证据向他提出恐怖主义的指控或要求他签守行为(Peace Bond),因为他当时未对加国安全构成威胁。
沙力夫的一个前同事在本次袭击事件发生后表示,当媒体在大幅报道这宗恐怖袭击事件时,他马上就认出了沙力士的名字。他说,2015年夏天时,在一个建筑工地上,他和一个“非常奇怪”的沙力夫一起工作。
这位因担心自身安全而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同事说,沙力夫在施工现场工作时会听阿拉伯语的广播。他还说,沙力夫有“种族灭绝”的思想,尤其是在只有两个人的私下场合中,沙力夫跟他提过几次:“那些多神论者(polytheists)都应该去死。”
当沙力夫不时同他们提到穆斯林的事情,甚至提到支持在伊朗和叙利亚的伊斯兰国领导人时,这个同事觉得不对劲:“决定做些事情。”于是,这个同事向埃德蒙顿警方举报了沙力夫。警方随即向沙力夫进行问话。这个同事说,警方相当严肃地看待这宗举报案。
然而,沙力夫在埃德蒙顿的索马里社区中一直很低调。埃德蒙顿索马里社区的阿里(Ahmed (Knowmadic) Ali)事发后代表该社区写了一封公开信称,沙力夫在他们社区中没有任何地位。

应对恐袭 仍值商榷

埃德蒙顿恐袭事件发生后,加拿大总理小特鲁多发表声明:“加拿大政府和人民与周六遭受恐怖袭击的埃德蒙顿人民在一起。”他对这起悲剧表示极度关注和愤怒。(The Government of Canada and Canadians standwith the people of Edmonton after the terrorist attack on Saturday…I amdeeply concerned and outraged by this tragedy.)
然而,这起事件暴露出加拿大在应对恐怖袭击中的准备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恐怖袭击发生后近3个小时内,没有一家加拿大主流媒体报道此事,民众只能从Twitter等社交媒体获取信息。更为令人哭笑不得的事,英国太阳报(The Sun)网站率先报道了这可能是恐怖袭击,并展示了车中ISIS的旗帜,直到这时仍没有加拿大媒体的权威报道,一些民众在Twitter上发言表示,英国太阳报的报道是不负责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