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女记者阿曼达(Amanda Lindhout)在2008年于索马里被绑架460天的案件,周三在安省最高法庭举行判刑聆讯。被告索马里男子阿特尔(Ali Omar Ader)罪名成立,6月12日宣判,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虽然被告一直主张自己是被迫参与绑架和强奸的,但是法官认为他完全是自愿的。

坠入魔窟

 

2008,27岁的加拿大女记者阿曼达和摄影师男友尼格尔,一起踏上了去索马里的旅程。阿曼达作为一个女记者,想要在当地记录下战乱中的索马里,和在战乱中求生的妇女们的故事,然后报道出来。谁知,恐怖的绑匪正在等着他们。在他们到达索马里的第三天,被绑匪盯上,用AK47逼着他们下车,将他们绑架。
得知两人的身份后,绑匪竟然狮子大开口问他们的家人索要300万美元的赎金!但是这么大一笔金额,阿曼达和男友的家人根本拿不出,加拿大政府也拒绝帮助支付赎金。
可怕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头两周,加拿大政府派出了谈判专家和绑匪谈判,但是事情并没有进展。阿曼达和尼格尔两人被关进了一个充满了老鼠和蟑螂的监禁房间。
2个月后,阿曼达被挪到了一个单人房,她开始做穆斯林打扮并且祈祷,因为加拿大谈判专家告诉她,“穆斯林是不会强奸同一宗教的人的。”
但是,这根本没有用。有一天晚上,几名绑匪潜入她的房间,轮流强奸了她。从那天开始,她的人生陷入了黑暗。在一个祈祷室内,绑匪用床单蒙住阿曼达的头,排队强奸了她。连续几个月,阿曼达被囚禁在没有窗户的房间里,遭受12个绑架者的拳打脚踢,有时一天还有4、5个人轮奸她。阿曼达被打断了牙齿,施暴者还用锁链锁住她,禁止满身伤痕和青肿的阿曼达移动身体。
1年后,加拿大政府放弃了拯救行动,阿曼达的母亲只能用慈善募捐到的钱雇佣私人顾问公司,保证谈判能够继续进行。

噩梦中醒来

在那段时间里,绑匪将得不到钱的怒气都发泄在阿曼达身上,殴打她、强暴她。绑匪还强迫阿曼达玩死亡俄罗斯转轮游戏,在左轮手枪里随机的放几颗子弹,然后对着她开枪并哈哈大笑;还像捆绑动物一样把阿曼达的手脚紧紧反绑到背后长达三天,她几乎无法呼吸,身体的每个部份都疼痛难忍。
阿曼达无数次想要放弃,一死了之,有一次她受不了,打算用老旧的生锈刀片割腕自杀的时候,突然有一只褐色的小鸟飞到囚禁室的门口,小鸟拍拍翅膀,看了她一眼,飞走了。就这么一瞬间,阿曼达突然重燃求生意志!“我一向相信吉兆,我只要在重要关头看到一个,我就要活下去,我要回家。不管发生什么,我都要忍受,要撑下去。”
终于在经过460天的监禁之后,绑匪接受了68万赎金并答应放人。毫不知情的阿曼达和尼格尔在夜里被拖上了一辆车,然后又换了一辆车,然后他们被推进一块空地。两个人相拥而泣,认为自己肯定是被卖到另一个极端组织了,未来的人生会更加悲惨。
就在这时,阿曼达闻到了香烟的味道,一点希望突然在她脑中闪现,穆斯林极端分子是禁止吸烟的,要接收他们的人,可能不是可怕的极端组织。接着对面走过来一个人,说:“你在哭什么?快跟你妈说话。”电话的另一头,是母亲罗林达。
2009年11月25日,经过了15个半月、一共460天的囚禁,阿曼达和布伦南的家人终于把他们救了出来。极度虚弱的阿曼达有多处骨折,她的脸上长满了真菌,指甲脱落,头发凝结成块,不成人形。
有消息称,在被囚禁的一年多的时间里,阿曼达曾经生下一名男婴,名叫欧萨马,但是没有得到证实,她仅称自己经历了“无法形容的暴行”。
“老实说,回首那段被当成性奴的日子,我真的每天都想自杀。”阿曼达说。
后来,阿曼达用3年的时间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空中楼阁》(A House in the 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