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无疑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但是加拿大却具有很多不独立的特征。在精神上,加拿大是英国的臣国,每个公民要效忠英国女王和她的继承人。在军事上、经济上和国际政治上,加拿大有点像美国的“附属国”。当然,作为“附属国”有很多好处。比如不需要花费巨资去维持军事力量,可以借助美国的丰厚的资金和巨大的市场过上小康生活。

但是背靠美国这棵大树也是有代价的。美国好像有“吸功大法”,粘上后加国自身功力源源不断地被吸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美国吃美国。靠的结果是废了自身发展的功力,离开美国就不行了。在加拿大,大多数“有头有脸”的公司或者是美国资金控股,或者是以美国技术为核心。稍微有点起色的加拿大科技公司,很快被美国企业收购。即使“货真价实”的加拿大公司,也难免随着美国经济上下起伏。比如曾经是北美最大的电讯设备供应商“北电”,随着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而破产。曾经如日中天的黑莓被苹果打的落花流水。它们都有机会接受中国投资而起死回生,但都被以“国家安全”为由而封杀,背后美国的影响力不言而喻。

美国是加拿大的“靠山”,也是西方世界的“带头大哥”。很多人奇怪特朗普现成的大哥不做,为什么非要和前拥后护的兄弟们“明算账”呢?其实这场贸易战由来已久。早在1988年的一个脱口秀节目中,特朗普就表达了他对美国的高额贸易逆差的不满。声称“如果我当总统,将会从那些25年来占我们便宜的人那里,为美国挣回很多很多的钱。”特朗普的“占便宜”概念就是贸易逆差。而特朗普口中这些“占美国便宜”的国家就是包括加拿大在内的“盟友”。谁都没想到,这个把国际贸易简单化成“占便宜”的生意经居然在三十年后成为美国的国家政策,在现代贸易体系中挑起了一场“过去的战争”。

特朗普对加拿大的“羞辱”确实过分。加拿大鞍前马后地跟随美国好多年,特朗普却翻脸不认人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加拿大开打。加国总理特鲁多稍有不满就遭到特朗普和白宫官员的辱骂和诅咒。但是我们应该看到,特朗普贸易战的对象是全世界,其目的是打破现状重新组建以美国为核心的国际经济结构。冲突涉及到的中国和欧盟各自有巨大的市场,与美国有得一拼。日本和韩国远在千里之外,对美国的经济依赖程度有限。只有加拿大经济和美国水乳交融,而且加拿大的经济规模和美国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所以加拿大不必强出头,天塌下来让高个子顶着,小不忍则乱大谋嘛。

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矛盾说到底就是钱的事儿。不是说“钱能解决的事儿就不是大事”嘛。特朗普老拿对美国乳制品征收近300%关税说事儿,加拿大不妨让他一步。加美每年乳制品贸易额的7.5亿加元只是双边贸易6280亿加元的零头,不值得于此牺牲整体经济利益与美国对抗。加拿大在经济上依赖美国是客观事实,“占便宜”就不要卖乖,认栽吧。避过贸易战的风头后,加国要么仰人鼻息舒舒服服接着做小弟,要么痛定思痛苦练内功。积极开拓国际市场,把文化多元化扩展为经济多元化,摆脱在经济上对美国的依赖,向真正经济独立的国家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