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带着一个好的心情,恋恋不舍地告别温哥华少雨晴朗、阳光明媚、短暂夏天的同时,也略有些无耐地迎来了长达近十个月阴天多雨的天气,这也是温哥华与其他地区恰恰相反气候的一大特色。它不仅给人们带来了空气洁净、湿润的一面,但也不可避免地给人们带来了阴天雨多潮湿的一面,言下之意我们身居其中,不得不可小视这“湿”对我们身体健康的影响。

湿是中医独有的概念,它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并不虚玄,但西医没有相关生理病理论述,更没有治疗方法,在这方面西医是盲区,中医自古就有很多完善的理论和治疗方法。湿,在中医理论中,有几层意思。一是六气之一,中医认为自然界有六种气,或称之为气候因素,这就是风、寒、暑、燥、湿、火;二是六淫之一,这种六气如果侵犯人体成为致病因素,我们就称之为六淫,一般叫风邪、寒邪、暑邪、湿邪、燥邪、火邪,即为六淫之一的湿邪致病。三是指人体因湿而发病,就是湿病。中医认为“水湿相通,湿者水也”是指水湿停滞一类的病症。湿邪可单独发病,也往往与寒邪、热邪共同致病,分别称为寒湿和湿热。

湿病有内湿和外湿的区分,外湿是由于气候潮湿或涉水淋雨或居家潮湿,使外来水湿入侵人体引起;内湿是一种病理产物,中医认为脾有“运化水湿”的功能,若脾不能正常地“运化”,使“水湿内停”发为湿病;脾虚的人也易导致外湿入侵,外湿也常困阻脾胃使湿病内生,所以两者是既独立又关联的。

无论外湿或内湿,都可阻碍气机,伤人阳气和侵袭脾脏,又具有三大特点:沉重、秽浊、粘滞。沉重是指感受湿邪后,如患者常可见头重如裹、周身困重、四肢酸懒沉重、关节疼痛重着等症状,这是因为湿邪侵袭肌表,留滞于经络关节,使人体的正常生理功能受到阻碍,营气和卫气不能调和的缘故;湿性秽浊,常表现出面色晦滞、带下腥臭、小便短赤或混浊;湿性粘滞,如大便粘滞不爽,苔腻苔垢均为湿邪所作。

湿病典型的临床表现是重、闷、呆、腻、濡。重为肢体困重;闷为脘腹痞闷;呆指纳食乏味呆滞,口淡无味,或口中有甜味,一般不渴,亦有口干口苦者,但必渴不欲饮,或但欲漱水而不欲咽;腻指口粘苔腻,自觉口中粘腻不适,总见苔腻,或苔白腻,或黄腻,或黄白相兼而腻;濡为脉象濡,作为诊断湿病的重要依据。

湿性弥漫无形,无处不到,内而脏腑,外而躯体,四肢百骸,肌肉皮肤,均可侵犯,所以湿邪兼挟证多。湿涉及范围甚广,含内、外、妇、儿等科。“湿”虽为人生活所不可缺少的物质,然“湿”气太过则成湿邪而危害人体。近代研究亦证实,湿度的变化对人体健康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严重的潮湿不仅引起传统的病症,还会产生头晕、胃痛、痉挛、肥胖、抑郁症、水肿,痰多、风湿骨痛、带证、湿疹、呕恶、腹泻、复视及视力模糊等等症状。

中医治疗湿病,因湿为土气,虽多发于夏季,但寄旺于四时,其它季节亦常见到,温哥华气候尤为独特。治湿应理气为先,以宣肺气、醒脾运、畅三焦、流气机,也有利于其他药物更好地发挥作用。这些药物药虽少,在方中所起的作用却十分重要。治湿之法还应注意通、化、渗。通即宣通三焦气机,调理脏腑升降;化为注意湿邪的转化或温而化之,或清而化之,芳香化之;渗即甘淡渗湿,清热利湿等,临床以综合运用为多。治疗湿病药不在多而在精,量不在大而在能中病,贵在清灵活泼,恰中病机。

最后提醒大家,若身体出现以上问题,经实验室理化检查,各项指标数据大致在正常范围内,多无器质性改变依据,可考虑多与湿邪有关,当然一些器质性病变,经中医辨证也与痰湿有关,要在中医师的帮助下灵活识别。并建议大家应该多食清淡低盐之类的食品,在预防水钠储留的同时,尚可以用一些淡渗利湿的如茯苓、冬瓜皮、赤小豆、薏苡仁、玉米须等做食疗,以通利水道,增加尿液的排泄量,让水经膀胱,下焦倾泄而出;还可将玫瑰花、佛手花、荷花、豆蔻花、三七花等花卉加水浸泡温通血脉;有条件者还可以熏衣草、乳香、没药、檀香、黑胡椒、香橙等植物精油,香熏、沐浴、按摩。总之不论药、花、油,它们的最大特点就是气味芳香浓烈,善于行走流通,能促进体内淋巴和血液循环,加速水液等代谢产物的排泄和防止湿邪内侵致病,通津活血,能有效的防治湿病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