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11月)17日,美国司法部向哈佛大学发出两封信函,证实已开始着手调查哈佛大学在招生过程中被控对亚裔实施歧视性区别对待政策的问题,并指责哈佛大学未能配合调查。在联邦压力下,哈佛大学近日已同意将原本列为保密内容的学生申请文件及学籍资料交出协助调查,这也是哈佛大学被爆涉嫌歧视亚裔学生以来,首次同意交出学生资料。

你有民权法我有平权法

事情最早可推溯至2015年5月,当时美国司法部接获64名亚裔学生申诉,指控哈佛大学声称为保持大学种族多样性,选择性地把入学机会让给表现相对略逊一筹的非洲裔、白人以及西班牙裔申请学生
司法部当时认为哈佛大学违反《民权法》第六章,该法案规定任何人在美国不得因种族、肤色或出生地而受到任何接受联邦财政资助的项目或活动的歧视。但哈佛大学的招生行为,显然蓄意歧视亚裔生,因此司法部决定就此指控展开调查,要求哈佛大学提供一份“相关文件”,以澄清是否确实存在“根据报考者族裔背景筛选被录取者”的行为。
调查期间,哈佛大学一直采抗拒态度,他们的底气之所以硬,是因为他们搬出了一个法案,那就是1965年通过的《平权法案》。
这个法案的实质,就是以“平权”为依据,要求给予非裔、拉丁裔等部分少数族裔在入学、就业等方面特殊的照顾。该法案的通过,原本是希望弥补美国历史上歧视少数族裔的过错,给予后者更多补偿,但由于黑人、拉丁裔相对不重视文化学习,而亚裔则是美国相对最重视文化学习的族裔,这种“平权”逐渐演变成对亚裔和其它一些族裔的“不平权”。
然而,既走到了司法这一步,一切还是得按程序来,哈佛大学校方最终同意将原本列为保密内容的学生申请文件及学籍资料交出,不过却限定司法部律师只能在哈佛大学律师办公室里查阅这些学生资料。

要想进哈佛先交“亚裔税”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引述消息人士说,从司法部调查案件的角度来看,哈佛大学这项要求让政府部门打算启动的审查过程面临困难,但校方坚称如此作为是基于保护学生隐私,避免资料不慎外流。
据估计,司法部希望取得包括电子档案在内的所有入学相关申请资料,范围包括高达16万名高中生向哈佛大学提出的入学申请。
无论如何,司法部发言人欧麦利(Devin M. OMalley)表示:“司法部对于任何可能侵犯个人民权及司法权利的事项,都严肃面对。对于哈佛大学表示愿意严正面对,我们感到欣慰。”
针对歧视亚裔学生的指控,哈佛大学先前曾经表示,绝无基于种族背景而歧视学生,学校是希望能够多元种族背景的学生组成,实行种族平权措施,目的是在协助弱势族群升学,审核入学申请时会评估许多指标,许多申请学生如果只是在校分数或考试成绩达到标准,还是会遭到拒绝的。
不过普林斯顿大学的两位社会学家,早在2009年就曾做过统计,在所有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亚裔学生要进入美国一流大学,他们在总分为2400分的SAT上的得分要比白人高140分,比拉丁裔高270分,比非裔高450分才行(这超高的分数线被称为“亚裔税”)。
打个比方,如果亚裔拿到2400分满分,若要申请哈佛大学这类的顶级大学,同时有个白人申请学生拿了2300分、拉丁裔2200分,非裔学生拿到2000分,这个亚裔学生基本就没戏了。
纽约时报8月间就有一篇报导提到在加州学校学术表现指数(Academic Performance Index)一向名列前茅,华生众多的蒙他维斯塔(Monta Vista)高中,一个亚裔学生贾奥斯汀(Austin Jia,译音)以SAT近满分的成绩和包括辩论社、网球队长及州管弦乐团的精彩课外活动纪录都进不了哈佛,可是成绩比他差的非亚裔同学反而成了哈佛学生,让奥斯汀相当沮丧,后来他进了杜克大学

本地顶尖生也曾被拒绝

本地教育机构常春藤100负责人任爱军告诉加西周末,今年他们有个家住列治文的华裔学生,可以说是他们机构创立以来“最优秀”的学生,连前期的哈佛录取生都不一定比他强,凭他的SAT成绩和各项课外指标,上哈佛没有问题,但最后,这个学生却没有获得哈佛录取,进了康奈尔大学酒店管理,这“伤心案例”让任爱军一度很失落
后来经过反思,任爱军说,他了解到,哈佛招生的原则,是“为全世界最杰出的人提供平台”,而不是成绩最优秀的人,每个族裔的学生都有指标。
去年初,一篇由哈佛大学教育学院公布了最新录取标准的报告,主题是“让关爱他人之心在年轻人心中普及”,强调关心他人和公益、倡导持续有意义的社区服务将成为学校的主要录取条件。领导力不再是重点。
值得注意的是最后一点:降低标准化考试的重要性,大学申请重“人品”。明显就是要淡化学术成绩和领导才能,任爱军说,哈佛要的学生是对社会敏锐并有贡献者,因此,他理解哈佛的作法。
育英教育中心负责人袁勇也表示能够理解哈佛的作法,他说:“有些专业,例如法律医学,如果只看成绩,录取的都是亚裔,那么,其他族裔有相关问题要解决,找不到与自己相同族裔的律师与医生,并不是好事。
就如卑诗大学(UBC)医学院,原住民成绩低过亚裔是很正常的事,因为亚裔医学生毕了业,多半不会想去偏远的原住民保留区行医。
不过,袁勇就反对因族裔问题而刻意排除亚裔生,去年他有个学生,是加拿大奥数国家队6个成员之一,最后竟然没有任何一所常春藤学校录取他,让他感到很不舒服,他说:“族裔的考量可以理解,但因族裔考量就连顶尖生都拒之门外,就太过分了!”
在哈佛大学交出相关文件后,美国司法部会继续调查歧视问题,但会不会让哈佛改变明年的招生策略,势必会成为另一个观察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