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3日 ,一辆白色的小货车突然在多伦多闹市的人行道上横冲直撞,后导致10人死亡,16人受伤。事件在发生伊始被部分媒体定性为“恐袭”。随后,有关25岁的嫌犯Alek Minassian的更多信息被挖出。警方表示,被撞人群也绝大部分为女性,这也令人怀疑:嫌犯或故意针对女性。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新的词语进入人们的视野——“Incel”,这个在词典上查不到的词所代表的意思以及它背后群体的思想为我们揭开了网络世界的幽暗一角,也让我们不得不正视:除了恐袭,还有一种新的危险就潜伏在我们的身边!

一则神秘贴文 揭开一个新群体

就在嫌犯Alek Minassian撞人被捕后不久,警方发现,他事前在脸书上发布了一则贴文,读起来非常奇怪:

“Private (Recruit) Minassian Infantry 00010, wishing to speak to Sgt 4chan please. C23249161. The Incel Rebellion has already begun! We will overthrow all the Chads and Stacys! All hail the Supreme Gentleman Elliot Rodger!”

帖子里的几个关键词“4Chan”、“Incel Rebellion”、“Chads and Stacys”、“Elliot Rodger”各有渊源,则重点的Incel Rebellion,透露了行凶的动机。

Incels是“Involuntarily celibate”的缩写,意思是“非自愿独身者”,通常指那些无法与女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而所谓的“Incel造反运动(Incel Rebellion)”就是呼吁这些非自愿独身者联合起来,“推翻”那些拥有性关系的人!

在Incels眼里,人可以分为4种。一种是那些显得性感又有魅力、大受女性欢迎的男人(Chads);一种是有吸引力的女性(Stacys),她们通常会选择Chads;第三种则是虽然没有太多吸引力但依然能拥有伴侣的普通人(Nomies),最后一种就是Incels——“非自愿独身者”,没有吸引力也无法与女性发生性关系。

最后,Alek还在帖子中“致敬”了一位“超级绅士(Supreme Gentleman)”——Elliot Rodger,再次证实,Alek或许就是一个拥有极端想法的“非自愿独身者”。

2014年,美国加州一位时年22岁的青年Elliot Rodger在YouTube上发表了一条视频称,因为遭到女性的拒绝,他将“杀光所有被宠坏的高傲金发女”。随后,他在加州大学校园附近制造枪击案,造成6死14伤,最后自杀告终。此外,他还写过长达141页的宣言,讲述自己从女性那遭遇过的各种拒绝和不公平对待,表达自己对女性的憎恨,也让Incel这个词曝光。

我们不难测猜测,Alek在多伦多街头的撞人行为多少受Elliot Rodger的影响。而令人惊恐的是,不只是Alek,许多Incels都将Elliot Rodger视为英雄。

据悉,Incel群体最先是在全球知名的网上论坛Rebbit开分群论坛。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在高峰时期,一度有4万人在群组内讨论,帖子的内容一开始只是讨论男性在要求和女性交往或要求发生性关系时如何被拒绝,后来慢慢演化为反女权甚至反女性的厌女思想上,部分极端者更提倡藉由强奸或杀害女性等暴行来令社会“醒觉”,改变现况。

Rebbit后来因此将此Incel论坛关闭。于是,该群组的人散落到其他网络论坛,嫌犯Alek提及的4Chan就是其中一支。

危险!极端Incels的反社会倾向

到发稿时间为止,警方未有就嫌犯Alek的犯案动机作出正式公布,我们无法断言他的撞人行为就是基于厌女的报复。然而,这也将Incel这样一个群体暴露在公众视野,并让人们意识到:一些极端的“非自愿独身者”或许就是埋伏在我们身边的定时炸弹。

对于自己无法找到性伴侣,偏激的Incels会将原因主要归因为女性的不公平及社会的不公正,通俗说就是“怪女人和怪社会”。他们认为,女性都是肤浅的,只会被那些肌肉满满的男性所吸引,这对于他们这种因为天生原因相貌不佳或不善交际的人来说非常不公平。偏激的Incels其实就是厌女症者。

还有一些更为极端的Incels,他们的言论就已经不仅仅是厌恶和仇恨女性了,他们甚至认为,女性对男性挑挑拣拣是社会的错,是社会运动造成性压迫的反向延续。

在这些极端的Incels看来,妇女解放运动及性革命就是一场错误——妇女可以自由选择性伴侣了,不需要像过去那样依附于男人,还可以挑选那些有魅力的男性并与他们发生性关系。还有人认为生育控制(birth control)政策造成男多女少,女人因此可以自由选择,这些都是社会制度的问题,是社会不公正的表现,甚至有人还“借鉴”马克思主义,认为必须要发动“革命”(他们用的“Rebellion”)来改变这种现状。

有这些想法的Incels聚集在网络的“黑暗”角落,讨论着暴力以及如何以“Incel Rebellion”的名义去伤害其他人,特别是女性。

当Alek在多伦多撞人后,据《泰晤士报》26日报道,他被一些Incels追捧为“我们的下一个圣徒”,并掀起一场incels世界的网络狂欢。

一位“非自愿独身者”在incels.me上发帖称“我不会责怪Alek,我只责怪社会,我们这些地位低下的男人被当成垃圾一样对待,我相信总会有更多的造反事件。”

还有人说:“现在是一个好时机,我们的兄弟们正在发起反击,报复他们!感谢你,圣徒。”

还有更极端的评论:“不能光用枪!这只会让普通人觉得安全。不需要总是采取暴力方式,可以更有策略性地通过某种方式去惩罚普通人(nomies),让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感到害怕;在我看来,杀掉他们并没有意义但依然可行,我更倾向大规模泼硫酸而不是大屠杀……”

另外一个叫BlkPillPres的人发帖道:“我希望看到大规模的食物中毒死亡事件,或一两管炸药!”

言论至此,已经相当恐怖了。试想,不管是无辜女性,还是这群极端“非自愿独身者”口中说的“普通人”(外表普通但依然有性生活的人),走在闹市街头,却有硫酸从天而降,或遭遇爆炸,该是怎样的场景?

当然,不是所有的Incels都是极端份子。

“Incel”一词是1993年一位加拿大女性为一群找不到伴侣的人在网上创设的一个论坛空间,这个空间可以让他们互相支持。只是这个称谓后来被厌女症者甚至极端分子取用,加上Elliott Rodger的影响,让这个词带上了厌女特征。

需要提及的是,Incels中有些人只是单纯因为没有性伴侣而感到沮丧的人。多伦多血案发生后,不少在Incels群组的人也在指责行凶者的冷血不仁。

同时许多Incels论坛也不鼓励群员的“厌女”及暴力仇恨言论。据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Caitlin Dewey2015年的一篇报道,Elliott Rodger事发后,许多Incels论坛特别设置,凡是提及该案的帖子都会被自动删除。一个名叫Braincles的相关论坛也明文规定:“不支持、鼓励或美化任何暴力行为或身体伤害。”

所以,不是所有的Incels都有厌女或反社会的暴力倾向,但是有这些倾向的人正在网络的黑暗世界里,热议着对女性及社会的反感或策划着一场反攻……

网络社会 危险更甚!

加拿大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枪击事件——发生1989年蒙特利尔工程学院的枪杀案,最后造成14名女大学生被无辜枪杀,而枪手Nathalie Provost就是典型的厌女症者。

那天,他冲进学院,拿出来福枪,朝着天花板开了一枪,要求所有学生按性别分组,后并命令所有男性离开。在屠杀开始前,他还告诉学生们:“我在与女权主义战斗!我讨厌女权主义者!”

事件发生后,许多女权主义团体和官员将屠杀认定为一场反女性主义的攻击,反应了社会上广泛存在的针对女性的暴力。

虽然蒙特利尔工程学院枪杀案事态严重,但有观点指出,该事件发生的年代没有网络及在线社区概念,所以枪杀事件可以看成一个独立事件。而现在,那些因为约会受到挫折的男性很容易被这样的网上社区所吸引,他们或只是想吐槽,却被里面的仇恨观点洗脑。最终,他们中的一些人决定做点什么……

多伦多大学的Judith Taylor教授就表示,“虽然一些Incel论坛坚持,他们不会纵容暴力或厌女主义,有一些人会讨论自己被背叛的感觉,但有一些人则会表达自己的恨意和厌恶。他们对社会上成功男人的恨意、他们对不和他们发生性行为的女人的厌恶。他们期待一种特定的社会身份或阶级,但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就想要怪罪在什么身上。”正如前面提到的怂恿厌女者泼硫酸、下毒,制造炸弹的发帖人,这样的建议和恶意,一旦被人采纳并执行,必将再次引发悲剧。

而现实是,这样的厌女主义在线社区已经非常系统化了,他们已经有力量通过网络发起行动。

监控此类仇恨团体的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PLC)称,今年他们已经将这群充满仇恨的厌女主义组织列入观察名单。SPLC高级研究分析师基根盖尔·汉克斯指出,过去四年里,这些自称的“非自愿独身者”跟两起大规模伤亡事件有关。

国际反恐中心专家J.M. Berger指出,厌女的意识形态并非新事物,不过与网上厌女言论有关的暴力甚至恐怖主义行动,却是新的现象。尽管威胁程度暂未及在社交网招兵买马的伊斯兰国(ISIS)等极端组织,但网上社群恐已成为不少沮丧的年轻男子走向极端的温床。

强大的网络,疯狂的传播力和影响力。这已经不是1989年代。一旦厌女的、仇恨的种子在网络社区发芽,将会有越来越多的Nathalie Provost、Elliot Rodger、AlekMinassian们,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无辜死伤。或许到时候,我们将需要重新界定“恐怖主义”。

一些由厌女者制造的惨案

1989年

枪手Nathalie Provost冲进蒙特利尔工程学院,枪杀14名女大学生。他仇恨女权主义者。

2009年

George Sodini冲进洛杉矶一间健身中心的女子健美操班,杀害4名女性后自杀。他的博客里曾详细记录了自己的计划,并抱怨曾被女性拒绝:“美国有3000万女性,却没有一个人觉得我有吸引力。”

2014年

Elliot Rodger在加州大学校园附近制造枪击案,造成6死14伤,最后自杀告终。他曾说:“我只是想要爱女人,并反过来被她们所爱。她们对我的行为只获得了我的仇恨,理所当然!我是所有这一切的真正受害者。我是个好人。”

2015年

Chris Harper-Mercer在俄勒冈州一家学院杀害9人,造成7人受伤,尔后开枪自杀。他在日记中写:“我的整个生活都充满孤独,一个又一个人离开我。我,26岁,没朋友,没工作,没女友,处男。”他还这么描述Elliot Rodger:“与众神站在一起的人”。

我们该如何对待厌女者?

心理学中有一个挫折-攻击理性(frustation– aggression theory),提出该理论的心理学家约翰·多拉德认为“挫折总会导致某种形式的攻击”,比如想和女性约会和发生性关系的男性,被拒就是他受到的挫折,而这种挫折会让他具有攻击性。

约翰·多拉德还表示,攻击的能量并非直接朝着挫折源释放,相反,会把敌意转移到一些安全的目标上。所以,美国的Elliott Rodger从某位或某几位女性那里受了伤,他并没有去报复那些拒绝他的女性,而是选择对其他无辜者下手。

这令人不安。

而更糟糕的是,厌女的情绪似乎在抬头。这个词随着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突然火爆,他不但经常突然冒出一两句对女性非常负面的评论,在竞选辩论中,他直接打断希拉里,并用“这个卑鄙龌龊的女人”来形容他的对手就是明证。

在男权社会,女性一直处于弱势地位,能够拥有今天的社会地位和权力走过了一段长长的反性别歧视的道路。然而直到今天,在极端厌女者眼中,女人不过是一个应该满足男人欲望、给与男人爱与关注的物种或性别。当这些欲望没能被满足,仇恨由此产生,蠢蠢欲动的“造反”,成为了潜伏在我们身边难以预测的新危机。

而这个危机无解。

渥太华卡尔顿大学教授斯蒂芬妮·卡尔文教授表示,执法部门对于如何处理Incel威胁陷入两难,一方面不能完全轻视其暴力言论,但亦希望避免审查。她说:“至少国家安全机构并不是处理像4Chan这样的在线社区的最佳机构。”她认为,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请一些社工机构留意到那些有孤立感的年轻人,避免他们被这些在线社区的偏激言论左右。防患未然。

如此,普通人能做的,或许真的只能像温哥华市警在警告中发出的那样:“要小心,留意周围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