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没有国家一级的教育部,这点与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不同。在三级政府架构中,教育大任由省市政府承担,而省府担当主责,因为大凡预算经费开支,都由省府一应批准。基于此,日前温哥华教育局否决预算案,反对削减2400万教育经费,表面看是市府一层运作,实际上造成龃龉的根子还在省府,不能把经费短缺归罪于教育局财政管理。

卑诗省教育厅主要面向公立教育,扶持发展公校是省府天职。但从现实状况看,本省公立教育表现差强人意,问题和漏洞甚多,究其根源,省府亦难逃其责。

笔者对卑诗教联(BCTF)一向不太苟同,主要在教师罢工和性教育诸问题上,但最近教联就预算和公立学校发展所陈述的意见,以及对省府提出的看法,笔者倒认为不乏中肯之处。

本省公校在走下坡路,而私校却呈现火热勃兴的上升势头,已是不争之事实。这不仅如舆论所说是教师罢工为渊驱鱼为丛驱雀,也不仅是菲沙研究所带有某种偏见的学校排行榜所致,省府有意无意的政策倾斜也该负些责任。省府把绝大部分精力财力倾注于天然气开发与运输,而这些项目又迟迟不见真章;而无形中靠纳税人的钱支撑的公立教育,却受到冷淡,与蒸蒸日上的私校形成极大反差。自2005年以来,私校获得的拨款上升93%。但公校其实更需要拨款,因为公校对学生来者不拒,有教无类,需要经费的地方更多;而私校可以对学生挑挑拣拣。

举目大温,从温哥华到列治文,再向东南到素里,公校可谓一片告急!温哥华学务委员不惜被裁汰而否定预算案,很有点官逼民反的味道。列治文一些公校面临关闭前景。素里也很不妙,女市长赫普娜(Linda Hepner)不得不出面向省府喊话,再不伸援手就难以为继。日前宣布竞选省议员的康安礼说得好,卑诗裁减公共教育投入是不应该的。她作为本拿比公校音乐教师,知道公共教育对于孩子的重要性。

大力发展经贸没错,但应顾及平衡发展,要与教育和社会发展形成比例,这样才能形成良性循环,否则会走向反面。素里就是典型例子,由于教育滞后,已有声音提出暂停投入新的经济项目。这种悖论状态是素里的今天,很可能就成为整个卑诗省的明天。

据了解,省长简蕙芝(Christy Clark)的宝贝儿子目前在私校就读,个人角度来看可以免受公校萎靡之虞。然而作为一省之长,应为所有省民负责,应该考虑到多数省民子女就读于公校。

据卑诗省法例规定,教育局必须通过平衡预算案,否则违法。但也有一种说法,即法不责众,当多数人都冒着违法风险,采取否定行动,是否就有检讨法例规定本身的空间?温哥华教育局主席罗姆邦迪(Mike Lombardi)日前坦承,当务之急是沟通,省府和教育厅长伯尼尔(Mike Bernier)应倾听家长、学生和社区声音。许多家长都反映,现有师资和教学设备不敷使用,裁员撤资减少服务,无异于杀鸡取卵雪上加霜。有民调显示,高达73%受访者反对把基本教育开支转嫁到民众身上

明年就要省选,舆情民望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上次省选惊险过关的自由党省政府是否能汲取教训,一方面尽量温和地调处与市教育局关系,善待既定教育资源;一方面全面修整教育政策,加大全省公校扶持力度,乃是关系到连续执政还是在野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