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成为过去的9月,是卑诗省一个重要的月份,新民主党政府揭开了第一个立法阶段。第41届省议会第二会期正式召开,省新民主党少数政府公布施政报告,重申将履行其竞选承诺,包括立法收紧省内政治捐款规则,“杜绝来自公司和工会的捐款,对个人捐款设立严格限制,并确保只有在卑诗省生活的人能够给我们的政党捐款。”而省自由党议员普列卡斯(Darryl Plecas)自荐成为本届省议会议长,使得省议会力量天平向省新民主党一方倾斜,成为极富戏剧性的一幕。
鉴于省新民主党刚刚上任,羽翼未丰,本次修订预算案没有出现大手笔支出,真正的重头戏在明年二月推出的新预算案中才会展开。卑诗省将很快明白财政现实是否浮动,还是不再抱有希望。
绿党与新民主党签订了10页的合约,包括在其执政期间的信任投票,但这并不意味着对所有议题都投赞成票。其中两个最有争议的议题是:对“比例代表选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voting system)进行公投和禁止公司和工会赞助政党。
自从贺谨就职以来,新民党政府已经出台了约20多项决定,其中较大的有取消过桥费,将C水坝(Site C hydroelectric dam)工程送交卑诗省公用委员会(the British Columbia Utilities Commission)重新审议,该工程将耗资88亿元;跨山油管扩建工程(the Trans Mountain pipeline extension)面临法律仲裁挑战。
可负担房屋应该算是最大的挑战,不少人已经在疑虑他们的孩子是否还能够居住在卑诗省。有些人担心会因为无家可归而被驱逐,还有些人要为年迈的父母寻找可负担的公寓。在省选时提出的政纲中,新民主党承诺要增建10万套以上住房,并为租客提供安全保障。
卑诗省财政厅长詹嘉露(Carole James)也曾是省新民主党党领,她的任务就包括改进卑诗省的房屋可负担条件,排除房屋买卖过程中的漏洞,减少税务诈骗和洗钱。新民主党的竞选政纲中还提到征收2%“空置税”(absentee speculators’ tax),此款计划投入负担房屋基金(Housing Affordability Fund)里面,用来建造更多的房屋。
这些手段足以使房屋可负担吗?那些搭末班车的人如何使房屋可负担,而又能在公平方面不遭受大的损失?新一届NDP政府必须要回答这些,甚至更多的问题。而前自由党政府推出15%外国人购房附加税,降低了相当的房地产市场热度,但是却并没有降低房价,反而涨价了。新学年开始了,但教师的岗位仍然存在空缺;候补教师的名单被侵占,全省超过150所学校仍然需要更新,素里大约6千名学生每天要在临时教室上课。
新政府还必须应对气候变化、软木、保健、和解等问题与儿童家庭事务厅所面临的麻烦。另一个有陷阱的地方是费用高企,包括卑诗电力公司(BC Hydro)、卑诗保险公司(Insurance Corporation of British Columbia)和卑诗渡轮公司(BC Ferries)等的费用。新民主党政府承诺冻结卑诗电力的收费增幅,缩减或冻结卑诗渡轮的船费,终止ICBC的20%增幅。这些承诺是否能够落实,要取决于新政府的具体作为。日前律政厅长(Attorney General)伊大卫(David Eby)宣布ICBC增长8%,即每个司机平均年增130元左右。他责怪前自由党政府在利用ICBC,把ICBC当作了提款机,从纳保人那里攫取12亿元,然而放入总岁收里面。
综上所述,凡此种种,都预示着卑诗省迄今到明年开春,酝酿着新的变局。随着2018年2月新预算案的揭牌,卑诗自由党新党领的确立,都不允许贺谨先生有任何大的失误,这种很有些吊诡的政治悬念是压力,也是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