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穆斯林女孩“剪头巾”事件发生以来,一些华人几次走上街头抗议。但是,政客置之理,媒体也无动于衷。二月十八日,又有华人到国会前抗议。这一次他们迎来了“同一战壕的战友”:加拿大著名的极端右翼及反移民组织Storm Alliance和La Meute。于是终于惊动了主流媒体。CBC和Ottawa Citizens都对此事进行了报导,并且把“加拿大华人和极右和反移民组织相提并论。
加拿大的民主制度非常宽容。论是极右还是极左,吸毒卖淫甚至是黑帮,都可以注册成立组织表达自己的观点,合法地争取权益。此次参加抗议的极端右翼及反移民组织使用“白人”或者“加拿大人”的名义,而是以自己组织的名义进行抗议。因为他们知道代表人,只代表他们自己,这种“敢作敢当”的态度值得学习。
而此次抗议“剪头巾”的华人,似乎既没有组织也没有领导。明明知道华人当中有同意见,仍然笼统地以“华人”自称。“剪头巾”本来只是一个疑似刑事案件,后来被证实是一个谎言。可是因为涉及到亚裔,引发了一些华人的抗议,走上街头提出三大诉求。华人发声表达自己感受,这是好事。但是在相当多的华人公开表示同意见的情况下,再使用“华人的名义就有些霸道了。
抗议者要求之一是“重新调查Hijab恶作剧,发布更多细节并向加拿大报告真相”。我们究竟期望一个什么真相呢?是是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背后有“黑手”指使女孩撒谎,以此煽动起一个反华浪潮?实际上应该没有这么笨的“黑手”,因为正常人至于幼稚到把一个人的犯罪等同于整个族裔犯罪。华人李伟光在灰狗巴士上砍下邻座无辜白人青年的头颅,割耳切鼻开膛剖腹,光天化日之下如此骇人听闻的残忍行为都没有引起反华浪潮,有什么理由“说”亚裔犯罪就能让华人“濒临危境”呢?
抗议要求之二是“总理必须为他负责任的评论道歉”。我曾经问一位强烈支持抗议的朋友,总理讲话哪一句错了?他说:哪一句都没有错,但是立场对,他们偏袒穆斯林。既然说的错,又何来偏袒呢?有意思的是,如果是华人女孩声称碰到同样的事,他说会因为总理说同样的话而感到冒犯。同样的话,华人女孩是正确,对穆斯林女孩就是错误,这是是有种族歧视的嫌疑?就事论事地说,真的看出总理为什么要道歉。
抗议要求之三是“各民族都有同等的尊重”。问,你自己对各民族都有同样的尊重吗?这次和华人同台抗议的极端右翼及反移民组织完全尊重其他民族,华人居然和他们同声同气,这需要有一些警惕吗?种族主义者一是认为自己的种族比其他某个种族优秀,二是以种族判定个人的优劣。仔细想一下,要满足这两条并是很难吧。
据说这次抗议的主要推手既是加拿大公民也是永久居民。如果确实如此我们真要为他们捏一把冷汗了。因为这很可能被扣上“干涉内政”的帽子。“剪头巾”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应该站出来公开说明身份,以正视听。加拿大华人有左中右之分是客观事实,可能也需要“统一思想”同观点的华人应该使用“华人”的名义,而是注册各自的组织。华人的极左,华人的极右,这样旗帜鲜明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