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西人朋友有小心翼翼地问:“为什么华人总是不高兴?”这个问题让人摸不着头脑。仔细想想,现在华人抗议的“出镜率”确实比较高,好像所有抗议都有华人的影子,特别是一些“小众化”的抗议话题,华人不但成了中流砥柱,而且相当地情绪化。这不满意那不满意,给人“华人不高兴”的印象也不意外。估计他忍住不敢说的话很可能是华人对加拿大如此不满意,为什么不“Go back China?”

华人移民选择了加拿大当然是认为加拿大更适合自己。但是当移民越来越融入加拿大社会,就触碰到了一些自己不喜欢但是过去没注意到的事情,于是不高兴了。这是华人参政融入社会必须经历的过程。但是我们应该避免过于沉迷于加拿大的“阴暗面”,自己变成心理阴暗的“扒粪者”。1906年,美国总统罗斯福在演讲中谴责扒粪者是“那种一生中总是拒绝正视美好的事物,只是心情严肃地将目光集中在那些卑鄙可耻的事物上的人”,而这种人“会迅速成为对社会无益、于行善无助的潜伏最深的罪恶势力。”

别误会,“扒粪者”(Muckraker)并不一定是贬义词。美国的“扒粪运动”起始于1903年《麦克卢尔》杂志刊登的揭露政府、法院和企业黑暗面的文章。“扒粪者”是形容揭露社会黑暗面的新闻工作者和时事评论家。西方言论自由的重要标志就是保护“扒粪者”的发言权。罗斯福本来是“扒粪”的推动者,但是当“扒粪”失控对社会发展带来负面影响时他开始转向限制“扒粪”。社会需要“扒粪者”冲击社会的黑暗面,但是“扒粪者”不能一头扎进“粪坑”出不来,自己也黑暗起来,成为反社会和对社会无益的人。

实际上,华人的很多不满意来自于在野党的“行销策略”,或者说是被人“拿着当枪使”。加拿大的政局是多党竞争,在野党必须把执政党拉下台才能上位,所以要抓住任何机会对执政党进行“监督”和不择手段地攻击。华人虽然投票率不高,但是特别容易“激动”。据说在野党们清楚地知道华人的“痛点”或者“兴奋点”,投其所好对华人社区采取了独特的“行销”策略。比如在同性恋和大麻合法化议题上,在野党对华人社区的宣传策略就不同于其他社区,甚至不同于本党公开的策略。

保守党执政时很多华人对保守党不满,在上次大选中支持了自由党。等自由党上台,华人又群起而攻之。可以预计,不管下次哪个党上台,华人仍然会是反对派。如果华人总是以这种“在野党思维”参政,华人将永远以“扒粪者”的角色与在野党为伍。执政党通常会离华人而去。因为华人批评能力有余,领导能力不足,缺乏正面的参政能力。所以我们不要只做“比目鱼”,总是从下往上单方向看问题。应该试着从执政党的角度从上往下地看,增加一点“执政党思维”。

华人虽然自我感觉良好,但是华人的整体形象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好。因为华人中的害群之马不少,负面新闻不断。面对这些华人社区的“粪”,华人媒体和自媒体都相当“克制”,保护有余批评不足。如果稍有批评,也会被扣上“奸”和“徒”之类的帽子。如此别人说不得,自己不得说。自己的“粪”不扒清爽,如何去扒天下的“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