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将于2017年10月18日在北京召开,意味着习近平届时亮出执政五年来的“成绩单”,给中共和整个中国带来怎样变化和影响,“十八大以来”这五个字已成为内涵繁复的专用名词。由于这是习近平第二个五年任期开始,是最高人事布局的换届大会,而非权力交接大会,所以也为今后五年定调,大致捋出未来一段时间内政外交的进展脉络。十九大定调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关键时期召开的一次重要大会”,“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党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往年会期约为一周,十九大也应在10月24日前后闭幕。对于中国当下局势,风云诡谲千头万绪,各方都有不同解读,本文以一家之言予以综述。

会前清理或改传统做法

由于中共十九大要在首善之区召开,成为举国大事,故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要求确保滴水不漏,增强忧患意识,坚持底线思维,“以120%的努力确保首都安全稳定”,营造良好社会环境。并首次提出“坚决打击各类政治谣言和有害信息”,强化安全风险的预测、预警、预防,强化风险评估和分析,同时充分发挥“朝阳群众”、“西城大妈”等群防群治的传统基层安保力量。
为此百度、微博等内地372家网站有网警进驻,招募上千名微博监督员,开设“辟谣平台”,利用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等技术。也就是说此间任何社会事态,都会提高到国家安全层面处理,包括京城自然环境,打好“蓝天保卫战”。河南、上海等地也就保障十九大的无线电管理及网络安全展开专门部署,广东、广西将煤炭和电力供应提前纳入特级保障供应状态。
目前中共是全球最大政党,有近8900万党员,十九大代表的名额是2287人,比十八大多30名。其代表名单已全数公布,有舆论关注政治局常委名单,认为是非常重要的政治指标。但会前便已大局抵定,不会出现特别意外。
十八大七中全会10月11日召开,此乃十九大前最重要会议,审议通过十九大报告及《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十九大是否仍沿袭过往做法,隔代指定接班人,也是舆论广泛关注的重大指标,涉及到邓小平主政以来国家政治结构的变局,这里面包含太多信息含量,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孙政才的突击性失势,已释放出有关方面的重要信号。由于团中央第一书记秦宜智罕见地未能当选十九大代表,也是在改变传统做法的一个症候,表明团派的实力与影响继续式微。

“习思想”入党章成焦点

习近平透过反腐和集权,已获得党内“核心”地位,十九大会进一步树立领袖权威。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上的“7.26讲话”被指是十九大报告主体。修改党章已成定案,中共中央办公厅第4号文件将此列为2017年首务。
今年年中以来,有关把“习近平思想”纳入党章的说法沸沸扬扬,成为关注十九大的突出指标。虽然沿袭了党领袖在届内推出自己的政治观点的做法,但与“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不同的是,十九大或以个人命名其政治理念。以治国思想冠名,实则与毛泽东、邓小平看齐,这不仅是意识形态的重要转折,也意味至少今后五年的新路向,定性为“全党行动指南”。
有人分析把习近平治国理念直接表述为“习近平思想”,即使在中共内部也或不统一。因此,婉转使用另种提法的可能性会存在,如“习近平重要思想”或“习近平理政思想”等。
十九大还将强调“四个全面”,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和全面从严治党;而“五位一体”则是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这些或都被精简为“习近平思想”。由于不久前出版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所以一般认为“治国理政”也是习近平专属。从2016年10月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确立“习核心”,到十九大的“习思想”,远非同一事物的程度加深,而是有性质上的变化可以循迹。

调整幅度大喜忧并存

十九大将选举产生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总体上高层更换幅度不小,从政治局常委看,除了现年64岁的习近平和62岁的李克强之外,另外5人都在未定之数。副总理汪洋、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和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中组部长赵乐际、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和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都或问鼎常委,只不过陈敏尔更具黑马色彩。而69岁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动向备受关注,无论退进都在预料之中。
而在25名政治局委员中,一半以上也或变动。政治局新人的候选,有可能在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和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等中产生。至于205名中央委员和171名候补中央委员,汰涣幅度可能更大。
在中共历届党代会中,就中央委员会汰换率而言,当属1969年九大最高。当时与八大间隔13年之久,加上“文革”冲击,九大170名中央委员和109名候补中央委员中,属于八大连任的为53人,仅占19%。由于强调干部队伍年轻化,1982年十二大中央委员汰换率也较高,为60.6%。而近几届更新率都在50%左右。
由于十八大以来反贪势头持续强劲,各系统包括军界多高层落马,再加上根据“七上八下”惯例退休者多,估计更新率料破六成。同时十九大也将产生新一届中央军委,或由原来的两名副主席增至四名,除许其亮连任,还包括装备发展部长张又侠、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与火箭军司令员魏凤和,加大分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以树立国家主席习近平作为“军队最高统帅”的地位。新华社和《解放军报》日前特稿《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和推进强军兴军纪实》,已披露相关内情。
按惯例,各省区党政首脑、国务院各部委首长、军队正战区级以上军政主官,都是中央委员会当然成员,但现在31省市区62名党政首脑中,约一半是“三非”官员,即非中委、非候补中委、非中纪委。军中33名正战区将领中,“三非”主将竟占三分之二。
在新的政治态势之下,如何创新,如何在国内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又如何在国际上走出“民族主义”迷思,都是未来一段时间不可回避的问题。从国内看,虽然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和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等日前唱好中国经济现状,但楼市失控,民生问题仍很严重。在强调“经济发展新常态”与“结构优化”的同时,中共首次以中央文件形式,“肯定”企业家的地位和作用,并从全局角度,就如何营造更好环境、促进公平竞争、鼓励和发挥企业家作用作出制度性安排。在临近十九大的时间节点上公布此文件,被认为意味很多。要让企业稳定投资、放心改进技术、升级设备、雇佣人员、扩大再生产,需要预期稳定,为此营造依法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的法治环境。日前中共元老李锐、何方和杜导正及胡耀邦之子胡德华等在京聚会,议论到十九大若干敏感问题,包括对知识分子的尊重与宽容等。稍后95岁的何方过世,而杜导正有关“宪政”的悼词被删,说明党内意见分歧不小。
从国际看,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美国从国际事务中大幅抽身,确实给中国提供了一些机会,近五年来相继规划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近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战略。但也要看到国际机会是把双刃剑,怎样通过“大国外交”来落实所谓“中国解决方案”,怎样协调国际发展与国内维稳的交叉关系,也是十九大需要运作的问题。中国更多介入全球事务的新内容,可能会进入议事日程,但也该正视的是中国周边政策受到挑战,诸如朝核和菲律宾渔民在南中国海捕捞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