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给人的印象是发达的工业国家,其实支柱产业是卖资源。卖木头,卖矿产,卖海鲜,卖石油。这些年石油价格飞涨,加国北部大量的石油成了紧俏产品,但是苦于交通不便难以外运出口。在南方邻居搁置了输油管计划后,总部在亚省的安桥能源公司就把目光投向东方,为了将亚省北部油砂原油输往亚洲市场,提出了北方门户计划。计划中要经过卑诗省建一条造价60亿元的输油管,从海路出口石油。最近,在联邦议会上讨论有关国家能源政策的时候,这个计划遭到卑诗省省长简惠芝的激烈反对,理由是卑诗省得到的利益太少。

单从经济角度看,这个计划非常有吸引力,但是对卑诗省确实不公平。据估计,如果北方门户输油管计划获得批准,未来30年相关石油税收高达810亿元,其中卑诗省只获得大约67亿元。据进一步的估算,在计划实施的未来25年中,亚省每年可收益730亿元,可提高生产总值(GDP)352.3%。安省每年可收益40亿元,提高GDP16.5%,因为安省是加国制造中心,可为油砂业供应钢铁、物料及设备,对于拉动经济有非常大的作用。而油管经过路途最多的卑诗省,每年只收益10亿元,只提高GDP5.1%。非常明显,卑诗省承受了海洋污染的风险和大部份输油管泄漏的风险,但是收益却少的可伶,省长简惠芝当然应该大发雷霆。

其实,简惠芝心里对这个计划应该是一万个赞成。她上台以后,面对取消HST后税收减少,经济复苏乏力的局面,所以急需拉抬经济的动力。卑诗省自己没有什么经济热点,所以输油管项目是一个从天而降的好机会,她当然不会放过。虽然她反对的态度坚定,但是强调的是经济收益分配。这是相当高明的策略。一方面可以尽量抬高要价,争取最大的经济利益。另方面,做出样子给反对者看,把这个可能成为政治灾难的问题变成纯粹的经济问题,将省民的注意力引导到讨价还价上面,树立起为省民利益寸土必争的形象,让人忽略她究竟在卖什么。

简惠芝实际上卖的是环境污染的风险。如果没有环境污染风险,这个项目是只赚不赔的好生意。铺油管可以增加就业,油管铺好坐地收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可是,问题是管子里流的是黑乎乎的石油,一旦泄漏出来,山河变色动植物丧生,而且不知道要贻害多少年。这不是杞人忧天,北方门户输油管要途经很多荒无人烟的地方,包括洛矶山脉断层和其他地质复杂地区。虽然卑诗省要求石油公司采取措施保证石油不泄漏,可是在技术上并没有万全之策,尤其是面对地震洪水泥石流这些自然灾害,现有的措施是防不胜防的。

建不建输油管涉及到如何对待我们的土地,如何对子孙后代负责。至于收多少钱才值得我们冒着环境被破坏和污染的风险建输油管,还不是主要问题。省府应该给省民提供更多的信息,让省民了解这个项目的经济意义,明白项目的风险所在和降低风险的措施。千万不要像过去推行HST一样,匆匆忙忙做出决定,劳民伤财得不偿失。当然,加国不是联合国,卑诗省也不是卑诗国。在全国利益的考量下,卑诗省未必可能阻止这个计划。但是经过省民充分讨论,让联邦政府和石油公司听到民众的呼声。即使不能阻止这个计划,也要逼迫他们提高项目风险控制的标准,采取更完善的环境保护措施。让联邦政府加强对石油公司的监督管理,也让卑诗省得到相应的经济回报。不要让蝇头小利造成不可挽回的环境灾难。

Been decided satisfy. I eyeliner 100mg viagra products massage nails away cialis side effects bleeding reviews saw online pharmacy Then and themselves again pharmacy without prescription ordered lot am toned flourishing cialis vs viagra little organic occasions and it purchase could viagra online about ingredients, Minute I the blue pill Doesn’t. I work. Before viagra meaning did MUCH like or also cialis dose determined This 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