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号称工业大国,但是经济严重依赖美国。美国这台世界经济的火车头已经处于低迷状态近20年,拖累整个西方经济动力不足,也让加拿大振兴经济乏力。虽然可以自我安慰,不是我们不好,而是美国经济太坏,其实是忽略了一个淘金圣地:经济腾飞的中国。

VO_CanadaChinaFIPPA_CNOOC_Nexen

澳大利亚就是一个获利的淘金人。澳大利亚4%的年经济增速维持了约20年,逃过了15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和近年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动力就是搭上了中国这个经济发展快车。澳大利亚是资源国家,为经济迅速发展的中国提供了急需资源,同时拉动了自己的经济。对比之下,同样身为资源大国的加拿大,这期间对中国市场无动于衷、毫无斩获。

加拿大正在推动石油、天然气、木材、矿产等资源出口到中国。但是现在中国经济逐渐放慢增速并转型,中国建筑制造业正在失去动力,对资源的需求将会减少。等到加拿大打通国内的层层关卡,很可能已经错过了资源市场机会。不过,从基础建设向科技转型的中国,正在为加拿大提供另一次发展机会,那就是对高科技产品的需求。

加拿大是科技大国,拥有很多非常有商业价值的高科技产品,比如医疗卫生产品。加拿大以胰岛素为标志的新药研究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医疗器械和医疗技术都为世界一流。而中国近百年来没出现什么世界承认的新药,医疗器械距离世界水平差距很大,这正是加拿大开发中国市场的好机会。

加拿大市场小,难以让高科技产品产生经济效益。比如BC省根据多年癌症临床诊断和治疗经验,历时20年研发出来一种癌症早期体外检测系统,通过8年从实验室到临床使用的转化过程,最终得到临床使用许可。媒体曾经广为报道的“呼一口气就可以检测肺癌”就是这个技术,现在已临床应用于各种癌症的早期诊断。一套这个设备一年可以分析将近4万个样品。这是什么概念?如果一千个加拿大人中每年有一个人接受一次检测,一套设备就足够了。不难想象,这样的使用频率不但很难产生经济效益,而且需要外来经费维持运行。

如果这样的设备出口到中国怎么样?假设每年还是千分之一的中国人接受检测,那就需要大约40台。每年可以做160万个样品,按照同类检验每个样品最低300人民币计算,每年的检测费高达5亿人民币。这是什么样的经济效益?

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中国新诊断癌症病例占全球总数的21.8%。癌症死亡人数占全球癌症死亡人数的26.9%。据中国官方统计,“中国现在每6分钟就有一个人被确诊为癌症,每天有8550人成为癌症患者,每7到8人中就有1人死于癌症”。癌症高发还不算,中国癌症死亡率远远高于加拿大等发达国家,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癌症早期诊断技术不好,发现癌症时已经处于晚期,错失治疗最佳机会。所以中国对癌症早期诊断技术需求迫切,商机无限。

据统计,2014年中国的体外诊断市场达到350亿元人民币,特别是癌症诊断占有很大比例。这是个对加拿大敞开大门的金矿。加拿大很多高科技产品,放在国内是“赔钱货”,而到了中国就是“摇钱树”。赚这样的钱,既不破坏环境,又造福于人类,是利人利己的好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