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辛德勒的名单》无疑是上世纪90年代最有影响力电影中的一部。这部电影在感动了无数人的同时,也让人们开始了解到更多那些从纳粹魔爪下拯救千万犹太人的无名英雄们。在20世纪那场残酷的战争阴郁背景中,辛德勒的形象闪耀着人性的光辉,那是人类永远无法泯灭的良知和正义。“辛德勒”是二战中这类闪耀着人性光辉的无名英雄中的一个代表,然而其实在真实的历史中,像辛德勒一样的人还有很多。

本周一,加拿大《环球邮报》发文章称,据他们最新掌握的一份文件,一位名叫朱利叶斯·库尔(Julius Kuhl) 的加拿大公民在二战期间有着不为他人所知的一段英雄史。他在二战期间如同辛德勒一样也从纳粹手中拯救了成千上百名犹太人的性命。这位本应成为加拿大最著名的公民之一的英雄,在战后移居到加拿大多伦多,经营着一家建筑公司,并于1985年去世。本周这篇有关他的文章刊登后,这位加拿大无名英雄身上所尘封的往事才被一点点揭开。

据报道,朱利叶斯·库尔在二战期间是在瑞士的一名波兰外交官。他在战争中间曾帮助那些犹太人利用拉丁美洲国家的假护照逃离纳粹统治下的欧洲。这些故事如果当年讲出来,或许能使他成为加拿大史上的一位名人。

1985年,库尔去世时,加拿大媒体并未对其有所报道。不过一些存放在瑞士、耶路撒冷及华盛顿的文件显示库尔在二战中的功勋是足以与辛德勒比肩,是一位在纳粹屠刀下拯救了千百名犹太人的英雄,他的故事理应被更多的人们所熟知。

1917 年,朱利叶斯·库尔出生在波兰东南部的一个名为Sanok 的贫穷小镇里。他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他的母亲为了让他受到更好的教育,便将9岁的库尔送到了苏黎世与他的叔叔一起生活。库尔也并未辜负母亲对自己的期望,在战前库尔便获得经济学的博士学位。

1940年,库尔被波兰大使馆任命为处理波兰难民事务的外交官,工作地点则是在战时的瑞士首都伯尔尼。他的家人形容他是一个身材不高,虔诚,经常抽着雪茄的人。他也是二战期间制造假拉丁美洲护照网络的一个中心人物。他所制造的这些假护照后来被走私到纳粹占领的欧洲,帮助那里的犹太人逃离纳粹屠杀的魔爪。

库尔帮助犹太难民的活动始于1941年的10月。据悉,第一次营救行动是由居住在瑞士的一名波兰犹太人Eli Sturnbuch 协助完成的。Sturnbuch 在伯尔尼购买了一份空白的巴拉圭护照,并将被困在华沙犹太区的未婚妻的名字Guta 的信息填在了上面,最后将未婚妻成功的救出了纳粹占领区。这次行动成功后也让瑞士的犹太人意识到了用这种方法或许可以拯救更多的人。于是库尔以及他的社交网络开始从位于伯尔尼的巴拉圭领事馆购买大量的空白巴拉圭护照,刚开始是几十张,然后就是数百张。他们将买回来的空白护照上填上犹太人的信息。

随着库尔及同伴们的行动及交易网的不断扩大,他们开始从其他一些中立国家购买空白护照。邮报记者在伯尔尼的一份文件中发现了当年银行的转账记录,这份记录表明当时美国犹太人通过波兰驻纽约的领事馆汇出了大量资金,资助了这件壮举。

库尔假护照制造网的另外一位关键人物是一位波兰犹太人Adolf Silberschein。他在战争即将爆发前偶然到瑞士参加了一个会议,并在开战后留在了瑞士。流亡中的Siberschein 建立了一个委员会呼吁营救战乱中的犹太人,并定期发送一些在纳粹统治区犹太人的名字,信息和照片给库尔和其另一位同时Konstanty Rokicky用于制造假护照。

据调查的记者披露,有几分文件表明,当时波兰大使Aleksander Lados在该行动上也起了积极协助和保护的作用。正是Lados 雇佣了库尔,尽管有很多压力让他解雇库尔,然而Lados 还是给了他外交上的保护。1943年那位为库尔提供援助名单的波兰犹太人Silberschein 在一封写给贝尔纳迪尼大主教的信中提到:“在伯尔尼的波兰领事馆正在尽一切可能来营救他们的公民,感谢用这种方法,我们挽救了几千条生命。”

随着纳粹对犹太人杀戮的加速,秘密制作假护照的行动也在加速,直到瑞士警方破案。警方记录显示,Silberschein 和他的同事Penny Hirsch在1943年9月被捕。瑞士警方还发现他们持有各种拉丁美洲护照,以及一些外国货币。

在审讯中,莫斯科出生的Hirsch 告诉警方,她知道制造的“200到300个护照”是被分发给生活在欧洲德国占领地区的犹太人。她还告诉警方,她和Silberschein虽然知道他们违反了法律,但他们的动机纯粹是出于人道主义。根据警方的记录,她补充说:“我们并没有打算伤害瑞士。”

当时库尔的网络购买的空白护照费用大约在550 瑞士郎(海地护照)到1200 瑞士郎(巴拉圭)之间。1943年秋,瑞士警方将调查重点放在了库尔身上。瑞士外交部召见了Lados, 并让他解释库尔的外交互动。Lados 向瑞士方面表示库尔的这个护照计划的目的是“渴望拯救更多好人”,并且口头威胁了瑞士方面。库尔也将此工作一直进行了下去直至1945年二战结束。联合国以色列世界组织(Agudath Israel World Organization)在1945年的一封信中也提到,库尔和他的同事在“拯救数千百名波兰犹太人”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战后,波兰成为共产主义国家,库尔被剥夺了外交地位,并被告知需要离开瑞士。于是他带着瑞士妻子及两个孩子搬到了多伦多,最后成为了一名商人和加拿大公民。库尔的事迹之所以被尘封了多年,是因为他对其本人经历的报道宣传并不感兴趣。

库尔的女婿,曾在1986-2001年间担任世界犹太人大会秘书长,此后又任主席的辛格,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 库尔对名声不感兴趣,他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了正确的地点,做了应该做的事情,然后他去了多伦多卖表,最终成为了建筑巨头。总有人疑问为什么他不宣传自己的故事?因为他很忙,他是一个试图建立新生活的人,亦如其他大屠杀幸存者一样。”

库尔确实将自己在战争中的事情告诉了4个孩子们以及他的孙辈。他们听到的这些鼓舞人心的故事,最后也得到了在伯尔尼存放的一些文件,以及被匿名捐给美国大屠杀纪念馆一些影印护照等资料的支持。其他一些证实库尔英雄事迹的文件则存放在耶路撒冷的亚德瓦什姆博物馆的档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