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往今来,“神童”都是一个充满争议的热门话题。一方面,芸芸众生或多或少幻想过自己的孩子成为神童;另一方面,一旦被贴上“神童”标签,似乎总难免“伤仲永”式的惨淡结局。长此以往,公众渐渐对“神童”形成一种既向往又等着看笑话的复杂心态。
近日,一名加拿大华裔“神童”引发了不少关注。现在13岁的华裔女孩Vivian Xie正在爱德华王子岛大学读大一的第二个学期。去年9月,还只有12岁的她就开始了大学生活。
该大学的招生主管Jerry Wang表示,Vivian是该学校有史以来年龄最小的学生。这位此前生活在中国的女孩,在去年通过了多项测试,证明自己完全可以驾驭大学生活,连跳多级,和比自己大5、6岁大哥哥大姐姐们一起踏入了大学的校门。
她在大学第一学期的成绩相当瞩目。分数最高的科目是生物——95分,分数最低的科目是化学——91分,物理、人类学、英语的分数也都在91分到95分之间。
“上大学并不是特别有挑战性。”Vivian说。小姑娘不是在吹牛。从她的分数来看,这的确是事实。而且,她自己压根儿也没把跳级读大学当回事儿。“我不觉得自己很奇怪或者有什么特别,上大学本来就不应该有年龄限制。我觉得只要足够努力,别给自己过大压力,那最后一定可以做成自己想做的事。”Vivian很平静地说道。
Vivian希望自己以后能成为一名兽医,还想要拿到教育学的学位。同时,她也还想自己写几本书。
Vivian的惊人天赋让大学教授叹服。有教授连夸Vivian是奇才。招生主管Jerry Wang表示,“Vivian是一个很有决心的孩子,她学习非常用功,同时她的家人给了她很棒的支持。”
同样,在中国,也有一名13岁就考入浙江大学的“神童”。陈舒音12岁参加高考,以总分620分、高出一本线135分的成绩被浙大医学试验班录取。
和Vivian一样,陈舒音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没上过补习班,父母也没有额外辅导,就是跟着老师的节奏一步步学下来。”从小就特别喜欢看书, “很坐得住”,“在任何时候都能静得下心学习”。正是由于从小就有浓厚的阅读兴趣,自学和理解能力又特别强,舒音在读小学前就掌握了小学的大部分知识。高二的时候,她就利用课余时间学习了大学基础课程。不仅学业优异,舒音的心态也特别好,而且与同学们的交往完全没有问题。
专注力强,心态好,拥有出色的自理能力、人际交往能力……陈舒音这样的“神童”,跟很多传统“神童”有着巨大差别。在中国,“神童”并不少见。但通常情况下,这些“神童”们尽管有些天赋,但很多却是“揠苗助长”的产物。曾一度被媒体“曝光”而引发热议的“湖南神童”魏永康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两岁掌握1000多个汉字,4岁基本学完初中课程,8岁进入重点中学读书,13岁以高分考入湘潭大学物理系,17岁又考入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硕博连读,但像古时“伤仲永”一样,神童魏永康并没有在长大后延续神奇,读了3年研究生后,他连硕士学位都没拿到,就被学校劝退了……
魏永康之所以从从神坛坠落,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他的母亲曾学梅从小对他进行全方位“悉心”培养,代劳他生活上的一切,包括喂饭。心无旁骛、智商极高的魏永康迅速在同龄孩子中脱颖而出。然而,考进中科院脱离了母亲的照顾后,极度缺乏生活自理能力的魏永康“失控”了,他完全无法安排自己的学习和生活:热了不知道脱衣服,大冬天不知道加衣服,穿着单衣、趿着拖鞋就往外跑;房间不打扫,屋子里臭烘烘;他经常一个人窝在寝室里看书,却忘了还要参加考试和撰写毕业论文,为此他有一门功课记零分,而没写毕业论文也最终让他失去了继续攻读博士的机会……面对儿子的“失利”,母亲曾学梅深深忏悔:“是我害了他。”
我们不难发现,自然生长才是“神童”的教育之道。在教育孩子之时,首先要把孩子当成一个正常的“人”,顺其自然,孩子才能有如“神”助,最大程度地发挥出潜能,做最好的自己。
12岁上爱德华王子岛大学的Vivian,和13岁上浙江大学的陈舒音,中加两国“天才少女”的成长案例值得所有父母们深思。“神童”的教育之道需要顺其自然,寻常孩子又何尝不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