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3日,刚从朝鲜归来的林铉洙牧师坐在安省西沙加市韩光教堂里,他和身边环绕着的家人、朋友一起参加周日弥撒,这一幕令他感动万分,因为谁都没想到,被朝鲜判处终身监禁2年半之后,他回家的梦想居然成为了事实。
林铉洙(HyeonSoo Lim)牧师出生在韩国,在1987年移民加拿大之后,一直居住在多伦多,任职于多伦多的韩光长老教会(Light Korean Presbyterian Church)。
自1997年朝鲜陷入饥荒之后,林铉洙多次访朝,为当地的孤儿院和养老院提供人道支持,被认为是在朝鲜最有影响力的牧师之一。他在过去二十年中已经成功地到达朝鲜100多次。但是在林铉洙60岁那年,也就是2015年年初,他像往常一样离开加拿大并抵达朝鲜之后,突然就失去了踪迹。
林铉洙牧师的家人和教会向政府请求帮助,约1个月后,加拿大官方才确定林铉洙是被朝鲜政府抓了起来。他的家人和朋友之后表示,他在被捕时正在访问一所孤儿、托儿和养老院。
7月30日,在朝鲜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林铉洙公开道歉,承认自己密谋通过破坏对金正恩的“崇拜”,推翻朝鲜领导人。12月,朝鲜最高法院判决他犯有实施“颠覆阴谋”和从事“反朝活动”的罪行,他被判处终身监禁和劳改。

艰难的开始和意外的结果

在林铉洙被关押和受审期间,他的家人一直没有得到探视他的许可。他们曾多次通过政府请求朝鲜释放他,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加拿大与朝鲜没有外交关系,也没有建立办事处,双方见面的地点往往只能是纽约的联合国总部,而谈判一直没有多少进展。
直到去年年底,抱怨给林铉洙治病太花钱的朝鲜,终于提出了新的条件,他们要求加拿大任命一名驻朝大使,至少也要派一名常驻平壤的特使。加拿大拒绝了,朝鲜一方要求常驻,而加拿大一方只想派人专事专办,谈判因此又一次陷入僵局,加拿大政府只能依靠在朝鲜的瑞典大使馆的协助来确保林铉洙的人身安全。
事情到了上周突然发生了转变,朝鲜突然决定让步,允许加拿大派遣包括特鲁多的国家安全顾问丹尼尔·让(Daniel Jean)在内的六名加拿大特使团前往平壤。
2014年,在中国生活30年并在鸭绿江边开了几年咖啡馆的加拿大牧师高凯文(Kevin Garratt)因“涉嫌接受加拿大间谍情报机关任务”,在中国从事情报搜集活动,在中朝边境城市丹东被捕。2016年9月,辽宁省丹东市人民检察院对高凯文提出公诉,随后将其驱逐出境。有报道称在他获释三天前,也是丹尼尔·让悄悄飞往北京,将其带了回来。
随后朝鲜官方的朝中社(Korean Central News Agency)报道称,林铉洙于周三获释。最高中央法院“基于人道考量”,决定让林铉洙保外就医。朝中社的报道只有一句话,没有透露更多的细节。在朝中社宣布林获保外就医将近一天一夜之后,加拿大政府才发表声明证实这一消息。而林铉洙直到被释放前15分钟才知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林铉洙与专程前往平壤的加拿大高层代表团一起搭乘加拿大皇家空军专机抵达日本,然后转机回到加拿大。
在确认林铉洙安全抵达日本后,杜鲁多发表声明表示,他很欣慰林铉洙终于获得释放,他将很快回到加拿大与亲友团聚。他还说加拿大政府全力投入解决此事,就是要确保林铉洙的人身安全。

被放或另有契机

而外界认为,林铉洙被释放的契机在于另一起事件。
在林铉洙获释的两个月前,美国大学生奥托·F·瓦姆比尔(Otto F. Warmbier)在被朝鲜释放后不久死亡。22岁的瓦姆比尔因试图盗取平壤一家酒店的政治宣传画而被判处15年劳教。已经60多岁的林铉洙身体不好,有瓦姆比尔的悲剧在前,各方都很担心林铉洙可能会病逝在朝鲜。
虽然朝鲜和加拿大都没有透露具体谈判的内容,但有媒体相信,朝鲜认为允许加拿大高官来访是一件有宣传价值的事情。多伦多大学的加朝关系专家Tina Park认为,金正恩政府想让其他国家不要小看他。

劳改的日子不好过

刚被释放的林铉洙在弥撒结束后上台讲话,讲述了自己在朝鲜的劳教生活:冬天在结冰的地面上挖洞,汗流满身但手脚都被冻伤;春天和夏天则是在一个储煤设施里砸煤块,每天工作8个小时。因为身体虚弱,他曾4次病倒,有一次住院长达2个月的时间。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让他最难以忍受的是“压倒一切的孤独”,他说,“我独自吃了2,757顿饭,不知道苦难何时能结束”。韩国长老教会牧师Jason Noh表示,林铉洙的体重在两个月内从90公斤降到了67公斤,头发也全部变白。
林铉洙说自己是靠坚持祷告、背诵经文、感恩、唱歌来熬过沮丧、愤慨和抱怨的时刻。在他被监禁的130个星期日里,他每天对神唱歌八个多小时。他认为是上帝给于他力量、忍耐和坚持,“我学会了完全接受这一切,困境使我更加强大。感谢上帝和国家,我被释放了,回到这里,和你在一起参加弥撒。”
现在朝鲜仍因为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了3名美国公民,林铉洙则是唯一一个被朝鲜关押的加拿大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