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邮报(The Global and Mail)8月12日的财经新闻头条报道:大多数加国百姓可能认为,日常生活最大的开支是住房,可实际上大家全搞错了。生活在加拿大,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税收才是压在百姓肩上最沉重的负荷。

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ion)12日的报告表明,以2013年一个加拿大家庭的平均年收入$77,381计算,税款负担占据了41.8%,只有36.1%才被百姓用在日常的必要开支上,比如食物、衣物和住房。税务已成为了加拿大人增长最快及最大的一笔开销。

大家都知道加拿大人税务负担重,但我们所承担的税务支出每年都在迅速增长,远超通货膨胀的指数。回望50多年前的1961年,那时家庭平均收入为5千元,税费同生活开支比例是33.5%:56.5%。半个世纪以来,加国税负飙增20倍,家庭收入只随通胀上升15倍,缴税额度增长远远超过家庭在这50年内支付生活基本所需的增长幅度。

加拿大人被沉重的税务压得喘不过气来:每每需要拿出更多的精力,推迟退休时间,努力赚取更多的钱,小心翼翼省吃俭用,为了供养孩子们的教育,储够可以用于未来退休的钱。加国的家庭,一天天疲于应付日常生活的基本需要、挤占了同家人一起外出旅行、娱乐亲子的时间。

加拿大各种税收名目繁多,BC省民在交付了收入税以后,还需要拿着完税后的净收入,去支付燃油税、碳税、物业税、烟酒税、进口时的关税、购买商品时的联邦税和省税、就算只支付水电煤气、电话等基本生活开支也毫不例外的要付出去GST、PST,还有各种各样的电器环保费用的支出。BC省的中产省民,面对着高昂的房价、学校的学费,长期处于入不敷出的状况,背负着高额的家庭债务(包括信用卡和学生贷款)。

依法交税是应该的,是税收支撑起道路、消防、警察、学校、公共设施、各级政府的运行。但是我们纳税人的钱,是否有监管、是否做到了透明化?我们所得到的服务,比如运输联线,7月一月内连续发生多起天车(Skytrain)停摆,大幅度瘫痪。作为公营机构,运输联线(Translink)把钱花到装修车站以及支付高额薪水、福利上,而忽略了诸如运输维护等关键的问题,效率低下。

运输联线的财务运作或决策管理非常不透明,没有任何监督机制。坐领高薪的董事成员们,在收到省市政府拨款、联邦政府资助情况下,总是哭穷;管理层个人收入丰厚,却经营差错不断;运输联线年年亏损,他们找到的解决方法就是不断地加税、加价。

一个强大而稳定的中产阶级,是富裕国家的象征;然而,加国的中产阶级却面对物价不断高涨而工资却停滞不升,受到经济上的冲击,令不少人感到招架乏力。加国的工资收入比美国低,BC省民为了买到些便宜的牛奶、加点汽油,要风尘仆仆的南下购物,看美国人的白眼。同款加国生产的汽车,在美国买比在加国买便宜。作为中产阶层,上有老人要瞻养,下有小朋友要顾及,而拿不到对于低收入者的补助,收入和纳税不平等的现象已日渐严重。诚然,有些经济专家对菲沙研究所的研究报告提出异议,认为数据调查不够全面:现今政府在医疗、联邦退休金计划和联邦养老金计划、高等教育开支上比1961年增加了许多。然而以民众的纳税钱款投入最多的医疗护理为例,政府的高额拨款却并未让民众获得对等的医疗质量。

张养浩在《山坡羊·潼关怀古》中叹息道“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在哪个朝代,百姓都是被欺压的小虾米。政客总是无关痛痒地喊几句:省民要开源节流,谨慎理财,控制开支。可BC前新民主党省长哈葛和他从事地产经纪的儿子、温哥华市长罗品信,事先在灰角路黄金地段买房置产,然后在温市议会上通过永久关闭每日车流量达1万辆次的灰角路。转手就是增值几百万。在此黄金地段“适时”购买房产的名人,还有知名开发商华尔(Petre Wall)等。富人阶层和政治当权者互相勾结,政府在制订政策时,被少数的富豪阶层所左右。

还好,我们生活在21世纪的加拿大,11月15日市选马上就要到了,是政客官僚们对选民小心翼翼、鞠躬拜票的时候了。不管有没有用,发出内心的不满和抗议,大家一起去投票。美国前国会议员道格拉斯说:“如果你没有参与(投票),你没有资格批评政府不好”,因为你没有履行你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