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BC省政坛来说,这是动荡的一夏。而对刚刚卸任BC省省长一职的简蕙芝(Christy Clark)而言,过去的数月更令她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彻底的转折。5月,简蕙芝所领导的自由党在BC省选中以空前微弱的优势险胜NDP,简蕙芝亦得以连任省长一职。然而,仅一个月后,NDP和绿党结盟“逼宫”成功,简蕙芝从省长位置被“赶”了下来。本周,简蕙芝从省自由党领袖位置上退下,并对公众宣布,自己的政治生涯就此画上句号。BC省民似乎是时候对这位在过去六年半内统治本省媒体头条的风云女性说再见了。

“是时候离开了”

周一,简蕙芝出现在各路媒体的长枪短炮面前。这无疑是个再熟悉不过的场景。在过去的六年多时间里,这位雷厉风行的女省长曾无数次成为公众眼中的绝对焦点。但此次,却可能是这位BC省前省长、前省自由党领袖最后一次受到如此多的媒体关注——这是她宣布离开政坛的新闻发布会。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简蕙芝都是以赢家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但如今,她输了,输得一败涂地。在那场足以令世人铭记的BC省省选中,简蕙芝的自由党赢了,却未能获得多数席位。有时命运即是如此的难以捉摸,自由党比NDP赢得了相对多数席位,但因一席的差池,丢了BC省的天下。

和选举夜“获胜”当晚召开新闻发布会时一样,简蕙芝选择带着自己16岁的帅气儿子哈米什(Hamish Marissen-Clark)一起出席。简蕙芝说,自己“是时候离开了”。以后她会专心做个母亲,不再过问政事。而腼腆的哈米什红着脸也对媒体开了金口,“我妈退休了,这很酷!”

谈及何时萌生出彻底退出政坛这一想法时,简蕙芝略显感性地称,“自己在选举夜当晚就从心里知道,这一天一定会来,而最近,这个想法越发强烈了”。

三个月前的选举夜,自由党大本营内,简蕙芝身着一袭红衣,意气风发地和儿子一起登台,同台下的支持者们一起欢呼庆祝。彼时,站在笔者面前的简蕙芝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无法掩饰的自信和斗志,心中似乎并无一丝动摇。当时还不确信绿党会完全倒向NDP的她,想必对自己的政治生涯与BC省的前景仍有放手一搏的雄愿。然而,此后她大幅“拷贝”NDP和绿党执政思路提出新的执政纲领,近乎抛弃省自由党执政原则的举动,又确确实实地显示出了她的绝望。

无论如何,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油管、大桥、买家税,起起落落的六年半

从2011年接替金宝尔(Gordon Campbell)出任BC省自由党和省长以来,简蕙芝治下的BC省经历了高光和低谷并存的六年半。此间所发生的诸多大事件,不但会成为简蕙芝人生中不可磨灭的印记,更似乎至今影响着BC省的政治走向与切实民生。当中,亦不乏充满争议的政治议题。

住房:简蕙芝当政期间,大温地区房价如火箭般蹿升,民怨难平。简蕙芝在2015年否决了针对海外房地产买家进行征税的提议,但一年之后,简蕙芝宣布政府介入BC省房地产市场管控,并出台了针对海外买家的15%高额税款。此举一出,举世震惊。一定程度上,海外买家税抑制了本地房地产市场的过热膨胀,并给加拿大其它地区的房地产市场带来了参考作用。但近期的数据显示,大温房产市场已经基本消化了海外买家税带来的冲击。房价上涨趋势依然在持续。同年底,简蕙芝政府出台针对首套房买家的零利率贷款政策。支持者认为此举缓解了年轻购房族的燃眉之急,但反对者批评这会加剧本地住房供求失衡的局面。当前,NDP政府已经对海外买家税和零利率贷款展开重新审查,新任住房部长罗品珍暗示,不排除废除或以新计划取代这两项政策。

交通:2013年,简蕙芝宣布,连接列治文和三角洲的梅西隧道(George Massey Tunnel)通行能力有限,且有被地震摧毁的风险,因此提出了改建梅西大桥以取代梅西隧道的计划。由于改建大桥费用高昂,且涉及到影响当地通行及百姓居住等实际问题,改建计划一直备受争议。如今,各方迹象显示,梅西隧道改建计划随着简蕙芝的离任已遭搁浅。另一方面,2017年,简蕙芝政府决定改变大温没有共享乘车服务的尴尬局面。今年年底,Uber、Lyft等共享乘车服务将进驻大温,居民出行将更加便利,某种程度上说,华人移民也将多一条谋生之路。

能源:2013年,简蕙芝政府批准LNG液化天然气计划,简蕙芝本人亦多次出面为LNG计划站台。依照简蕙芝及支持者的想法,这一计划将为BC省乃至加拿大带来极大的经济收益。但这一计划遭到诸多清洁能源支持者与原住民人士的反对。计划推出以来,针对此议题的争吵从未停止。上周,该项目的主要投资商宣布投资计划失败,这也意味着被简蕙芝寄予厚望的LNG计划几乎再无实施可能。2014年,简蕙芝宣布Site C大坝计划。这项预计在2024年完成、预计耗资达83亿加元的Site C计划BC省历史上最昂贵的基建计划。简蕙芝坚信,Site C计划将会给本省带来大量就业机会,增加清洁能源产业比重。但基于环保、性价比等原因,NDP与绿党一直是Site C的反对者。如今,NDP政府计划重新审核Site C计划的合理性。已经开工的Site C有可能面临挫折。2017年,简蕙芝批准Kinder Morgan的山地油管计划,这一计划同样得到了来自原住民和环保人士的强烈反对。此后,媒体曝出简蕙芝政府接受了来自Kinder Morgan集团的超过70万加元的捐助,更导致了权钱交易丑闻爆发。

族裔关系:2013年,简蕙芝代表BC省政府向过去160年内在本省因不公政策受到种族歧视的华人道歉。2017年,简蕙芝政府废除BC省各条法律政策中残存的带有歧视性质的条文。

离开了,然后呢?

对NDP和绿党来说,简蕙芝的彻底抽身无疑是个好消息。抛开领袖彻底认输对省自由党的士气打击不谈,简蕙芝的离席还意味着她所代表的西基隆拿(West Kelowna)选区出现了议员空位。虽然NDP和绿党在这一选区的民众基础不够雄厚,但谁也无法保证,被简蕙芝“抛弃”的选民们是否会作出其它选择。

而自由党将会进入重新选择党领的漫长程序。对元气受损的自由党来说,这一过程短则数月,长则一年。这个阶段内的自由党,显然将面临动荡。而新领袖上台后,要求进行新一轮大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NDP在未来数年内可能拥有相对平稳、不受挑战的执政环境。

简蕙芝在任期间,是加拿大“后经济危机”时代中“转危为安”的关键时期。她表现出中间偏右的执政思路在诸多领域的作为颇受争议,但自由党政府的平衡预算和在任期间明显的经济上升趋势也是为人称道的亮点。随着她的彻底离开,BC省政局持续将近一季的混乱局面逐渐清晰,三国演义的肥皂剧也终于迎来了稍显伤感的结局。在此,对简蕙芝道出的一声再见,也意味着BC省过去的六年半的路线已成不会再延续的历史。不管未来路在何方,简蕙芝这个名字将注定已在本省历史中留下重要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