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低收入长者福利促进中心的会长刘天就虽已年过八旬,但依旧神采奕奕,丝毫没有一丝老态龙钟的感觉。很多人认识他是因为他二十多年来辛勤工作,为低收入长者谋福利。很多人说刘老曾经富甲一方,风光无限,但刘天就却坚称自己只是个平凡的人,富贵与成功只是过眼烟云。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有机会采访到家住旧金山的刘天就的初中同学郭先生,再加上搜集各种资料,终于了解了他的精彩人生。

刘天就出身贫寒,靠智慧与胆略闯出自己的路。他曾是上海滩的大哥,也曾是香港富豪;他在大陆改革史上留下过浓抹重彩的一笔,也经历过生意失败的苦痛和煎熬。郭先生对刘天就有一句评价:“他一生做的事情都跟别人不一样”。正是因为这股出人意料的行事作风,造就了刘天就的辉煌。

 上海滩的流金岁月

86年前,刘天就出生在上海的一个平民家庭。那时他家里很穷,4岁时,母亲就带着刘天就出入军营为士兵军服缝纽扣。当时上海市面百业萧条,父亲失业,还有小妹妹要养活,全家生计就靠母亲的这点微薄的收入。艰难的生活造就了刘天就为人精明,凡事肯用心、肯动脑、大胆打拼的性格。

刘天就的精明和灵活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得淋漓尽致,那时他做事就已经跟其它的孩子有很大差别了。虽然也像普通穷孩子一样在菜场捡拾菜叶,帮补家里, 但刘天就更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交际能力。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附近军营里的伙夫,并很快就跟他混成了好朋友。之后,刘天就开始组织无家可归的流浪孩子去军队的食堂里义务扫地、搞卫生,换取军人吃剩的食物。这些食物不但喂饱了这些食不果腹的孩子们,而且,他们还将剩下的菜肴分门别类整理,回炉加工烹饪,廉价出售给平民。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流离失所的人很多,很多人能买到这样便宜的食品已属不易,但刘天就还想到要将食物摆放的美观,促进销售。

刘天就天生聪慧,读书也是一块好材料,小学一年级上了不久就跳到三年级。刘天就上的小学只有一个教室,一到六年级的学生全在一起上课。刘天就课听多了,连高年级的知识也都掌握了起来。后来,他竟能为一些高年级的学生补课了。

刘天就一边上学还一边作食品小贩, 从菜场批发一些鸡蛋、肉、菜,借用同学的自行车,一家家送到有钱同学家的厨房。尽管穷,他还是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身上套一件买来的二手旧西装,小脸蛋清秀可爱,嘴巴很甜。佣人们怜惜他的勤力,常常会多给他结算一点菜钱

有了一点本钱后,刘天就在火车站观察到有人做长途买卖很赚钱。依样画葫芦,他跑上了单帮,近至苏州,远至西安、深入到青海,有时一年六个月都在全国奔波,收购各地的土产、核桃、花生、百果等回上海贩卖。在外时,他把钱密缝在腰间的褡裢里,找到供货商后立刻和人混得很熟,还能住在供货商家里节省旅馆费。货源组织完以后,他不舍得叫苦力帮他搬运,就一麻袋、一麻袋自己提着,往敞篷的火车上扔。然后自己爬到货堆上, 守着这堆货,押运回来。而这一年,他才13岁。

刘天就脑子活络,为人也豪气,不久就有很多穷苦人跟着他讨生活。抗日战争上海沦陷后,生活更加艰难,但刘天就胆大心细,在沦陷区带领着自己的兄弟共度时艰。郭先生曾回忆过当年跟刘天就一块从日军仓库中偷窃物资的惊心动魄的一幕。当时他们家附近有一座日军军营,刘天就动起了军营中物资的心思。但在日军眼皮底下拿东西谈何容易,军营看守严密,围墙四角各修筑一座坚固的炮楼,连着铁丝网,安设两盏活动式探照灯。炮楼上有军人架机关枪轮班执勤。夜间实行戒严,如果发现夜行人,一律逮捕。曾有个青年人,因为好奇心想偷窥军营里的秘密,结果第二天人们在附近发现了他被子弹打穿了的尸体。

刘天就有天晚上带领小兄弟在军营铁丝网周边挖了深坑掩体,趁探照灯的间隙,剪开铁丝网。因为年纪小、身体小, 只剪开一个小洞就钻了进去。进了军营以后,他们从汽车油箱里偷汽油、到仓房里偷酒精。对于到手的战利品,刘天就却没有拿到市场上卖掉,而是进行了一系列“二次加工”——这再次显示出他的与众不同。刘天就把酒精放在露天蒸发到40%的浓度,再滴加60%蒸馏水、香精,自学配方模拟伏特加的口味,卖给白俄,赚到了比贩售酒精高得多的利润。

郭先生感叹道,当年刘天就带领他们去日本人军营偷东西,抓住了就是死罪。但是如果不这样做就活不下去,所以与其饿死,不如放手博一把。好在刘天就胆大心细,跟他在一块很踏实。

就这样,到了22岁时,刘天就已经成了上海滩的一名年轻的“小大哥”, 吃喝已经不愁,一个人养活全家绰绰有余,而且还有100 多个兄弟跟着他。1942年时,他已经开上美国吉普车, 神气异常。到1948 年,他在上海已经拥有众多地产、企业和金融资产。但对战争的恐惧最终使他决定离开这座他成长的城市,来到了香港。

妙丽集团香港辉煌

刚刚到香港时,刘天就一无所有, 只能从头做起。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做汽车教练。因为在当时香港会开车的人少,汽车教练很缺乏,所以这份工作还算顺利。慢慢的,他成立了一个修车铺,算是安定了下来。1955年,刘天就创办了在香港商业史上留下过一笔的妙丽集团,自任董事长。初创时,妙丽集团只有6个人,经营小百货零售店。起步时,商品的品种很少, 但刘天就的商业天才再次显现了出来,在香港零售界他又做了一件“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掀起了一阵妙丽旋风。

按商业语言说,刘天就所经营的妙丽超市的商业模式就是现在的Costco模式: 价平、质好、薄利多销、发展会员。

刘天就深知广告宣传的重要性,大打“平价”广告,印着 “晤(不)平赔5 倍”的宣传海报贴遍大街小巷,在妙丽超市楼上还挂出了高达3层楼的巨幅标语。不过,真正吸引人的还是妙丽超市的低价, 卖场内所有零售的商品一律用批发价出售。而且,如果顾客在妙丽超市内买到的商品比其他商店的价格贵,就可以得到价格5倍的赔偿。为了留住客人,多多招揽回头客,刘天就在香港首创了“ 妙丽会员制度” 。消费者每人交8 0 港元会费, 即可享受一年会员待遇; 集体入会统一办理会员卡, 每人每年交5 0 港元会费; 对香港的在校学生, 会费按以上标准减半。每到星期日周末, 妙丽会租用多辆公共汽车, 分多条线路、在各居民点把顾客接到商场来, 每人只需要花5角钱就成为一天临时会员,进店购物。会员价和非会员价格在商品价签上分别标注。对于超市会员,商品价格就有很大优惠。比如一套近3000港元的家具,会员价要便宜600元。据数据统计,“妙丽”的星期天会员常年维持在1万名左右;而长期会员,则高达20万人。

为了扩大知名度,刘天就还大手笔赞助香港的选美活动,推出妙丽小姐。今天社会上几位名媛富太,当年就是妙丽小姐出身。

在做好销售宣传的同时,为保证低成本,刘天就还严把进货关,降低积压耗损, 加快资金周转。他指导采购部门只进那些既适销对路又价廉物美的商品。当年,李嘉诚的塑料花厂也是妙丽百货商场供货商之一。

这些促销经营思路在现在看来,已经司通见惯了,但在几十年前的香港,却是一个大胆的创举,刘天就的商业思维, 吸引了各媒体的报道采访,他也多次被选为香港商界风云人物,妙丽超市因此门庭若市,生意兴隆。而他通过“妙丽会员制度”,募集到了每年数千万港元会员费, 作为再次投入流通领域的资本金。没几年,刘天就的妙丽百货成了香港的零售巨无霸,于很短的时间内集聚起源源不断的财富。

经过20多年的努力,妙丽集团多元发展,成为以百货批发业为主,兼营百货零售、地产、工业加工、旅馆、学校、旅游业的多种产业的综合集团公司,成为了名震东南亚的皮鞋大王。妙丽的经营地域从香港迅捷扩展到内地的深圳,亚洲的日本、新加坡,北美的美国、加拿大等地。妙丽集团每年在全球都迅速发展,不断地增设门市部和分公司。到1984年,在香港的营业额近4亿港元。

传媒奇迹《天天日报》

刘天就商海生涯中另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是他在香港报界的成功。

妙丽集团成功后,刘天就把触角伸入报业。1977年8月,刘天就以象征性的600 港元购入1960年创刊的《天天日报》,同时应承下190万的债务。刘天就当年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不讳“办报是一个生意”,而且拥有一家传媒又可以为集团的其它生意服务。但是想在报纸上赚钱,却是难上加难。

刘天就收购了《天天日报》后,就把自己的办公室搬到了报社接待台后面的房间里,被编辑部、广告部和设计部夹在中间。他当年接受采访时说他喜欢知道员工们上班时都在做什么。

刘天就对《天天日报》倾注了大量心血。他在收购报纸后,花费30多万港元遣散费解雇了许多没有能力老员工,并且高薪聘请优秀的编辑人才。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天天日报》的主编已经可以拿到20万港币的年薪,主任记者也有8万。他在香港首创了煲水的新闻理念。在头条新闻上他要求编辑部狠下功夫,如果这天没有新闻,就极力去发现或制造新闻热点,《天天日报》是八卦新闻的宗主。

办报纸是个烧钱的生意,刘天就买下报纸的头半年,每月花费50万;后半年, 每月花费20万。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不惜血本宣传《天天日报》。1977年8月至来年7月12个月间,刘天就就花了650万推广费,在广播上打广告,每天拿出5000份报纸免费派发。为了吸引读者,刘天就买了两辆劳斯莱斯轿车,读者只要填写《天天日报》的读者调查,就可以参加抽奖,优胜者可以免费坐劳斯莱斯到妙丽中心吃一顿“大餐”。这在当时也引起了轰动。

在与众不同经营理念的引导下,报业“门外汉”刘天就很快就把《天天日报》办成了一份有影响的报纸,日发行量升至9 万多份。1984年香港媒介调查公司香港市场研究社所做的调查中,《天天日报》的读者数量比半年前大涨50%,在全港排名第六,是排名前14的报纸中唯一出现读者数量增长的。

投资深圳第一人

如果大家在网上搜索“刘天就”的名字,会找到很多关于他的文章,而其中大多数写的是他在内地改革开放初期到深圳投资的事迹。他的故事被写进深圳市的历史中,很多当年的老干部直到现在还经常在深圳的报纸上写文章回忆这个“不一样”的港商。

刘天就被认为是第一个到内地投资的香港人,先于李嘉诚和霍英东。在中信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春天的故事:深圳创业史1979-2009》一书中,有若干章节详细描述了刘天就的经历。

1979年,中国决定开发深圳特区,但是开发需要资金。在当时的情况下,融资非常困难,邓小平对深圳特区负责人说: “中央没有钱,你们自己去搞,要杀出一条血路来。”这可难坏了当时特区的筹备者,因为光是开发罗湖4平方公里的土地, 搞好基础建设就需要10亿元,而当时国务院只答应贷款3000万。后来,时任罗湖小区建设指挥部副指挥的骆锦星提出把罗湖小区0.8平方公里的地按每平方米5000港元的价格租出去,筹资40亿,再拿钱搞基础建设。这在当时是个大胆的想法,却也让骆锦星担心自己是否在“卖国”。后来, 他在《列宁全集》上发现了一段列宁引述恩格斯的话后才放心地提出这个建议。原话是:“……住宅、工厂等等,至少在过渡时期未必会毫无代价地交给个人或协作社使用。同样,消灭土地私有制并不要求消灭地租,而是要求把地租——虽然是用改变过的形式——转交给社会。”

这个提议很快就通过了,消息也传到了香港。谁知道,第二天,刘天就就来深圳投资了。那时深圳是个渔村,没有公车也没有出租,刘天就就找来一辆自行车, 骑着进了深圳。晚上没地方睡觉,他就在深圳市政府临时办公室找个长桌子睡下。

政府里的人问刘天就为何这么急,他说香港几十年前也是小渔村,现在深圳变特区就是机会,他要来投资。

《春天的故事: 深圳创业史1 9 7 9 – 2009》一书记录了刘天就与骆锦星1979年12月31日的一段历史性对话:刘说:“只要划出一块合适的地皮就行。由我组织设计,出钱盖房,在香港出售,赚得的钱中方得大头,我得小头。”

骆说:“东湖公园附近,可以划出一块地方来,如何?”

刘说:“那好,所得利润,你拿七, 我拿三。”

骆摇摇头:“你拿得太多了。”

刘笑道:“你拿八,我拿二,如何?”

骆说:“我拿八点五,余下的是你的!”

刘说:“我们初次打交道,往后要做的事还很多,这次就依你的!

就这样,刘天就于1980年1月1日签署了深圳的第一份土地出租协议。在这块土地上修建的“东湖丽苑”,有108个单位, 每套售价1 0 万港元左右,在图纸确定后的三天内就在香港销售一空。

《春天的故事》一书记述“‘东湖丽苑’创造了多项第一: 第一个中国大陆的房地产商品住宅小区项目; 第一个合资房地产项目; 中国第一块土地出租协议;同时, 它还是深圳特区开发中第一项改革:土地出租。由于刘天就在其中的作用太大了,他给困境中的深圳提供了信心,开辟了出路。因此,深圳把刘天就称为了第一个到深圳投资的香港人。”

刘天就不仅为深圳带来了资金,还带来了先进的“资本主义”管理方式,打破了当时的“铁饭碗”。与“东湖丽苑” 同时开始的另一个项目是竹园宾馆,这座由刘天就出资,深圳出地皮和劳动力的宾馆是深圳第一家合资宾馆,也是当时设施最先进的宾馆。但因为当时“大锅饭”、“铁饭碗”现象严重,宾馆工作人员消极怠工、人浮于事,宾馆经营日益萧条。刘天就大胆的引入“炒鱿鱼”机制,率先开除6名表现差的员工,引起震动。再后来, 竹园宾馆采取职务工资、技术工资和浮动工资的工资制,在全国开了先河,中央组织部还曾学习竹园宾馆的经验。

令人叹惜的是,4年后,因为战线拉得太长,资金周转出现问题,刘天就这位来深投资的港商第一人,宣告破产,远走加拿大。八十年代中期刘天就把《天天日报》的经营权售于何世柱夫妇,他在竹园宾馆的权益也被收购,从此远离了中国的商场,定居加拿大。

倾心慈善事业

把昨日的纷扰留在身后,迁居到温哥华的刘天就本来已经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可他还是闲不住,又投入到加拿大的慈善事业中来。转眼20多年,他为本地的老人和低收入人群做了很多的“不一样” 的实事。

1 9 9 0 年, 刘天就建立“ 钓鱼俱乐部”,为老人们搞生日聚会,出海垂钓, 每次活动人气都很旺。俱乐部丰富了本地老人们的业余生活。俱乐部经常为低收入长者提供便宜的垂钓旅游服务,每次都有很多原来没有机会出海的老人参与。在和很多低收入长者的交流中,刘天就了解到他们所面临的许多亟需解决的实际问题, 如英文不好,不知道如何申请政府对老年人福利政策的补助;精神生活匮乏,文化语言障碍与社区隔绝,感到孤独;鳏寡孤独无人照顾、收入窘困,住屋、生活质量不高;缺乏健康生活方式交流的渠道等等。在刘天就心中渐渐地形成了成立一个专门为老年人服务的组织的念头。经过多方筹备和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的参与支持, 加拿大低收入长者福利促进中心于2004年正式成立了。

加拿大低收入长者福利促进中心位于列治文Anderson街8151号,刘天就作为会长,多年来坚持为低收入长者福利奔走,通过多种途径与各级政府交流,积极争取有关政策来帮助耆英长者,让会员一元钱能当两元钱使。

创会以来,中心管理人员争取到餐饮、报纸、旅游、电话卡、理发、推拿按摩、就诊、生日聚会等优惠折扣福利。还帮助那些没人照顾或行动不便的老人购买生活用品,用私家车送货上门。中心每天销售中文报纸130份以上。上午每份报纸售价0.45元,下午三时每份0.25元,下午5时每份0.25元, 而且每买一份报纸都有面包赠送。这种出人意料的价格,廉价服务已经帮助到6000 名以上的会员,估计到2013年,会员人数将扩展到3万名。

除了对老年人的关爱,刘天就的视野又投向了青年人、新移民。刘天就认为“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授人以鱼只救一时之及,授人以渔则可解一生之需。新移民来了加拿大以后,为他们提供各类免费的就业技能培训班,帮助青年和移民掌握一生受用的一技之长,扶助在逆境中打拼的移民。福利促进中心办公室的墙上,悬挂着“微笑人生、有情有义、快乐无边”的横幅。短短的三言二语,表现出刘天就所领导的团队凭借爱心坦诚付出的精神。为社会服务尤其是在为长者争取社会福利方面,刘天就已全身心投入20年。

对于刘天就来说,他精彩的人生里拥有过大富大贵,也经历过挫折与低谷, 这一辈子他不断奋斗,敢为人先,梦想天开,从小他就记住他父亲写给他的那副字“学无止境”。最终,他在回馈社会、帮助弱势群体上找到了自己的终极乐趣,并感受到了内心的快乐和平静。刘天就对于财富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他说:我不是财富的拥有者,只是过路的管理者;人出生时两手空空而来,离开时两手空空而去,既来之,则安之,一生总得为孕育我们的宇宙世界留下些什么。每个人都有生和死,他信奉在福利促进中心墙上挂着的孙文(孙中山)的话:“天下为公”,心安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