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宋开国三十余年之时,有一段在王安石等人新旧党纷争之前少有的太平时期,在这段时期里,有一位宋代文学的先驱,王安石、范仲淹、欧阳修等才华横溢的新起之秀皆出自他的门下,此人便是晏殊,他与晏几道父子二人分别被称为“大晏”与“小晏”,父子文风同是以唯美婉约出名。晏殊生于宋太宗淳化二年,南昌进贤人,字同叔。他与后来仕途坎坷的文学政治家不同,晏殊十四岁被称为神童并且入试,深受真宗的喜爱和青睐。少年之时便被赐同进士出身。也正是晏殊,在考试时上奏要求更换考试,并且坦诚布公地说诗、赋、论的考题他曾答过。由此可见,真宗不仅欣赏他的才华,更欣赏他诚实憨厚的品性。于是晏殊被赐予秘阁读书深造,三年后,召试中书,在太常寺任职九品奉礼郎,太常寺与大理寺、光禄寺、太仆寺、鸿胪寺合为五寺,而九品奉礼郎主要是着手赞导礼仪事务等。大中祥符元年起,晏殊的父母先后去世,连服丧期都未满就又被朝廷召回,由太常寺丞一职起,依次被提拔升迁为翰林学士、左庶子、官及正五品,主掌记注、撰文等事务,当朝皇帝有事询问时,便传纸条给晏殊,晏殊上谏也同样以纸条的方式,整个过程十分严谨机密。

然而,没有谁的一生会毫无起伏跌宕,干兴元年,晏殊正式步入他仕途中的低谷。当时先帝驾崩,年仅十多岁的仁宗继位,刘太后垂帘听政。朝中宰相丁谓、枢密使曹利欲熏心,想独揽大权,众官议论纷纷,朝野大乱。刘太后“垂帘听政”的建议是晏殊提出来的,得到大臣们的支持。后来晏殊因反对张耆升任枢密使,违反了刘太后的旨意,加之在玉清宫怒以朝笏撞折侍从的门牙,被御史弹劾。

此后,晏殊致力于扶持国内教育系统,也十分重视书院的发展,当时他大力拓展应天府书院的发展,并邀请自己的得意门生范仲淹讲学,晏殊又与范仲淹一起,开创官学,所谓官学就是当时培养人才的学校系统。史上著名的“庆历兴学”就是指晏殊开设京师至郡县的官学,完善了当时的教育系统,为国家培养更多栋梁之才。

明道元年,晏殊官至副宰相,尚书左丞。彼时,他家中第七子也就是晏几道才刚两岁。只是命运弄人,来年晏殊再次被贬。直到五年后,晏殊因为在平定西夏一事上颇有功劳,才复职三司使。三司使是北宋时期最高财政官。职位仅次于参知政事,也就是晏殊在明道元年的职位。而在晏殊晚年之时,他已官拜宰相。只是人到暮年已无心力,再者疾病缠身日趋恶化,不久后便与世长辞。死后被封谥号“元献”。

晏殊一生在文学方面更取得了重大成就,他能诗、善词,文章典丽,书法皆工,而最擅写词,有“宰相词人”之称。他的词,吸收了南唐“花间派”和冯延巳的典雅流丽词风,开创北宋婉约词风,被称为“北宋倚声家之初祖”。他的《浣溪沙》:“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蝶恋花》:“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撼庭秋》:“念兰堂红烛,心长焰短,向人垂泪”等词作都广为流传。其中蝶恋花最为著名,更被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与柳永的《凤栖梧》和辛弃疾的《青玉案》合喻为人生治学的三大境界。《人间词话》有一段云:“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释诸词,恐晏、欧诸公所不许也。”晏殊这首《蝶恋花》正是王国维所言的第一境,这三句虽然包含望而不见的伤离意绪,但感情悲壮,毫无纤柔颓靡。由此可见晏殊文学造诣之高深。他一生写了一万多首词,可惜的是大部分已散失,仅存《珠玉词》136首。《全宋诗》中收其诗160首、残句59句、存目3首。在《全宋文》中仅存散文53篇。他是一位典型的多产词人,更是宋初婉约派的一代词宗。下期我们将赏析晏殊的代表词作《蝶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