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某小学家长委员会竞选的“家长履历表”引起了网络轰动,高校教授、公司总裁、常春藤海归博士等一个个“霸气侧漏”的家长都争相竞争加入家委会,而表示退出竞选的家长则发出“警告”:别欺负我家小孩,否则可以“把股票跌停,包括茅台。”
热点事件也把“家长委员会”推到了台面。与中国不同的是,在加拿大,家长咨询委员会(Parent Advisory Council, PAC,以下简称家委会)的权力大多了!

加拿大家长咨询委员会简介

加拿大的家长咨询委员会按省或学区及学校的不同,各履行不同的职能。
从架构上来说,每个家长都是学校家委会的成员,只是在设置上,会有主席、副主席、秘书、会计及一些具体事项的执行委员,比如专门负责筹款的、负责热午餐计划(hot lunch)计划的、负责学校计划制定(school planning)的……这些“常任”执行委员每校大约有10人左右。
家委会每月开会,共同商讨和筹划活动,以改善学校的生活及学习环境,帮助孩子学习成长。也会让家长对孩子的教育表达意见、为家长提供各种资讯等。

家委会“权力”大 重要作用不可忽略

在加拿大,家委会的作用可以说相当重要且权力不小。
南素里朱太太在2012年时加入了孩子所在学校的家委会,主要负责传播交流(Communication)这块,也负责学校网站。此外,她还会代表学校的家委会每个月去参加“D Pac”——学区(school district)的家长咨询委员会的会议。
朱太太说:“别小看了家委会,连校长也是要给家委会做汇报的!”她解释,家委会有负责筹款的,通过筹款来支持学校教学计划目标完成。教育局给每个学校的拨款都是杯水车薪,“按照教育局那个标准,每个学校只有一台或少量几台投影、电脑,这显然不够!”
她指出,孩子所在的学校,在家委会的筹款努力下,目前已经有了35台iPad,很早就实现了iPad教学;电脑房有30台iMac苹果电脑供学生及教师使用;每个教室都配备有投影仪。而且他们还升级了图书馆、给学校操场增加了滑梯、攀爬架等设施,这些都是透过家委会的筹款而实现的。而在某些重大改革及教学规划上,家委员也可以起到决定性作用。

华人家长参与少

虽然家委会权力大,但华人家长参与并不多。以朱太太孩子的学校为例,一共360多名学生,华人学生有90人,不算少,但竞聘加入家委会“常委”的仅有朱太太一人,不只如此,每月开例会的时候,也鲜有华人家长会参与。
列治文Spul’u’kwuks小学一位华人家长也分享了她的经历:该小学华人学生占80%以上,参加家委会月例会的有12人,仅她1人是华裔移民,其他都是西裔或印裔。她了解到,华人在学校管理、家校互动过程中的参与度不是很高。
朱太太认为,华人家长参与不高的原因之一是语言问题,许多华人家长英语水平不够,阻碍了参会热情;另一方面,中国来的家长对这边的教育制度及学校管理方法等不是特别了解,并不知道家委会在学校建设上的重要作用,所以参与意识不高。
朱太太表示,虽然不是她的职责,但她每次参会后都会将会议内容整理好,写成会议纪要,通过微信群发给华人家长,让他们了解学校的情况。“现在群里的家长都习惯了看我的会议纪要,明年我孩子毕业了,我自然会退出,他们都急了,好在有两位家长‘挺身而出’,表示会接继。”
事实上,华人家长参与家委会会议,不但可以了解学校各项情况,也可以给教师及其他家长留下一个好印象。加拿大是一个讲究义工文化的社会,人人做义工,为社区共建出力是常见的事。本地人在这样的文化中长大,自然会积极投入。华人如若能更多参与,也能塑造出华人热心助人、乐于奉献的形象。

参与家委会对孩子影响大

非营利机构儿童趋势(Child Trend)网站的报告指出,家长们对孩子学校生活的参与可以促他们在学业上的表现,往往成效比辅导他们作业还明显。该报告指出,家长们的参与一方面可以监督学校和课堂的活动,协助老师来鼓励孩子良性行为;另一方面老师也会对参与度高的家长孩子给予更多关注,以便及时发现孩子学习上有任何问题。
朱太太对此观点颇表赞同。她说,每个月面对校长和老师,“混了个脸熟”,又常与他们探讨教育方法等,给他们留下了“这个家长重视教育,愿意投入”的印象,同时也加强与学校老师之间的情感联结等,小朋友在学校自然会比较受老师的关注,“对孩子来说也是有重要作用和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