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的早上10点,付林德(Markus Frind)从在市中心的公寓走入一栋办公大楼。这一段并不远的步行距离,但对付林德来说,走得还有点吃力——毕竟过去几年,的“通勤”之路无非从卧室走进客厅。
付林德的名字说出来很少有人知道,但创建的网站,已经几乎成为北美的约会帝国——总数超过1个亿的注册用户、每天有360万人活跃在这个网站上,寻找们心仪的婚恋对象。
这个传奇般的约会网站,就Plenty of Fish(POF)。
随后,付林德到了位于26楼的办公室。此时这里静悄悄的,地上简单铺开一张地毯,墙上看得出刚刚粉刷过,这个可以轻易容纳30名员工的超大办公室,却只有八台电脑显示器。付林德在一台电脑前坐下,开始处理“每日要务”。
比如一个公司希望在POF上做广告,给出了18万的报价,等候付林德签名。还有16亿的个人广告每天要在POF上发。当付林德当年随手创建POF的时候,肯定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会有如此庞大的人口数量来这里寻找爱情。同样,直到2007年以前,付林德一直一个人管理整个网站。后来为了处理一些琐事,雇了3名客服。
几乎所有的事情,一人完成,而每年的进账,上千万元。不到11点,付林德打算离开了。已经处理完了当天所有应该处理的事。下班了。

21世纪的“童话”

这简直像一个21世纪的童话:一个毫无背景、大名不扬的年轻人闲暇时创了一个网站,没有读过什么麻省理工或哈佛,甚至连四年大学都没上过,居然就成了一名每天只需要工作1小时就可以年入千万的亿万富翁。这段传奇的背后,究竟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1999年,普通家庭出身的付林德毕业于一个技术学校,在那里学了一个两年的计算机课程。当时正逢互联网泡沫破灭,到处都失败的创业公司。2002年几乎一整年,都处于失业状况。有一次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工作:“刚进去时公司有30名员工,5个月后,裁得只剩下了5人。”
2003年,付林德24岁,花了两周时间学了一门新出来的计算机语言:ASP。为了以后找工作的时候可以证明懂ASP,抱着练练手的想法,随手做了一个约会网站Plenty of Fish。
其实当时大型的约会网站并不少,比如Match,Lavalife,Hot or Not,Ashley Madison,都已拥有数百万的用户。付林德的想法,那么,我就做一个简单的,关键免费的网站,可以让用户贴上个人信息。
就这样一个不经意的举动,为打开了一片蓝海。一个需求庞大而暂未被人察觉的市场,不但一些暂时不想交会费的用户喜欢,那些付费的约会网站也急需找到一个地方来花费们的巨额广告预算
2003年3月,POF网站运行没多久,当时网站一天只有几百个访客,但访问增长稳定。随后,谷歌推出了AdSense网络广告方案,该工具可以让具有一定访问量的网站发布与网站内容相关的谷歌广告,并将流量转化为佣金收入。付林德敏锐地预测,可能要发了。
第一个月,POF的月广告的收入5加元,但到了年底,广告收入已经达到了3300元。当广告收入达到了4000元的时候,付林德从原公司辞职了。
到2006年6月,谷歌支付给付林德一张90万元的支票,相当于每天的收入3万元。2008年,付林德告诉《纽约时报》,网站一年的净利润1000万美元。

特立独行 做一个“丑陋”的网站

很有意思的,原本的POF的页面可以说许多网页设计师的“噩梦”——怎么可以如此粗糙、如此没有设计美感?其实付林德有自己的想法:要简洁,哪怕这个网页看起来就像你家读中学的侄子闲着没事一个下午弄出来的。付林德说,第一,网站现在运营得好好的,完全没有必要浪费钱做设计;二,每天这么大的访问量,你根本无法去预测一点小改动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比如说,首页的个人资料的照片可能都无法自动调整大小使其变得美观。在付林德看来,“正好,这使得用户点击进去看个人资料”,的网站正靠流量及带来的广告变现,多点击两次等于更多收入。
此外,也不愿意给POF添加一些花里胡哨的功能,比如聊天室或视频档案之类,尽管这用户强力呼吁的。付林德说:“我才不会听用户的”,认为这只少量不想花钱的用户的“愚蠢”主意。相反,把精力集中在约会网站真正需要的地方,比如数据分析。当用户搜索的关键词“金发女郎”时,网站就会记住这些喜好,为用户提供合适的匹配。这个功能在现在已经十分普遍,但在当时,付林德的这种想法十分具有前瞻性的。
这也POF的成功匹配率超高的原因。据付林德当时的估计,网站每年至少可以让80万对爱人牵手。

从务虚到务实 展开另一段人生

2015年7月,Match Group以5.75亿美元的天价收购POF。该集团拥有Match.com,OKCupidh和Tinder等社交网站。而付林德这个经为失业愁白头的年轻人,就此结束的“红娘”生涯,开始了另一段人生。
卖了POF后,付林德一下子拿了这么大一笔钱。原本就每天仅工作一两个小时,现在就连这一两个小时也不需要了。接下来干什么呢?
当时的付林德已经两个孩子的爸爸。不需要工作后,带着孩子到处游玩,在夏威夷待了几个月,在那里买了一些地建酒庄,也开始尝试正儿八经的投资。
喜欢那些高风险的项目,投一些钱进去,如果运作得好,收益可观,如果失败,“那有什么关系?我可以承受。”每年可以投入2%-3%在这些超高风险项目上。
玩地产。在这方面投资比重很大。而其方面,也可以随便投入一两千万元。比如买了一个钢厂,一个以技术“发家”的人居然买了一个几十年都难得技术更新的传统产业,觉得,完全可以把这些传统产业互联网化,就会变成巨大的生意。
至于过往的“红娘”经验,付林德说,你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爱情,需要妥协的,如果两个人都不愿意屈服,爱无法形成。当然,另一个爱情“预言者”你的收入,如果两人的收入相当,又有共同爱好,在一起的可能会更大。
最后,建议创业者,尤其年轻的创业者,再忙也要抽时间给配偶:“如果你每周工作80小时,那么除了生意,你也会一无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