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农历新年的钟声已经渐渐远去,不知不觉中,春节最初的热络气氛似乎有些消退了。但所谓“没出正月都是年”,当下,全球的华人社区依然处在庆祝春节的过程中。对于世界各地的华人来说,春节无疑是一年当中最主要的节日。无论来自中港台、新马泰,也无论习惯性地在春节期间说出“恭喜发财”、“新年好”还是“Happy Chinese New Year”,只要身体中流淌着中华民族的血液,就一定会知道这个节日之于全体华人的重要含义。而今年适逢鸡年,同“吉”字的谐音使得这个春节相较寻常更具吉祥富贵、大吉大利的美好寓意。而来自大温的华人,也以各自的方式,缤彩纷呈地欢度了鸡年春节。他们各自的故事,也为“年”这场对华人来说盛重而深刻的仪式写下了一个个生活化的注脚。

 

留学生:温哥华的年比家里还有意思

这是留学生小谢在温哥华的第一个新年。她刚刚来到加拿大半年,目前在本地一所高校学习社会学。今年二十岁的小谢是河南人。她说,自己生活在一个小家庭,每年过节的时候,家里基本只是三口人一起吃顿年夜饭,看看春晚而已,甚至连亲戚之间走动都很少。回想起往年在家乡过年时,她觉得“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每每大年三十,别人家都是动辄十几人齐聚,自己家却冷冷清清,“挺没意思的”。这次过年前,小谢觉得自己要迎来人生中最冷清的一个春节了。“家人都不在温哥华,朋友又没认识几个”,她简直怕自己成为那种韩剧里在新年夜孤身一人边流泪边吃盒饭的女性角色。

留学生章节:舞狮是温哥华华人迎新年的必备表演项目

小谢没有想到的是,大温这片“宝地”反倒帮助她发掘了许多之前错过的过年的乐趣。大年初二,在几位本地好朋友的推荐下,她去温哥华的中国城看了舞狮表演。小谢说,那其实是她这一辈子第一次看到正宗的舞狮表演。相比电视上所常见的舞狮,亲眼见证华人师傅随着传统音乐毫不惜力地上下舞动制作精良的狮子,让她感到十分震撼。而现场的各界华人之多,每人兴致之高,更让小谢感到不可思议。她说,想不到许多在中国看上去已经被遗忘的传统文化习俗,反倒在大洋彼岸传承了下来。被本地浓厚的中国氛围所惊呆的小谢甚至感叹:“温哥华的新年竟然比家里的还有意思!”

小谢对温哥华年味的大惊小怪几乎招来了外国朋友们的“鄙夷”。她的几个金发碧眼的同学,因为住得离中国城不远,从小就见惯了中国城逢年过节的热闹景象。以至于当小谢兴致勃勃地向他们描述舞狮的精彩场景时,几位外国同学纷纷发出了“你到底是不是中国人,怎么舞狮都没见过”的奚落。

不过,对于小谢来说,这个新年还有两点美中不足。不足其一,是舞狮固然精彩,却无法治愈味觉上的思乡。她费尽心思,也暂时没能在中华美食云集的大温找到地道的河南餐馆。“因为河南菜不怎么上台面吧,”说起家乡菜的小谢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可还是想我妈做的胡辣汤!”不足之二,则是因为去看舞狮那天出门有些晚,错过了在中国城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这次没见着小土豆,下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上班族:十四年来第一次和家人过节

对于上班族Carl来说,这个新年具有独特的意义——这是他十四年来第一次和家人一起过春节。十四年前,他只身来到加拿大求学,毕业后,Carl留在大温工作。和很多从那个年代走来的移民上班族的经历相类似,因为就业环境不佳,Carl在起步阶段做过许多和自身专业毫不相关的体力活。直到最近几年,他才找到了自己喜爱的设计工作。工作机会来之不易,而每逢春节又偏偏是客户最多、最忙乱的时候,因此Carl每年都不得不选在其他时候同国内的家人团聚。

上班族章节:Carl和母亲抢到了特鲁多发放的红包

往年,Carl会在春节时招呼三五同乡好友,并为他们做上一顿丰盛饭菜,庆祝新年。今年,虽然Carl依然没能回国,但他的母亲终于找到机会来到大温同他一起过节。对于Carl的母亲来说,这个春节也十分独特——这是她第一次在国外过春节。来大温前,Carl的母亲有些激动又有些忐忑,总想给儿子带些海外吃不到的家乡美食,却被Carl劝下。来了大温后她才发现,儿子没有骗自己,这里真的汇聚了中国各地的食材。

Carl来自广西,和北方喜吃面皮饺子的习俗不同,Carl的家乡过年时必吃鱼饺。鱼饺的制作工序十分复杂,先要取鱼肉,剔净鱼刺,再腌制、碾开制成饺子皮,最后配以精心调配的馅料,方能做得一道地道的鱼饺。为准备过年时的鱼饺,Carl的母亲提前几天就开始准备食材。Carl虽然因为常年漂泊在外,已经练就了一身好厨艺,但始终没能学到家乡菜的精髓。暌违十四载再次在春节吃到母亲做的鱼饺,Carl几乎留下幸福的男儿泪。

不像错过特鲁多的小谢,Carl和母亲不光在大年初二见到了加拿大总理,还幸运地抢到了他的红包。Carl说,自己平常挺“宅”的,不喜欢凑热闹。来了温哥华这么多年,一次都没有参加过春节的游行活动。这次之所以跑去唐人街,是为了能和母亲一起感受本地的春节氛围。不过,习惯了国内新春氛围的母亲对温哥华的春节庆祝方式稍微有点不满意,“没人放鞭炮,不够热闹。”

节后不久,母亲又要回到中国。Carl说,不知道明年的春节还能否和家人一起过。被问及新年的愿望时,他说,“大概所有中国人的新年愿望都差不多吧!我希望新一年里家人身体健康,我的工作发展也能顺心如意。”

 

二代移民:特朗普害我没法回家吃饺子

自9岁随家人从北京迁居温哥华后,Emma就在这里生活、学习,直到大学毕业。现在,Emma的父母都已经退休,Emma自己也在两年前以突出的个人能力被一家美国的顶级广告公司录用。得益于北美自贸协定,已经入籍加拿大的Emma可以利用TN签证畅通无阻地前往美国工作生活。

(排前问我)二代移民章节:Emma收到了数封来自公司法务部门的“警告信”

但是,这个春节对于Emma来说却挺“闹心”的。Emma的父母都是北京人,家里也保留着过年团聚吃饺子的传统。虽然Emma几乎从小在加拿大长大,身上的“中国气质”也已经丢的差不多了,但即便远在美国工作,每逢春节,Emma还是会回到温哥华的父母身边,笨拙地帮母亲包些饺子,再陪他们吃上一顿年夜饭。大年初一一到,她会和家人一起去逛逛列治文时代坊(Arberdeen Centre)之类的“中国人开的mall”,不特别买什么,只是为了凑凑热闹。今年春节,Emma本来计划和往年一样回家过年,再多请几天假去看看住在列治文的男朋友。

可没想到,美国信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年三十”当天整出个“幺蛾子”,他签署行政令,禁止七个伊斯兰国家的公民入境美国。本来,Emma虽然对这项颇具极端保守主义色彩的新规感到厌恶,但也觉得这对于加拿大籍的她没什么影响。可没想到,政策消息刚刚发出不久,她所在公司的律师遍紧急发邮件给全体加拿大和墨西哥员工,“强烈建议”大家在未来一段时间不要出国。Emma跑去公司法务部门询问原因,律师说,虽然现在特朗普并没有对加拿大人赴美发表任何意见,但他一直对北美自贸协议不满,以他的性格,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突然签署行政令,宣布退出北美自贸协定。到时谁也说不好加拿大人和墨西哥人的TN签证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如果那时员工身在境外,很可能就回不来了。

Emma本来已经买好了飞往温哥华的机票,经律师这样一“吓唬”,也只好紧急退票,再打电话安抚国境这端望眼欲穿的父母和男朋友了。毕竟,已经获得美国绿卡的伊朗移民滞留美国机场的案例近在眼前。当象征着美国永久居住权的绿卡都不再保险时,仅仅作为工作许可用的TN签证的有效性,似乎也前所未有地受到威胁。在当下的动荡时期,Emma只能选择谨慎行事,毕竟顶级广告公司的工作机会得来不易,她不想为了一顿饺子而被残忍地拒绝在国境之外。

“有家不能回”的Emma只好拉拢了几个美国同事到所在城市的唐人街吃火锅。这对于常年回温哥华过春节的Emma来说,倒也算是独特的体验。只不过同事里没有华人,年味也就没那么浓厚了。到最后,Emma觉得自己像是“过了一个中国主题的party”。回家以后,一向对中国传统不怎么在乎的她甚至学着妈妈每年的样子给房间做了个大扫除,“清清晦气”。

说起这次春节的体验,Emma觉得“挺烦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放心地回加拿大”。新的一年,她希望特朗普的新政权赶快走向稳定,让她这样身在异乡工作的移民能够自由、安心地出入国境。

 

寺庙义工:列治文烧头香 一年“好彩头”

这是王先生在列治文的第五个年头了。“来加拿大之前听人说这里什么都好,来了以后发现什么都不适应,”回想起最初登陆的日子,他有些自嘲地说,“啥也看不懂,啥也不会说,连门都不敢出”。在中国,他是事业有成、受人敬重的“王总”,在好山好水的列治文,他却只是众多足不出户、有苦难言的“路人丁”之一。在列治文过第一个春节时,王先生和妻子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餐食,窗外却听不到熟悉的炮仗声,平时往来的亲友也远在天边。一家人相视无言,新年过得冷冷清清。“那时甚至动了回国的念头,”王先生说。然而,为了孩子的教育前景,王先生还是选择留在加拿大,履行完自己的“移民监”。

义工章节:除夕当晚寺庙内人头攒动、香火旺盛(Photo Credit:Edison Sy)

在中国时,王先生就是一名佛教徒。在列治文的生活变得百无聊赖之时,他想到了自己的信仰。经人介绍,他前往了在当地颇有名气的佛教寺庙灵岩山寺。“一开始只是为了找人说说话,”王先生解释道。庙里的僧人们都是台湾人,信众也大多是华人,王先生在这里竟找到了十足的归属感。于是,他干脆从信众变成了寺庙里的义工,经年累月地为寺庙义务劳动。

出国前,住在北京的王先生也亲自见证和参与过春节到雍和宫“抢头香”的“盛事”。王先生说,自己几年前去“抢”过一次“头香”,除夕夜十二点一过,他就前往雍和宫,没想到身前已经排了长长的大队。当时排在自己身前的是个河南小伙,小伙为了抢头香,竟提前一天特地坐火车来了北京,都没和家人吃年夜饭。回想当时的情景,王先生说:“好几百人排了一夜,早上7点门一打开,大家都像跑百米一样往里冲,就为了抢着第一个把香插进香炉里”。后来,王先生觉得“抢头香”功利心太重,之后就不再参与了,“信佛不是做交易,心诚才是最关键的”。

他告诉加西周末记者,不少大温的移民延续了在中国“烧头香”的传统,希望能在新年之初到寺庙请上一柱香,为未来一年赢得“好彩头”。而王先生这样的义工们,则需要早早前往寺庙,完成各自的工作,“有的负责帮义工和信众做斋饭,有的负责帮助讲解教义佛法,有的负责引导秩序”。王先生说,因为前几天发生了功德箱被人抢走的事件,今年他和另外几个年富力强的师兄被分派了安保工作。

王先生所在的寺庙不像北京的雍和宫,要等到大年初一一早才放等待的信众进门烧香。灵岩山寺为了迎合信众心愿,在新年期间开放到深夜。除夕夜当晚,有近百当地华人信众前来灯火通明的大殿烧香拜佛。“这里就不用抢啦,”王先生说,“很多人选在刚过十二点时来上香,相互很谦让,维持秩序的义工没有太多要做的。”

王先生来到加拿大以后,除了第一个之外的每个春节都是以在寺庙做义工的形式度过的。因为他的妻子和孩子也是佛教徒,所以做义工时是“全家齐上阵”。不过,由于男女义工所被安排的任务通常不同,除夕当晚,王先生虽然和家人同在寺庙中,却几乎见不着彼此的面。去年,他的妻子被安排给信众和义工包饺子,因为人手紧缺,妻子一人几乎包了上千个饺子,回家后累得整整睡了一天。

除夕时别人家都是大鱼大肉,王先生一家却只能清汤寡水、辛勤劳作。不过,王先生认为这是一种修炼,“清心寡欲地开始新一年,感觉很好”。他说,之所以每个新年来到庙里做义工,都是为了提醒自己和家人在未来一年全心向善、多做好事。而且,因为心灵有了寄托,他初来加拿大时的空虚感也不见了:“能在新年时和家人以及师兄师姐一起引导更多信众拜佛向善,我很开心。”

 

台湾移民:大陆人让温哥华更有年味

Janet是地道的台北人,她已经搬来温哥华二十多年了。在这里,她和来自中国大陆的老公组建了自己的家庭,还生下一儿一女。Janet说,儿子女儿都在加拿大长大,“性格上也基本是外国人了”。虽然每年春节,Janet还会要求在外工作的孩子回家团圆吃饭,但她的儿女对中国春节的文化与习俗已经十分陌生了。

不过,Janet对春节还是很重视。每个农历新年,她都会邀请诸多亲朋,按照台湾的习俗在家围炉。“我也不知道台湾人为什么这么喜欢火锅,一年四季都吃火锅还吃不腻,春节也要吃,”Janet笑道。她说,来温哥华二十多年,自己已经抛弃了很多过节的传统习俗,但现在依然起码要坚持全家一起吃年夜饭、穿新衣。

Janet对传统观念的重视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她的母亲。她的母亲今年已经九十多岁高寿,依然生活在台北。Janet每年初二之后都会坚持飞回台北看望母亲。而母亲虽然年事已高,对各种过年的习俗礼数却要求甚严。身为基督徒的Janet每次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在母亲的监督下以中国传统方式祭祖,烧香叩首一个都不能少。“我的母亲是非常传统的女性,连每年过节时吃的菜都有严格要求。按照台湾习俗,餐桌上一定得有鸡、鱼和橘子,还必须有佛跳墙和长寿菜,”Janet说,母亲年轻时候干起活来十分利索,一个人准备一个大家族的年夜饭,绝不拖泥带水。现在年岁长了,也依然指挥晚辈依照习俗准备过年期间的餐食,雷厉风行不减当年。

不过,Janet说,她已经认定温哥华为自己的第二故乡。诚然每年还要返乡看看母亲,但自己对台湾的情感已经越发淡漠。反倒是温哥华,“这些年越来越有过年气氛”。回首自己在温哥华的二十余载,她说,刚来时觉得大温年味很淡。虽然彼时也有许多港人庆祝新年,一来华人社会地位较现在更低,二来自己同港人的文化并不亲近,总觉得格格不入。这些年,台湾移民并未大比例增多,但大陆移民人口猛涨,也带动了本地中国文化的发展。Janet觉得,虽然台湾和香港地缘上较接近,但台湾人还是觉得对同宗同源的中国大陆文化更有认同感。“这些年大陆移民越来越多,我们台湾人反而也觉得这里年味越来越浓了!”

Janet说,台湾岛内一直有“蓝绿之争”,民心也呈现出几乎分裂的状况,但无论政治立场如何,生活起居却都逃不开源自中国的文化传统,春节就是最好的证明。“不管你支持哪方,是独是统,春节时一定都会自己煮一样的饭食,遵循一样的习俗。”新的一年,她希望自己的儿女中文再好一点,“虽然他们不一定乐意,但下一代还是应该学习华人的传统文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