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已经越来越多了,留学生的年龄也越来越低。这些只身海外的未成年孩子,不但需要面对语言文化的双重冲击,还需要应对社会的复杂,与骗子过招。而对一些所谓的“监护人”而言,他们不过是一种生财工具而已。

虚拟绑架案

中国留学生频中招

5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温哥华总领馆召开2018年度领保联席协调会,《加西周末》应邀参加。孔玮玮代总领、副总领事王承军、侨务领事胡启全等向与会的大温各大媒体、旅行社、及部分学生社团代表介绍了领保安全情况,并提醒公民提高警惕。侨务领事胡启全在会议上表示,仅大温地区就约有五、六万留学生,而近年来针对留学生的领保案件就占到所有领保案件的一半。“这还只是接到求助和参与处理的数字,实际发生的可能更多。”
他以近期频发的虚拟绑架案为例:“温哥华去年就有10个学生被虚拟绑架,今年4月底到5月中就发生了7起,其中只有1起案件的父母没有被骗到钱。”
有关虚拟绑架案,常住大温的人士其实已经非常熟悉:先是接到来自假的中国大使馆或中驻温总领馆的录音电话,称接听人的护照到期、有包裹、银行信息被盗用、涉嫌洗钱、需要协助警方调查等,如果接听人按照提示按了某个号码或回拨,诈骗分子会趁机套取个人信息等,甚至引导接听人拍摄自己被捆绑的图片或视频、向家长哭诉自己被绑架等。之后,诈骗分子又让接听人切断手机、微信等,并藏身不与任何人联系,甚至坐飞机回国。紧接着,诈骗人就会趁失联期间向家长骗取赎金。
胡领事表示:从去年开始该诈骗手段就不断盛行,许多媒体都曝光了,使领馆、骑警、市警等都多次发出了提醒,然而,依然不断有留学生中招,令人痛心。
中国留学生频频被骗的背后,反映着孩子的社会经验不足,以及社会对这个群体关注的不够。这些只身留学海外的未成年孩子,面临的还不只是骗局。去年列治文17岁国际留学生于林海自杀事件,也再一次引起了各界对未成年留学生心理健康和照护方面的关注。

来自移民律师的故事

数据显示,2017年,加拿大的国际留学生已经达到了50万人,有7万1000多名是来读中学或小学的未成年孩子,其中又有约三分之一是来自中国。这些来自中国的未成年留学生中,许多孩子并没有父母陪读,而他们的“监护人”也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
本拿比移民律师李广田对本地英文媒体《温哥华太阳报》分享了他的一次经历:有一天,一名客户风风火火冲进他的办公室,“该客户希望获得一份公证,能让他合法成为10名未成年国际留学生的监护人。”
李广田没有接这个案子。当移民律师许多年的他,对本地低龄留学生的情况有所了解——他们通常12到15岁,独自离家来到加拿大,孤独、脆弱,有的孩子甚至会走上自杀的道路。
李广田问客户:“你为什么要给这么多孩子当监护人?你了解自己的责任吗?”
什么人可以充当未成年留学生的监护人,这一块加拿大联邦政府仅有非常有限的一些规定,笼统来说,如果你是25岁以上的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你就可以申请成为监护人。而且,没有规定要求监护人必须和未成年孩子住在一起,所以很多孩子最后都是自己外出租房。
这样粗糙的规定导致了一个新兴行业的兴起——成为未成年留学生的监护人,每年可以从孩子家长那里获得2000至4000元的收入,而监护人本应该做的事,比如与学校老师见面了解孩子的情况、监督孩子的健康等事宜通常都被忽略了。

身负移民重任 他们压力更大

李广田说,许多未成年孩子有精神问题——压力大、孤独,他们需要来自家长的关爱,而不是被送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与大多数陌生人同住。“而且,因为文化原因,很多中国来的孩子也不会随便报忧,他们知道父母为了送他们出国,花了不少钱,他们也怕遭到父母骂‘为什么别的孩子就可以适应,而你不行?’”
另一位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表示,很多家长送年幼的孩子出国读中学或小学,一是认为孩子越早出来就能越容易适应,这样他们毕业后在申请移民时会更具有优势。与一般留学生相比,这些身负移民重任的孩子压力更大,因为他们几乎没有退路。
除了被骗和孤独抑郁,低龄留学生还可能遇到结交不良朋友而走上歧路,吸毒、贩毒、从事不法行业……这又是更为难堪和危险的局面。

孩子留学 家长须知

本地一位华人补习老师表示,每个孩子过来几乎都会经历语言和文化冲击,但每个孩子的适应能力并不一样。
对于一些适应能力强的孩子来说,留学增长了见识,开拓了视野,切身感受不同的文化,是一段难得的宝贵经验。但是,对一些年龄尚幼、思想和三观尚未成型的孩子来说,这也是一条充满荆棘和陷阱的道路。
因此,许多业内人士都会强调:送孩子出国的家长,一定不要忽略和孩子的沟通,要善于捕捉他们的情绪变化,及时了解他们遇到的种种困难并予以开导。此外,寻找到可靠的监护人和寄宿家庭也很重要,他们相当于孩子的“国外父母”,可以成为孩子的一种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