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9日,加拿大参议院就联邦政府大麻合法化的C-45法案修正案投票表决,结果法案以52票同意、29票反对、2票弃权获得通过。此次参议院对大麻法案的点头,意味着大麻全面合法化即将成为现实,加拿大也成了继乌拉圭后,第二个将大麻全国合法化的国家。然而,华人社会对大麻一向是唯恐避之不及,很多人不解,大麻在绝大多数国家仍是软毒品,为何偏偏加拿大将其去罪化?

自由党诺言兑现

几家欢喜几家愁

其实,早在2015年10月现任总理特鲁多大选之际,大麻合法化之争就开始进入公众视野;特鲁多甚至将大麻合法化事宜列入了加拿大自由党政纲。2017年4月,代表自由党利益的司法部长王洲迪(JodyWilson-Raybould)向众议院递交C-45法案,提议成年人合法吸食大麻,还容许每家每户种植4株大麻。
同年11月,法案在众议院以200:82的绝对优势通过。也同是在这时,关于大麻合法化的争议变得越来越激烈,而从前隐藏在合法化大幕背后的食用者或支持者,也在这时开始形成星星燎原之势。很多在加华人对此感到十分困惑,没想到向来社会环境温和的加拿大,竟会成为软毒品的风口浪尖之地。
华人朋友或有所不知,大麻在加拿大有着相当之高的民意支持。2017年6月加拿大广播公司就此做了一项民调,调查显示,超过半数(54%)的加拿大人支持将大麻合法化。更有甚者,据加拿大统计局资料,截至2015年加国上下的大麻吸食者共计约490万,而当年全国总人口尚不足3600万。仅这两项结果就足以见得加拿大人对大麻的开放程度。
本月,大麻合法化议案正式通过后,加拿大大麻生产商,以及大麻行业的投资者,无疑是最大获益者;而由于加拿大是继乌拉圭后全球第二个全面合法化大麻的国家,位于其邻国美国的大麻投资者也早已将目光转向加拿大。据加拿大广播公司称,C-45法案一旦实施,大麻产业就将细分出生产、运输、销售、税收等多个相关行业,其年产值将达到230亿加元,对此多位评论家预言,如此庞大的产值必将吸引来自加拿大乃至全球的巨额资本进入。
另外,加拿大大麻产业股票市值也出现了利好征兆。回顾C-45法案提出之前,大麻产业股票常常因其低迷的市场价值而无人问津,然而,自特鲁多大选获胜后,大麻产业股票市值便开始一路飙升。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7年年底,加国首家商用大麻企业Canopy Growth Corp的股价,已从每股2加元上涨到了每股16.85加元。相信随着大麻法案的生效,相关产业股票市值保守说来也是有增无减。
如此看来,特鲁多下大麻这盘棋,无异于一石二鸟:起初看是想拉拢选民,凭借大麻合法化的提议赢取众多年轻选民的心,结果却是意外收获了一个政经双赢的局面。
然而,在欢呼雀跃的背面,是华人社会的极度不满与忧心忡忡。娱乐性大麻一旦合法,就意味着每一个年满19周岁的加拿大人,都可以购买、吸食甚至种植大麻。有着法律的支持,年轻人接触大麻的机会也就大大增加,这或加重他们染上毒瘾的风险。

华人怼大麻 怨声载道

加拿大的华裔社区相对保守,对于大麻的态度从始至终就是坚决反对。早在特鲁多首次提出大麻合法化一说时,华人群体就通过多种渠道表达自己的不满。更有BC省华人代表在本省自由党的党领竞选人见面会上表示,如果竞选人成功获选,赢得BC省省长的职位,是否能废止大麻法案,惩戒吸食、买卖大麻者。
2017年10月,位于BC省大温地区的华人群体自发组建“2018年7月关注大麻合法化小组”,2018年7月1日是C-45法案预计实施日期,此小组就华人反对大麻合法化提出了三点理由:其一,C-45法案误导青少年,令其以为吸食无害;其二,2018年7月1日合法化执法存在一定困难;其三,大麻合法化将引发其他社会问题。此外,小组成员还要求联邦政府禁止居民在家中种植大麻,并将法定吸食年龄从现在的19岁提高到21岁。
在加拿大的另一端,安大略省的华人代表也通过媒体记者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多伦多约克区教育委员会的华裔委员彭锦威表示,“大麻合法化是一件很不幸的事。”与此同时,更有约克区家长会的华裔会长蔡承志表示,“大麻合法化不是好事,最起码会使吸食的人数增多,对大众来说,大麻就是一个禁药、毒品!”同为约克区家长会成员的华裔萧振华表示,“大麻是兴奋药,对人体有害,很多孩子以为吸食大麻没问题,其实90%有问题。”
事实上,不光华人对大麻怨声载道,少数西人对于大麻也持有反对立场,来自温哥华的Pamela Mccoll就是其中一例。Pamela是个观点鲜明的社会积极分子,长期以来她给温东的瘾君子提供志愿服务。忙碌于温哥华各个医疗救治中心的Pamela见过不计其数因吸毒上瘾而无家可归的人。
“我们的下一代需要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其中不受大麻毒害就是必要条件之一。C-45法案不可以被执行,因为大麻一旦合法化就意味着更多的药物滥用、暴力行为和其他社会问题。” Pamela告诉加西周末记者。采访过程中,Pamela曾多次情绪激动地反问道,“大麻要合法化了!你能相信吗?”

特鲁多发“印度牌”一招制胜

对西方主流文化有所了解的读者或不会感到太意外,大麻合法化不过是顺应一部分人民意的结果。西方民主政治讲究“少数原则”,也即是在防止多数人享有绝对权力的同时,保护好少数人的正当权益。与其说大麻合法化是西人中有绝对数量人群支持的结果,不如来看看这个和华人群体数量相当的少数族裔——印度裔。
在加拿大的移民人口中,印度裔人士无疑是个不容忽视的群体,而特鲁多又极为倾向印度裔中的旁遮普族(Punjabi),他曾多次出席该民族的传统仪式,与旁遮普人共庆他们的民族节日。与传统的印度人不同,旁遮普人信奉相对开明的锡克教,该教义中曾有饮用大麻油的记录。
Satbir Singh是来自大温素里的印裔旁遮普人,早自2016年起,Satbir就在大温地区积极倡导大麻合法化。“这是我们宗教信仰中的一部分,也是我们锡克教人从古至今一直在做的一件事。”Satbir告诉加西周末记者。在印度旁遮普的土地上,Satbir曾和锡克教的长辈对坐在器皿两侧,他们将大麻混合杏仁、牛奶与糖,并用一杆大杵研磨直至大麻等溶解在糖水中。Sabir说,这是他们在为事后的打坐与冥想做准备。
“大麻在我们宗教乃至旁遮普这个族裔里,发挥着神圣的作用,而为什么到了白人的社会里,大麻就成非法的了?”Satbir反问加西周末记者。与Satbir有着相似观点的是家住素里的Abhi,生于加拿大的他却一贯保留着旁遮普的文化与传统。Abhi告诉记者,他每周四晚都会和同为印裔锡克教的人去到位于BC省郊外Aldergrove的寺庙,他们以三至五人为单位,围坐在盛放着大麻的器皿边。
“我们先祷告,以背诵锡克教教义里的篇章为主,然后食用研磨好的大麻,静坐大概半小时直到仪式结束。”Abhi告诉加西周末记者。这个Aldergrove的寺庙里共有约60人,他们大多是来自大温地区的印度裔人士。
大麻合法化消息一出,最欢呼雀跃的无疑是这些人。“我等这一天很久了,大麻的合法地位终于被加拿大政府所认可,”身穿印有大麻株T恤的Satbir欣喜道,“我会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让更多人了解甚至喜欢上大麻在锡克教里的用途。”
Satbir目前在温哥华的一家药店工作,在大麻合法化前,他曾通过多种渠道向大众传达大麻的正当地位,比如,他会在每年4月的大温光明节(Vaisakhi)上宣讲有关大麻的信息。也正是在这些人的助推下,大麻的合法地位已顾不上华人群体反对的声音,终将于今年10月17日确立。

步美国后尘却青“胜”于蓝

如今有关大麻的法律争议已不复存在,华人群体最关心的就是如何将这种软毒品带来的危害降到最低。加拿大联邦健康委员会曾就大麻合法化展开连续5天的听证,加方邀请来自美国华盛顿州和科罗拉多州的相关人士与会提供看法和意见。华盛顿与科罗拉多是美国最先合法化大麻的两个州,早在2014年,两地就已成为首批娱乐性大麻的自由交易场所。
与华人社会的期待或恰恰相反,科罗拉多与美国的执法人员反更希望将大麻合法化。“犯了持有或分销大麻这种软毒品的低级别罪犯就要被判个几十年,这样看上去公平吗?”曾经担任科罗拉多州执法部门官员的杰森·托马斯说。托马斯现在是“执法人员反对禁毒”(Law Enforcement Against Prohibition)组织的发言人,他提出一种设想,在未来的美国,一些毒品完全可以在商店里售卖,比如大麻。
“人人谈鬼色变。有意思的是,我们已经打开了衣柜门,但是里面并没有鬼。”托马斯在一次公开发言中表示。根据美国联邦统计数据显示,自大麻合法化以来,科罗拉多州因持有和分销大麻而被捕的案件数量已经下降了近一半。
而再看与温哥华相邻的华盛顿州,数据显示,自大麻合法化后,该州8年级和10年学生使用大麻的数量反而减少了,因为华盛顿州自合法化大麻以来就规定,任何大麻相关的用品必须远离学校、幼儿园和公共交通中心(1千英尺以外)。相比于对大麻全盘否定的态度,将大麻去罪化后,青少年群体所受毒品的危害反倒降低了。个中原因其实不难理解,过去因为不允许娱乐性大麻的销售,很多年轻人通过黑市购买成分不明的大麻,反而对其身心构成更大的伤害。
“单方面的禁止绝不是个办法。”活跃于温哥华的大麻合法化倡导者Judith Renaud告诉记者。她曾担任北温一所中学校长,也帮助过不少曾对药物上瘾的青少年,在和他们的交流中Judith发现,很多孩子使用大麻是出于好奇心与叛逆心理。“你越说大麻不合法,他们就越是要用,年轻人嘛,总喜欢反其道而行之。”Judith告诉加西周末记者。她引用了一句中国谚语,翻译过来就是“疏利大于弊,堵弊大于利”。
然而,大麻之争绝不仅是疏与堵的问题,政府给大麻去罪后还需出台更多配套措施,以此解决毒品所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以科罗拉多州为例,其针对大麻的规范主要着重公共健康和公共安全两大方面,简而言之就是务必保证未成年群体接触不到大麻,犯罪分子也绝不能染指大麻。
“我们还是会保留对药店的门槛。大麻合法化并非意味着要把所有娱乐性、刺激性的药品都一股脑地搬进商店里。作为政府与执法人员,我们需要审核这些药品,无论在医疗或是法律层面上,都应将大麻和可卡因区别对待。”托马斯说。
华盛顿州则十分重视与大麻相关的公共教育。2014年,自华盛顿的大麻收入开始进入政府税收时,华盛顿当局就将资金投入大麻教育之中,从告诉家长如何与青少年孩子就大麻问题沟通,到教育13至19岁的青少年如何正确看待大麻。目前华盛顿州每年有750万美元用于此项公众教育。这为加拿大政府无疑树立了一个榜样。
然而,与美国不同的是,加拿大此次是全国范围的大麻合法化,其意义与风险也远大于美国两个州的立法。C-45法案正式实施后,会给加拿大带来怎样的未来?科罗拉多与华盛顿是否能成为观察加拿大未来的一个窗口?值得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