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句话说“民不与官斗”。可是纽约国宝银行华人老板孙启诚就不信邪,率领全家不屈不挠地和政府打了五年官司,终于大获全胜。根据这个故事拍成的纪录片《国宝银行:小到可以进监狱》获得今年奥斯卡奖的提名。件源于2008年美国的次贷危机,当时次贷机构倒闭股市剧烈震荡,波及欧洲和日本等世界主要金融市场。滑稽的是,如此世界级的金融风暴,唯一被刑事诉讼的却是这家业务不出Chinatown的华资银行,警方光天化日之下将十几个华人员工用手铐拴在一起送押,成为此次金融风暴的替罪羊。
有明显的种族歧视,所以有人说胜诉是华人的胜利。其实也不尽然,因为官司中暴露出华人各种偷税漏税和“钻空子”的违规行为,其中很多手段我们现在也不陌生。所谓次贷就是给“次级信用”的人提供贷款。比如,现在那些通不过“压力测试”,没有加拿大信用记录的新移民和外国人,都属于“次级信用”。但是这些贷款限制在首付超过一定比例就失效。只要能凑够首付,信用再低也可以贷款。
当时检方的疑问是收入极低的华人为何能获得贷款买房?调查发现国宝银行的华人客户确实有伪造证据,使用现金交易避税,有大量隐性收入的问题。检方的问题是把重点放在调查国宝银行违规“骗贷”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即这些“次级”借贷人通过收取租金按时支付了房贷,房贷机构只赚不赔。既然没有受害人,哪来的诈骗?
国宝银行件中检方败笔是将“违规”提高到“犯法”。这让人想到马宝“民告官”的子。马宝居民因为市政府为流浪汉建组合屋的程序不对选址不当,将市政府告上法庭,很可能与国宝银行的政府检方有同样的问题。即将市政府的行政错误上升到犯法的高度。市政府的违规犯错足够让群众痛批,但是要达到违法的门槛并不容易。其实市政府最希望和抗议群众打官司。因为这样市政府不必面对街头的抗议,工程可以顺利进行,官司让律师对付就可以。而抗议群众不得不把绝大部分的精力和物力放在筹款打官司上。市政府即使败诉,顶多再开听证会,市议会再投票决定就是了。而抗议群众一旦败诉,连政府的行政错误都变得合法了。
有人批评政府的律师“为虎作伥”。其实律师的职责并不是捍卫正义而是捍卫当事人的法律权益。你说,给杀人犯或者强奸犯辩护的律师有什么正义可言?所谓好律师的唯一标准就是能打赢官司。去年奥斯卡纪录片获奖影片《辛普森:美国制造》就是一例。即使有99个犯罪证据,只要第一百个证据有瑕疵,全就翻盘。
有人过高估计了“民主”的权威,将听证会等同于“群众审批会”。其实听证会只是听取意见的形式之一,最后决定权还是市议会。实际上西方体制对“人民”的权力设定了限制,人民的权力只能通过选举来体现。除选举外,人民只有虚名,政府才有实权。而法律更多是政府执政的保证。所以当马宝居民阻挡施工,市政府立刻成功申请到禁制令。对老百姓来说,针对政府的工作错误打官司,不如游行抗议肉身挡车来的痛快。当然,马宝“民告官”为华人拿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益开了先河,无论结果如何,都是对华人社区的贡献,应该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