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加拿大发生了一件耸人听闻的案件——多伦多亿富豪谢尔曼(Barry Sherman)夫妇在自家豪宅中双双死亡。他杀?自杀?死因一团疑云。

地产经纪发现尸体

12月15日周五的早上,谢尔曼夫妇的地产经纪前往他们的豪宅,准备做Open House,结果在地下室发现两具尸体。据悉,谢尔曼周四就没有上班,当天也没有人见过他的妻子。
而据《多伦多太阳报》报道,谢尔曼夫妇二人被发现时是吊在地下室泳池边的栏杆上。
谢尔曼夫妇的住所在案发前正在以$6,988,000元的价格挂牌上市。豪宅上市的消息不久前刚刚登上网络杂志《Toronto Life》,在案件消息传开后,又被撤下。

死因一团疑云

在警方展开尸体检查工作之时,有关谢尔曼夫妇的死因也不断在媒体上发酵。
一种说法是家庭内部的争端导致两夫妇死亡。
警方最初对记者表示夫妇之死显得“可疑”,需要调查。但由于住宅没有被闯入的迹象,警方一开始没有寻找涉案嫌凶。
此外,警方当时也没有透露死者身上是否有伤痕以及可能的原因。不过,有报道指警方暗示案情是“谋杀-自杀”。消息来源进一步透露,妻子可能是在住宅里其他地方被杀,然后尸体被挪到后来跟丈夫尸体一起被发现的地方。简单来说,传闻是在怀疑谢尔曼先杀妻,然后自杀。
谢尔曼夫妇的家人对这种传言表示非常不满。他们共有四个儿女。家属发表了一份声明称,凡是了解谢尔曼夫妇的,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这种说法。
声明说:“我们的父母对生活充满了热情。他们对家庭和社区百分之百奉献。这与在媒体上流传的有关他们死亡的谣言完全不符”。
此外,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谢尔曼夫妇死前几天还在计划与朋友的聚会和去美国佛罗里达度假。
妻子在给友人的电邮中说,他们12月18日至1月12日将在佛罗里达过冬,约朋友们在佛罗里达相聚。

警方公布死因

17日周日晚上,警方在经过整整一个周末的调查后,终于公布了两人的尸检结果。经过鉴定,夫妇俩是死于“束缚式颈部压迫”(ligature neck compression),也就是颈部被绳索等东西紧紧缠绕并引发窒息身亡。
换句话说,这对亿富豪夫妇,两人都是被勒死的。该论断与之前《多伦多太阳报》报道的“夫妇的尸体被发现时,是被吊在屋子里的”情况吻合。尸检结果出来后,凶案组迅速介入调查。

谢尔曼夫妇背景

享年75岁的谢尔曼,据称拥有47.7亿财富,在加拿大富豪榜上排名15。妻子Honey Sherman,70岁,曾任约克大学、老年痴呆症研究基金会和西乃山医院的理事会成员。她还曾担任大多伦多犹太人基金会主席和大屠杀教育中心主席。
据福布斯杂志介绍,谢尔曼在麻省理工大学获得火箭科学博士学位后,1974年用母亲的毕生积蓄买下了舅舅的药厂,创办了Apotex制药公司。最初公司只有两名员工,现在员工超过一,是加拿大最大的药厂之一,生产的260多种非专利药在世界115国家销售,全球营业额15亿美元。
谢尔曼在制药业发家后,积极向政界和社区捐款千元。受捐助的有多间医院、大学和犹太联合捐募协会。夫妇俩都是受人尊敬的慈善家。
另也有人将谢尔曼称为“加拿大免费医疗奠基人”——1980年代,他成功研发出一款降血压非专利药propranolol,在制药行业打出名气。之后,Apotex公司不断研发出几十种价格低廉的非专利药,挑战大药厂。
到1990年代中期,Apotex已经占据加拿大非专利药40%市场份额,谢尔曼本人也因为积极向联邦政府游说,改变药品的专利法规而赢得了声誉。
不过,也有传闻指Apotex过去经历过许多诉讼,Bristol-Myers Squibb在2006年起诉Apotex试图阻止其销售心脏病Plavix。还有传闻指夫妇曾被堂兄弟起诉,称被赶出公司,拖欠20%股份。
同时,联邦法庭正在调查谢尔曼为杜鲁多的自由党进行的两次筹款活动。一次是2015年8月,由谢尔曼主持的杜鲁多私人筹款晚宴,每人收费1500元。

死讯震惊加国政坛

谢尔曼夫妇的死讯惊动了加拿大政坛要人,包括总理特鲁多。特鲁多在推文中说,他和妻子Sophie“对谢尔曼夫妇突然离世的消息感到悲痛。”
谢尔曼夫妇在政坛口碑很好。他们的死讯传开后,许多政要对他们的死亡表示震惊和悲痛,对他们生前的慈善义举大加褒扬。安大略省卫生厅长霍斯金斯发推特说,语言无法表达他此刻的感受。他称夫妇俩是自己的密友,人品极好,是大慈善家,医药界的翘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