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拥有全球最包容的移民系统之一,不同的肤色、文化、信仰在此交融。然而,自由平等的天空下,也有阳光照不到的角落。有些人,将加拿大的慷慨视为理所当然;有些人,滥用加拿大的宽容与善意;有些人,肆意践踏这个对他们张开怀抱的国家的尊严。非法入境的克什米尔难民,背负遣返令却仍滞留加拿大继续作恶的性侵犯,通过结婚移民加拿大却从事卖淫生意的中国女人,他们都是故事中的主角。

非法移民涌入加拿大

2017年,有32000名寻求庇护者来到加拿大。其中13211人是违法入境。加拿大政府给他们当中的5600人提供了医疗保险,并为6000人加急办理了工作签证。政府认为这是他们值得骄傲的政绩,然而加拿大居民们却投来一片骂声。

寻求避难者虽然非法入境,但却可以通过并不复杂的程序合法地留下来。根据《联合国难民公约》规定,寻求避难的人不能因为越境而受到惩罚。因此警察会把他们送到附近的边境服务局。接下来,寻求避难者将在边境服务局停留八小时,接受身体检查、身份调查。最后,只要被确认不携带致命传染病,此前没有严重犯罪记录,寻求避难者即可离开边境局,自行决定去往加拿大的哪个城市。在入境的72小时内,寻求避难者要向移民局正式提交难民申请,并且在15天之内提交相关证明材料。

这段时间,寻求避难者将获得由政府和民间组织提供的免费衣食住行、法律援助、医疗服务。递交完所有资料后,就可以开始领取政府发放的补助金了。加拿大各省的难民补助金标准不同,BC省的难民,单身者每人每月734元,有两个孩子的家庭每月可领到1349元,并且孩子的学费全免。除了每月的补助金,政府还会提供免费的语言教育和就业培训等。在递交难民申请后,寻求避难者可以开始申请工作签证。如果想获得永久居留权,也就是枫叶卡,需要参加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委员会的听证会,听证会将在寻求避难者入境的60天内举行,面试通过后,便可以开始申请枫叶卡。

整个过程下来,寻求避难者入境加拿大后,最快两个月便可获得永久居民身份。但加拿大所提供的帮助,并没有让所有寻求避难者满意。

一位名叫艾罕默德·伊夫缇可哈尔的42岁难民来自克什米尔地区。为了躲避政治迫害,他先是带着全家逃到巴西,随后又进入美国。在被美国当局关押了一个月后,又逃到了加拿大。他表示,之前拖家带口偷渡到美国,现在又千辛万苦带着妻子和4个孩子越境到加拿大,但是加拿大却没有立刻提供给他一个能够容纳6人舒适居住的地方。除了找不到舒服的地方住以外,艾罕默德还说,政府发给他的钱根本不够用。

另外一个30岁来自海地的人跟记者抱怨,自己因为害怕被美国赶回老家,所以才越境来到加拿大,结果到现在还没找到一个永久居所。

还有一个非法越境来的难民说:“加拿大为什么不给我们发免费手机呢?政府机构应该和我们随时保持联系,帮我们找工作、找房子。”

而今年,登陆加拿大的非法移民恐怕只多不少。4月2日,以色列刚刚发布消息,称他们已经与联合国难民署签订协议,将把超过16000名非洲移民送到加拿大、德国、意大利等西方发达国家。以色列总理一直把这些寻求庇护者称为“非法渗入者”,称他们其实是来找工作的,并不是真的在寻求难民保护。以色列试图摆脱的,被加拿大欣然接纳。此消息已经引起众多加拿大民众的不满。

遭遣返者“咬定青山不放松”

加拿大政府很擅长张开怀抱,迎接初踏加拿大这片土地的人,但它却并不擅长把那些不受欢迎的人送走。

1994年,温哥华的一家餐馆被一个手持枪支的少年闯入。这名16岁的少年叫黄大东(Huong Dac Doan),他是来抢劫的,但最后没闹出什么动静。3年后,黄大东19岁,他又一次实行抢劫,这一次,他扣动了手中的扳机,“砰砰”两枪,一名受害者胸部中枪,另一名腿部中枪,遍地的鲜血和人们的惨叫声注定了刚刚成年的黄大东无法再回头。

遭到黄大东枪击的两人都活了下来。但黄大东收到了联邦判决和遣返令。那一年是1997年。现在,20年过去了,黄大东依然生活在加拿大。

据加拿大政府资料,黄大东今年41岁,是一名无国籍人士。他出生于1976年12月12日,他的父母当年从越战中逃了出来,并在香港的联合国难民营落脚。

1991年,他们全家登陆加拿大哈利法克斯,后来又搬到了BC省。

怀揣着遣返令生活,并没有让黄大东学会“夹起尾巴做人”。之后的20年里,他没有停止过犯罪。“他和亚洲帮派一直联系紧密,和加拿大一些帮派也有关系。”加拿大边境服务局表示。

像黄大东一样,背负着遣返令继续犯罪的人,遍布加拿大。

2001年底弗里诺·登(Faulino Deng)登陆加拿大。来到这个新国家还不到10个月,他就在多伦多袭击了一名屋顶工人,并威胁要杀死他。这名瘦高的前苏丹士兵还不是加拿大公民,他被移民及难民局责令遣返。但15年过去了,登仍留在加拿大。他住在安省士嘉堡的一间平房中。这15年,他的生活并不平静,在加拿大第一次触犯法律后,他又陆续增添了36项新的犯罪记录,其中包括性侵、贩毒、恐吓他人。

一名曾被登袭击的受害者激愤地质问:“他就是个犯罪分子,到底为什么不赶紧把他送走?!”该男子曾被登用一根木棍殴打至晕厥。

虽然登早就被下发了遣返令,但是移民局官员一直没有真正执行对他的遣返。登在媒体的采访中表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离开,我也不确定我到底会不会离开。”他穿着印有“We the North”的多伦多猛龙队卫衣,满不在乎地耸耸肩,脸上甚至露出了微笑。当被问及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时,他说:“哦,我以前喝酒开车,每个人都干过这事儿,他们和我没什么不同。”登还曾经笑着对着镜头说出挑衅的话:“如果你对我感到生气,那真是太糟糕了。”

距离登的家1小时车程的密西沙加城郊,坐落着一栋灰色的砖房,房屋的主人叫伊萨姆(Issam AI-Yamani)。他曾经领导过一个制造爆炸的恐怖组织——PFLP(Popular Fro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Palestine)。2005年,由于他这段参加恐怖组织的经历,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局向他发出遣返令。2014年,他不仅没有离开加拿大,还在多伦多市中心公开发表“煽动暴力”的演讲。边境局明确表示他“对加拿大的安全有威胁”。

13年过去了,伊萨姆还在加拿大。加拿大边境局并没有解释他们为什么没有强制遣返伊萨姆。伊萨姆居住的房子对面,有一所小学。一辆黄色的校车暂时停靠在他家门前的私人车道上,等待早起上学的学生。

“加拿大的移民系统有些地方已经严重腐坏。”多伦多居民Ran Shirdan表示。

1968年,恐怖组织PFLP劫持了一架满载乘客的飞机,Ran的祖父就在那场意外中丧生。参与了劫持的一名恐怖分子不久后就登陆加拿大安省。在接到10份法庭诉讼后,2013年,他被遣送回了黎巴嫩。“这些人肆无忌惮地违反加拿大的移民法,并不断践踏这个国家的慷慨与包容。这是对我们法律系统的嘲弄!”

Global News的一项调查显示,加拿大联邦政府为公共安全执行遣返的效率越来越低下。政府相关政策规定,遣返令必须被尽快执行。但实际上,遣返令的执行过程极其冗长缓慢,通常要耗上好几年,甚至十几年。目前,收到遣返令却仍滞留在加拿大的外国公民越来越多。2012年,这个数字是291人。而在2018年初,这个数字已经逼近1200。

这些人,有的犯了重罪,有的是恐怖集团的成员,但却过着和其他加拿大人无异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加拿大漫长的遣返过程有着几年的不确定性,他们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寻找继续留在加拿大的可能性。

积压未办的遣返案越来越多,政府对此有各种解释:从无法识别被遣返者身份,到罪犯正在服刑无法遣返,或者因为“他们回到祖国后面临的危险超过了他们带给加拿大的风险”。其中有一些收到了遣返令的人,早就不知所踪,加拿大政府已经失去了跟他们的联系。一名在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工作的官员透露,“很多人就这样销声匿迹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但通常这种藏起来的人,就是那种最危险暴力的人。”由于害怕遭到报复,这名官员选择了匿名。

华裔滥用加拿大移民系统

遣返罪犯不力并不单纯是加拿大政府的问题。一个主要障碍是,一些外国政府拒绝或延迟给遭到遣返的国民发放旅游证件,也不允许他们回国。这些国家把“麻烦”推给了加拿大。在这方面做得最过火的几个国家中,中国也赫然在列。

近日,一则骇人听闻的新闻在大温华人的朋友圈中流传:加拿大边境局官员官员卧底微信,揪出华人非法移民并遣返。

去年3月,加拿大边境局收到消息,称一名薛姓华裔女子在加拿大组织卖淫活动。根据资料显示,该女子通过与人结婚从台湾搬到大温列治文。于是,边境局官员便佯装嫖客,加了该女子微信好友并开始聊天。毫不知情的薛某面对潜在客户的问询,开出了两次全套服务价格——240元。官员回复:“半个小时240元太贵了,有没有折扣?如果服务好,我会再来找你。”薛某则表示:“有诚意的话,一切好商量。”二人遂约好交易的时间和地点。

这名官员在一栋公寓楼里见到薛某的庐山真面目后,便向她亮明身份。此时,另一名在公寓楼里“潜伏”已久的卧底也从楼梯间走了出来。女子得知中了圈套后,向官员辩解求情,称自己只是想挣点小钱,来帮丈夫减轻负担。移民局树藤摸瓜调查了一些在薛某手下工作的大温华人女孩,她们当中有些人连工作签证都没有,只有旅游签证。目前,薛某面临被驱逐出境的风险,她正在申请司法复核。

大温的老移民们应该知道,华裔从事非法性工作早已不是新鲜事。2009年,来自上海的中国女留学生李某,在本拿比一间公寓内从事性工作时遭一名未成年华裔男性王彼得枪杀。根据法院文件显示,当时王彼得进入公寓持枪抢劫。李某曾跪在地上请求王彼得放过她,但王彼得不为所动,近距离将其枪杀。两个如花的生命,一个成枪下鬼,一个变狱中囚,令人唏嘘。

如今,近10年过去了,滥用加拿大移民系统引发的悲剧仍然在不断上演。从2010年起,每年都会有数百名中国公民被加拿大遣返。2017年,因为震惊全国的王迅移民造假案,这个数字更暴增至2066人。除了移民造假,中国公民被遣返往往还涉及非法打工、难民申请被拒但未按时离境、持有儿童裸照等。

我们不应该忽视的是,还有一群华裔,他们“黑”在加拿大,没有身份,没有签证,有的甚至连中国护照都过了期。他们有的人是偷渡来加,有的人是加拿大签证过期但却非法地留了下来。他们是这个国家最弱势的一群人,生活在暗处,恐慌在心中永久地盘踞。担惊受怕的日子里,个中心酸旁人难以想象。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加拿大是一片乐土,但它应该是那些遵纪守法、为建设这个国家付出力量的人的乐土。滥用加拿大包容与慷慨的人,注定不会被接纳,也无法长久得利。自由平等的天空下,有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随着法律制度的健全,政府效率的提高,云开雾散之时,投机者将无处可逃,一个更好的加拿大也将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