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加拿大发生了中国留学生连续失踪事件。后来受害者相续现身,原来都是骗局,骗徒目的是为钱,第一个揭穿骗徒套路的受害学生在社交媒体上披露受骗过程,事情由一件虚构的“包裹”开始……
上周三(11月8日),多伦多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张娟文(Juanwen Zhang,音译)失踪,她的同学向大多伦多警方报案之后,第二天(11月9日)一名16岁的华裔男孩徐科(Ke “Jaden” Xu,音译)和另一个留学生小任(化名)也相继失踪。
不过,这三人中,小任不久后就回到“人间”,且在他的微博上披露了他“被失踪”的过程,揭示了近几年针对加拿大华人,尤其是中国留学生愈演愈烈、触目惊心的诈骗过程。

假冒专业骗信任 一步一步上钩

小任是于11月9日(周五),即张娟文失踪的第二天下午1:30左右,接到一个自称是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的电子语音电话,告诉他总领馆里有一个他的紧急邮件。这个邮件因为没有寄到他手上,但又非常紧急,所以送去了总领馆。
小任一听是总领馆,而且又是电子语音,承认他倾向于相信,于是按提示转去人工服务。
电话那头自称是总领馆工作人员,小任询问其是否有自己的紧急邮件,对方要求小任报上姓名,其态度很官方,令小任觉得很专业,对这个电话的信任度又有所增加。
“领馆人员”告诉小任,那封邮件是发自国际刑警,并询问小任要不要她代为拆看。小任同意之后,对方称,有一个名叫“王云”的女子在持加拿大护照入境中国时被中国警方逮捕,因为她身上藏有大量的银行卡,其中有一张是在小任的名下,可能涉及个人信息泄漏问题,案件已转交北京警方。念完之后,“领馆人员”便把电话转接到“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分局”。
小任说:“我一看手机上显示的号码,和我当时在网上查到的朝阳区分局的号码一模一样,这更让我相信确有其事。接电话的那个‘警官’自称姓赵,还主动说出自己的警号。他问我有什么事,我就把前面的事情说了,他就回答说要向总部查询。”
据小任称,“查询”过程中,电话里不断传来电视剧中常见的警察用语、警用电台传呼等背景声,令人感觉对方真是一名警察,而且正在一个繁忙的警局内工作。
小任说:“那个‘警官’的回答对我来说显得很专业,而我之前又糊里糊涂地报上了我的身分证号,结果他们就说出我的生日,我在国内的住所等信息,像是真有那么一回事。”

假意安抚 要他躲藏免被抓

“查询”后,“赵警官”告诉小任已经涉及国内刚刚破获的一宗特大贩毒洗黑钱案件。“赵警官”表示,该案的主犯招供说,用了4千美金从小任那里购买了银行卡,现在警方怀疑小任也是贩毒团伙的成员之一,需要小任配合调查。
小任说:“他要我回北京做口供,我说我在国外回不去,他又提出可以用电话录口供,从我口里套取了我父母的电话,还有我在国外的存款金额。”
在问到存款金额后,由于“赵警官”没有问小任要银行卡号码,看起来真不是为了要钱,这又进一步打消了小任的疑虑。(到后来小任才知道,国内警方要找人录口供的话,必须要让当事人本人到公安局去做,不可能用电话做记录。)
虽然小任一再向这位“赵警官”声明,他对洗钱贩毒大案一无所知,但“赵警官”却声称,涉案金额太大,“党中央”已经向公安局施压要限期破案,所以小任不能向任何人说起此事,否则妨碍公安调查要负很大的法律责任。
“赵警官”还说,如果不配合调查,就要冻结他的帐户。这让小任慌了,因为那是他的学习和生活费用。“赵警官”又“安慰”他说,他还是个孩子,愿意帮忙,他们现在已经在加紧调查,但要在证实他的清白之前,帮他躲过国际刑警的抓捕。因为通缉令已经发出,所以他要立刻离开现在的住所躲避。一旦被国际刑警抓住,他会被立即带回国,而且永远都不能再去加拿大读书。
被“赵警官”吓得六神无主的小任,在对方“指点”之下,跑去用现金买了新的手机和新电话卡,并且要去找一个无法被国际刑警追踪到的住处。
小任说他不知道哪里的酒店可以不用身分证明,“赵警官”表示可以用谷歌地图帮他搜寻……
这个时候小任开始在心中打个大大的问号,因为谷歌在国内并不能使用,“赵警官”见漏馅了,赶紧表示,公安部门使用互联网不受国内防火墙的限制。
小任随后到密西沙加市的一家酒店内落脚,而“赵警官”还向他保证,会让同事们通知小任的父母,请他们不用担心。
小任说:“在整个过程中,‘赵警官’一直和我保持通话,指点我、安慰我,关心我有没有带够衣服,记得把作业带上免得功课受影响。这些话真的很暖心,让我对他的戒心愈来愈少。后来我才想明白,他占用我的手机,那样我就不能再和其他人联系了。”
虽然“赵警官”承诺要帮他联系父母,但小任还是偷偷地用旧手机上的微信联系父母。小任的母亲说,根本没有收到什么警察的电话,相反的,还接到好几个勒索电话,索要数百万元的赎金。
“最麻烦的是,我妈妈都不相信微信这边是我,要我证明我是她儿子!我就用语音和她说话,说了一些只有我们家人才知道的东西。但当时我手机还是和‘赵警官’保持通话的,他马上就问我和谁通话,说了什么。”
小任坦白告诉“赵警官”说他妈妈非但没接到警方电话,反而接到许多勒索电话。“赵警官”就故做“惊讶”地说怎么可能?并保证会尽快再和小任父母联系。
而小任的父母也通过加拿大的友人,向大多伦多区当地的警方报了案。警方立即去小任的住所调查。小任的室友在配合警方调查的同时,也在朋友圈内发动寻人。
与此同时,小任的父母还去调查了“赵警官”的真实身分,发现北京朝阳区分局还真有一个姓名相同的警官,但其警号与“赵警官”所提供的不符。
至此,小任终于确信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他立刻联系警方,安全回到自己的住处。

报道破解套路 学子终平安归来

小任走出来后,张娟文和徐科还下落未明,11月10日(周五),多伦多警方又在twitter上发布新的信息,现年17岁的刘悦(Yue“Kandy”Liu,音译)也失踪了。
不过,从11月11日(周六)起,好消息陆续传来,当天下午4:45左右,警方称已联系上张娟文。她当时在距离多伦多500多公里外的蒙特利尔,警方曾呼吁张娟文的朋友们不断给她发信息。11月11日,她手机开机后看到朋友们发来的短信,立即与警方联系,并在微信朋友圈报了平安。
到了第二天(11月12日)晚上11:30,另一个失踪的女生刘悦,也在魁北克省的柯克兰镇(Kirkland)被找到。柯克兰镇距离蒙特利尔市中心车程约30公里。
她是于11月12日(周日)晚,看到报道,意识到这是一场诈骗,原来她根本就没有危险,其家人也很安全,所以主动联系了当地警方,因而被找到。
刘悦其后在社交媒体上详说了她“被失踪”的经过,套路与小任完全一样。
又过了一天,本周一(11月13日),最后一个失联者徐科于早上8:45在多伦多市坚尼地路(Kennedy Road)夹士刁路(Steeles Ave.)地区被找到,这次轰动全国华裔社区的留学生失踪,终告结束。至于他在过去几天栖身何处,因牵涉到调查的细节,警方没有透露。
另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安省麦马士打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一名二年级中国交换生,也遭遇类似的骗局,与家人失去联络,其在中国及安省的亲戚11月10日报警,警方稍后也找到其下落。

中国总领馆发函澄清

由于整个诈骗过程一开始就牵扯到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让总领馆无端背了“黑锅”,因此总领事馆周一发出通告,提醒广大留学生保持警惕。
总领馆在通告中说:“近日,我馆领区发生多宗中国留学生遭遇虚拟绑架电信诈骗案,先后有4名中国留学生或其家长受骗。此轮案件特点是犯罪分子作案目标更加明确(主要针对社会经验较少、防范意识不强的中国留学生群体),手段升级,欺骗性更强,危害性更大。”
总领馆再次提醒广大留学生和新移民注意防范电信诈骗,不要在电话里向陌生人透露自己的姓名、住址、家庭情况、银行账户等个人资讯。如电话中提及“有包裹被扣留”、“卷入刑事案件”、“有法律文件要签收”等情况,请果断挂机。
通告称,今后凡是遇到以“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名义拨打的疑似诈骗电话,请立即拨打24小时领事保护与协助应急电话(416)529-0068核实。
值得注意的是,总领馆在通告中特别提到,由于信息流通快速,不排除犯罪分子根据情况变化再次更新诈骗剧本的可能性,广大中国留学生和新移民务必保持警惕再警惕。

相似套路 搬出刑警一骗就是30万 

不论是多伦多或是温哥华,“官方”(总领馆、警方)、“涉刑案”、“刑警”,和“保密”,是加拿大这一系列华人诈骗案的重要道具,中国留学生因涉事未深,容易上当,而前一个版本的“骗局”,则让移居来加拿大多年的老年移民,损失30万,破了财却无法消灾。
以下是今年9月5日发生在温哥华的骗案。
章女士(化名)接到一位自称是“DHL快递”的电话,说她有一个寄往中国的包裹被海关扣下。虽然没有寄过包裹,但由于在上海的确有亲戚,所以对方诱导她认为,可能有人冒充其身份寄了违法的东西,还建议张女士致电身在渥太华的中国刑警。
章女士根据提供的电话打给“中国刑警李华”,该男子告知,她卷入了此前在加拿大闹得沸沸扬扬的华裔无牌移民顾问王洵一案,被扣包裹内是五本假护照。“李华”还说章女士在上海的银行户头涉嫌洗黑钱,还有人利用她的名字进行非法集资项目,有两位投资人因为追不回款项而自杀。
已经7年没有回国的章女士吓得不知如何是好。自称李华的男子给了她一个档案号,让她在一个“中国国际刑警官网”上查证,章女士深信自己的身份被盗,卷入大案。章女士按照“李华”的要求,没有将此事告诉家人,每天必须通过通讯软件向“李华”报告行踪至少三次,且相信自己的电话已经被国际刑警24小时监听。
“李华”告诉章女士,她的身份资料是被一个银行经理卖给王洵团伙的,为了脱罪,需要冻结章女士的银行存款。当章女士提出想要拿到皇家骑警(RCMP)的冻结通知时,“李华”恐吓她说,必须亲自前往RCMP办理,但会被拘留,章女士只好作罢。
9月12日,章女士按照“李华”要求将10万加币转入一个账户后被“冻结”,还将投资账户里的20万加币卖出兑现,于9月21日转入同一个账户。
奇的是,章女士竟还因此得到了一张加拿大皇家银行的“官方收据”,上面不仅有皇家银行的标志,还有加拿大联邦政府、加拿大金融机构监管局(OSFI)和加拿大最高法院的标志。
章女士被骗了都还蒙在鼓里,直到几天后,骗子“良心发现”,打了电话给章女士的女儿,通知她其母亲被骗了30万加币,还连说两次“对不起”,并称自己“被逼得走投无路”,章女士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骗。

骗局无底线 领馆背黑锅

这次中国留学生连环失踪案的共同特点(套路)就是,官方人员(总领馆)告知有紧急邮件(包裹),骗说这邮件涉及刑案,然后转接方式,让受害人与中国的刑警联系,并采用技术手段伪装电话号码,取得受害人信任,骗徒再让受害人相信真的涉及刑案,跟着以电话录口供方式骗取其国内住家(或父母)电话。
接着,骗徒再以“案情保密”为由恐吓、操控受害人暂时外出,为避免加拿大的国际刑警缉捕,必须切断与家人朋友的联系。
之后骗徒致电受害人在中国的家属,谎称受害人被绑架,索要巨额赎金并威胁不准报警。
这些骗案中,还有个特点,就是骗徒明知受害人不在国内,先假意要他回国录口供,待被害人说没办法回国,再怂恿他以电话方式录口供。事实上,中国国内警方要找人录口供,必须当事人本人去到警察局去做,不可能用电话记录。
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馆也曾在官方网页上特别发出通知说,“旅居海外中国公民如在中国涉案,相关法律文书会由我驻外外交机构通过正规渠道专递,不会通过电话核实信息,尤其是银行账户信息。如不慎透露信息,可向加拿大反诈骗中心(Canadian Anti-Fraud Centre)报案,要求其保护财产安全。”
总领馆侨务领事郑轩通过加西周末做出呼吁:希望民众对任何以总领馆名义拨出的电话,能够提高警觉,小心受骗。
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也有通告提醒,不要在电话里向陌生人透露自己的姓名、住址、家庭情况、银行账户等个人讯息。如电话中提及“有包裹被扣留”、“卷入刑事案件”、“有法律文件要签收”等情况,请果断挂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