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日,中国宣布,不再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以便改善日益严重的环保问题。这无疑展现出中国在治理环境这一议题上的决心。然而,“洋垃圾禁令”一出,此前以将自国生产的垃圾销往中国作为主要回收手段的发达国家,却开始面临无比尖锐的问题——“垃圾场”没了,我们每天生产的垃圾怎么办?

一只饭盒的奇幻漂流之旅

自由贸易和经济全球化离我们的生活到底有多近?
你在列治文打包了一份盒饭回家吃完,之后满腹狐疑地洗干净塑料饭盒。“这到底能不能回收啊?”你心里如是想着,但还是把饭盒郑重其事地投入了市政府发放的专门回收塑料的垃圾桶。几天之后,勤劳的回收工人开着体态巨大的垃圾车出现,带着你的饭盒远走高飞。你以为此生与它的缘分已尽,再也见不到它了。
你大概想不到,这只饭盒此后的命运要精彩得多。它和无数其他塑料制品一起被集中整理,压扁成看不出原来形状的塑料片,然后被装入远洋渡轮,壮阔地驶向远东。它们在中国的东部沿海省份登陆,被人手工分拣处理,重新加工后再次进入生产线,改头换面地成为一个个全新的塑料制品,并出现在中国的消费市场之中。
当你下次回到中国之时,或许在你意识不到的情况下,这只饭盒就会用某个全新的样貌出现,再次成为你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世界上最大的“垃圾场”关门了

但是,从2018年1月1日起,这种奇幻漂流的经历不会再发生在任何一只加拿大塑料饭盒身上了。一度乐于处理世界50%以上垃圾的中国宣布,不愿再做世界其他国家的“垃圾场”了,从此开始禁止“洋垃圾”入境。
中国所走的不过是每个国家发展所必经的一条老路。原始资本积累时期茹毛饮血、吃相难看,只要有利可图绝不计较环保成本。资本主义列强不愿处理自己的垃圾只愿每天对着青山绿水心旷神怡?没关系,打包送到中国来,反正我们塑料制品的产量还不足呢!但当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和吞服了化学光雾的洛杉矶、经受了毒霾洗礼的伦敦、惨痛经历多诺拉事件的匹兹堡一样,中国也开始不得不承受发展的副作用。当中国人终于无法忍受雾霾问题时,中国决定,在垃圾处理这件事上,我们也要跃居上游,不再成为其他国家的“接盘侠”了。

加拿大陷入窘境

在中国还乐于背负“世界垃圾场”这一不怎么光彩的责任时,加拿大曾经是其最大的主顾之一。但如今,垃圾处理没了下家,一向在环保问题上以国际标杆形象示人的加拿大也面临艰巨挑战。加拿大的优越自然环境举世闻名,但加拿大人吃的不比别人少,排的也不比别人差,优秀的环境基础并不能帮助消解日益增长的垃圾数。环保学家Tony Walker直言,“我们的垃圾正在堆积成山”。
远在2010年,加拿大政府便做出测算,每年有8000吨塑料垃圾进入加拿大水域——这还是在中国帮忙回收全球半数以上塑料垃圾的情况下。然而,如今中国“升级”了,按当前的塑料垃圾排放速度测算,只需到2050年,全球水域中的塑料垃圾就会比鱼还多了。
想必作为普通百姓的你就算对时政再怎么不敏感,也意识到了加国政府近来在环保举措上的频繁动作——温哥华高调推出限塑令,计划赶在2050年前成为世界首个“无塑城市”,埃德蒙顿的部分区域则做出规定,今秋起不再接受玻璃瓶、塑料盒子和塑料袋为可回收物。
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印度等亚洲国家的垃圾处理市场近来迎来商机。包括加拿大在内的诸多国家将目光投向他们,开始试图将他们发展成中国此前扮演的角色。但相比之下,这些国家的体量毕竟十分有限,其垃圾处理能力也难比中国。
在中国拒收“洋垃圾”后,加国因自身体量不足和消费市场的质量门槛等问题,并无能力也无必要大力发展塑料回收事业,因此,众多被垃圾车载走的塑料垃圾不再有机会踏上在中国重生的奇幻之旅,而是多数将面临就地掩埋的命运。即便加拿大地广人稀,但垃圾掩埋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土地不会再生长,垃圾排放却永无止境。加拿大广褒的国土,也总有用完的一天。
在刚刚结束的G7峰会上,加拿大提出了“塑料垃圾零排放”的倡导——对,各国领导人除了互相人身攻击之外,在会上还是讨论了点正事儿的。可以预见的是,从现在开始,加拿大将会严格限制自身的塑料垃圾出产,从源头上减少垃圾排放。或许很快我们就会发现,本地超市里的塑料袋价格将会成倍增长,或者干脆不供应塑料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