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成千上万的老人从中国乘飞机跨过太平洋,来到地球另一边这个被心牵已久、却又完全陌生的国度——加拿大。他们或是被子女接过来探亲或养老,或是因为新生命的降临,特地前来帮忙照顾年幼子孙。加拿大这片被很多人向往的“天堂”之地,却似乎不是他们的最佳归宿。在原居地住了大半辈子的老人,面对陌生的环境,有许多难言的苦恼?而想奉养父母的移民,又何尝没有他们的苦恼和苦衷?
加西周末本期走入大温移民家庭,关注他们的悲欢喜乐。

苦闷寂寞 迫不及待要离开

在大温,许多城市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老人推着婴儿车在小公园里散步,或跟在蹒跚学步的孙子孙女后面,生怕孩子摔倒,一会喂水,一会又喂零食。小公园会陆续过来其他一些中国老人,于是凑在一起亲切地用中文问候、聊天。对这群带孙老人们而言,这或许是他们一天中最愉快的时候。
来自四川的李太太就是这群老人中的一员,而她身上折射出很多温哥华华人家庭的故事。
李太太是在女儿Lili Wang怀孕时来到温哥华的。她退休前,在中国是一名儿科医生,在女儿女婿的央求下,于女儿预产期前两个月来到高贵林帮忙照看女儿。
曾经雷厉风行的医生,来到加拿大,却因为语言不通,每天在家除了烧饭洗衣做清洁,就是看中文电视,一身功夫无处使,连买菜也要女儿女婿陪同,否则哪儿也去不了。
李太太告诉加西周末:“在国内,我也是受人尊敬的医生,来到讲英语的国家,成了文盲,看到西人对你打招呼只能挥手哈哈哈。心情不好受。而且,在国内,三不五时还能与老朋友聚聚,且打个电话就能约出来见面,不像在这里,无聊时,除了跟我家老头对看,什么也做不了。”
无聊的生活随着外孙的降临得到了缓解。女儿生产完后,李太太开始忙起来,反而觉得愉快了。她的从医经验,能够帮助女儿判断婴儿有没有健康的问题,不至于因为小的问题,动不动就劳驾本地医生,她满足又有点自豪地说:“我可是帮加拿大节省医疗资源来的。”
话虽如此,忙碌只能缓解生活的无聊,到底与理想的生活状况还是有一定差距。所以等到外孙10个月大,女儿休完产假,女儿女婿要继续工作赚钱还房贷时,李太太便带着小外孙回了四川,走的时候几乎是“迫不及待”。
李太太说,她喜欢小外孙,带回中国抚养,能看着外孙成长,又不必待在加拿大,这简直就是最完美的安排。
不到1岁的孩子要离开父母身边,父母会舍得吗?李太太的女婿徐先生表示,尽管有万千不舍,但他理解岳母的心情,也有许多现实的无奈。他与太太能做的,就是赶紧把房贷还清,让生活压力小一点,为女儿回加拿大就学做好经济上的准备,而孩子也可以陪陪外婆。
另一位同样把年幼孩子送回中国抚养的妈妈则告诉加西周末记者:“我的心都碎了,但是我和孩子爸爸离婚,一个人在超市打工,拿什么去抚养?老人不愿意在这里,我也没办法,只能把孩子送回去。”

中西合璧家庭 老人苦衷谁懂?

李太太的经历在来加拿大的中国老人身上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这是一群坐“带孙监”的老人,被亲情和责任“捆绑”,语言问题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所有的苦闷与烦恼也只能自己吞。但其实,李太太的情况还算好的,女婿起码是华人,没有沟通问题。来自武汉的吴太太的境遇又更“糟糕”。
吴太太女儿Anna嫁的是不懂中文的本地西人David,这是一个典型的中西合璧的婚姻。由于父亲过世,Anna担心母亲寂寞,便帮母亲申请了团聚移民,一切都很顺利,不久妈妈便高高兴兴的来到温哥华。
然而不久,初来的喜悦便被沟通的障碍打的烟消云散。吴太太的女婿David不懂中文,外孙女Amy虽然懂中文,但在家中也不讲中文。女儿每天出门上班后,吴太太的工作就只是接送外孙女,至于午餐,因为David吃不惯中餐,吴太太也是自做自吃。
女儿为了帮妈妈沟通,还特别写了一些中英对照的小卡片交给吴太太。如果有什么需要,就把卡片交给David帮忙。有时小卡片不够用,吴太太要表达别的意思,只能打电话给女儿,再让女儿在电话中“指示”David该怎么做。
和女婿交流不上还只是一部分,就连和外孙女,婆孙俩也几乎没有言语的交流。在家里,如果女儿不在,吴太太基本就是一个人坐在客厅看中文电视或擦擦桌子地板,给那些玩具娃娃编织小衣服。
吴太太说:“在家里没人说话,虽然女儿帮我安排参加华人社团聚会,但每周才聚一次;我认识了一个好朋友,人家平时也有孙子要照顾,住得又远,我不会英语,不敢搭公车找她,只能通通电话。”
上个月,吴太太回武汉去了,她高兴的说:“在武汉,我们这群退休人士有组跳舞团和登山团,只要不刮风下雨,我们天天见面!”
在吴太太回中国后,女儿Anna向加西周末表示,她知道母亲在这边待得很辛苦,下回她不会强求妈妈来加拿大。想外孙女时,就过来住个三个月看看,一切让妈妈自己决定。
吴太太的苦,苦在和洋女婿沟通不顺。但在加拿大,中西合璧的家庭已经越来越多。根据加拿大统计局公布的2016年人口普查结果,加拿大华人中混血儿的比例高达29%,几乎每4人中就有一个混血儿。这些庞大的混血儿背后,几乎都有着为儿女操心到老的中国老人。在语言和文化的双重冲击下,这群老人生活又更比其他华人家庭的探亲老人要更为寂寞。都是至亲之人,共处一室,无言以对,这是怎样的一种孤独;而当儿女的,一心望着父母好,但两边最亲的,却如同陌生人,这根纽带,又何尝不觉无力而寂寥?

人到晚年重选择 如何不纠结?

为什么老人们会放弃国内舒适习惯的生活,跑到加拿大来吃苦受累挨寂寞?一方面与中国重视家庭观念、老人应该带孙辈的责任感有关。另一方面,中国经历过漫长的计划生育时期,许多家庭都是独生子女,如果唯一的孩子定居海外,他们留在国内更是孤苦,碰到孝顺的孩子一心想侍奉父母,请“家中之宝”过来团聚,这理由又如何让人拒绝?
但是,留还是不留?到底要在哪里养老?中国人讲叶落归根,人到晚年,还要随着儿女漂泊他乡吗?这的确是一个令人纠结的问题。
石先生就是个典型例子。
石先生和太太刚来到温哥华一个月,陪着女儿Kay住在北三角洲。太太之前来过几回,但他是第一次来。石先生对加拿大的环境非常满意,他说,比起广州,温哥华空气和绿化都好很多,他住的北三角洲,出去就是大树环绕,不像广州那样的大都会,出门就是车水马龙。
但是好山好水好无聊,石先生坦承,最不便的还是语言和交通。他告诉加西周末:“我这把年纪,不可能再学英文了,所以,我一出门就成了哑巴、聋子。而这边随便出个门都要开车,我又不能驾车,根本无法出门,只能等女儿放假,才能带我们出去。
女儿也悉知父母无聊,很积极帮他们安排参加本地社区组织的课程和活动,并想帮他们夫妇俩办移民,以后就可以在温哥华定居,但石先生说,他还未下决心是否要长住温哥华,这次温哥华行,他打算待三个月,先观察,再决定要不要长住。不过,他也表示:“若我决定住下来,我肯定要好好融入这边的社会,结交这边的朋友。”
石先生虽然是观望族,但也表示一旦下定决心,就会调整心态努力适应。也有一些探亲老人,则对适应本地的生活显得相当积极,丝毫没有前面几位老人的烦恼。比如来自广西南宁的黄太太。
黄太太退休前从事贸易工作,儿子Carl在温哥华工作。最近几年,黄太太每年都会来温哥华陪儿子两三个月,再回广西。黄太太告诉加西周末,在温哥华,即使儿子白天上班,她一个人也很忙,没有时间感到孤独。儿子也只有休假时能陪陪她,一般时间,她自己都有很多事情要做。
她表示,在南宁时,她就在老年大学学习,除了唱歌跳舞、学传统的剪纸艺术,也学习以前很少甚至从未学过的摄影技巧、影音制作。她认为活到老就应该学到老,来到温哥华后,就算儿子上班,她一个人在家,忙完家事,就自己玩剪纸艺术,天气如果不错,就带着相机出去拍照、摄影,再回来进行后期制作,访问中黄太太一直重复:“我很忙的。”
困扰别的老人的语言问题到了黄太太这里也“不成问题”。英语不灵光,她就选择去华人超市买菜,即使到西人超市,“多少钱,我就给多少,基本也不需要讲太多话。”
需要一个人出门时,黄太太会事先将搭几路公车、哪里下、哪里转车等讯息记在小笔记本上,“即使需要问人也不怕,这边华人多,总能问得到,更何况,我也有手机,可以打电话问儿子。”
如果真有紧急情况,怎么办?她说:“是有过紧急情况。有一天晚上,我找不到车站,没有带手机,问了几个华人,都听不懂普通话,最后用简单的英文问一个西人,但那西人很热心地帮助我。我想,对从中国来的退休人士而言,温哥华还是很方便的、华人多、西人也很热心助人,不懂英文也不是很大的问题。”
探亲老人自己会安排、心态又积极,子女也会宽心很多。Carl告诉加西周末,有时他感到妈妈比他还忙,在他心中,妈妈永远都那么有活力。妈妈来加拿大,他一点也不用担心她会不会无聊:“她很能安排自己生活的。”因此,他也更能集中精力去工作和奋斗,生活上甚至还会受妈妈的影响,变得更为积极。

巧用社区课程为父母开辟新生活

大温有许多非营利性质的移民服务机构,比如中侨互助会(Success)和务适(Mosaic),里面有许多针对华人移民设置的国粤语课程。
务适多元文化移民服务移民安定辅导员周文琳告诉加西周末,机构有新移民英语课程,也有为老人特别开设英文会话课程。除了语言,还有太极班、烹饪班等等,适合广大移民家庭及老人参与。周文琳说:“那些参加课程的老人,有很多上完课后,私底下常聚会,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中侨互助会公共事务经理劳晓红表示:“中侨也有英语作为第二语言(ESL)的课程基础班,针对从零开始的新移民开设,特别适合来探亲移民的老人,即使完全不懂英语也能很快融入课程。”
中侨除了各种“兴趣班”外,还设有心理热线。中侨互助会心理辅导热线的人员在电台节目中提到一个事例,有个大约80岁左右的婆婆拨打了心理热线,不是因为心理方面的困扰,而纯粹只是想跟接线人员聊天,因为她一个人在家,不懂英文,也不敢出去。
中侨家庭及青少年服务部项目经理邓张思荃告诉加西周末,就她所知,语言的确是很多初来乍到的老人在这边生活的首要障碍,她说:“如果年纪大的父母长期待在家中,足不出户,甚至连带影响吃饭和睡眠的习惯,就要特别留意是否有忧郁症的情况。”邓张思荃建议子女不妨先找空陪父母,亲自搭一两次公车,鼓励父母自己出门,到社区中心参加活动,结交朋友。
由于加拿大针对中国公民十年签证政策的宽松,越来越多的中国父母来到加拿大。即便在异国他乡,他们也更多的是在为自己的儿女忙碌着。有人说,这一代的中国父母是最艰辛的,为了下一代甚至是自己的孙辈,他们牺牲了自己的全部。而且,很多老人由于儿女在外,也选择来到异国与他们生活在一起,即使这是一个连语言交流都成问题的地方。他们在适应新环境上要付出更多,其中的苦闷和艰辛很少有人能体会。然而,正因为有了这些“中国好父母”,在海外拼搏的华人家庭才多了一片温暖和惬意。
借此文,向他们致敬!